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明超级奶爸 > 正文 第十章 又多了个熊孩子

正文 第十章 又多了个熊孩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厅堂中,只剩下了朱楩和朱松两兄弟。

    “楩哥,再怎么说建文也是当今的皇上,你说话就不能注意点吗?”朱松有些无奈地看着朱楩,说道。

    “就算是传出去了又如何?当年,若是四哥登上皇……”朱楩有些口不择言了。

    “得得得,楩哥,你还是说说为何要来我府上吧!”朱松打断了朱楩,他才不相信朱楩会没事来看他呢!

    “好了,不说建文了。”朱楩知道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他揉了揉脸,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了朱松,道:

    “松弟,你也知道为兄现在的处境,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被建文给削官罢爵了,真到那时候,徽焲、徽煣也会跟着为兄一起受苦,与其这样,倒不如……”

    “倒不如什么?”朱松眉头一跳,忽然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朱楩这次倒是不客气了,道:“倒不如让徽煣跟你住一段时间,为兄先去云南避避风头,等为兄想办法解决了沐晟之后,再回应天府接走徽煣,你看怎么样?”

    朱楩在洪武二十四年被封为岷王,当时朱元璋为了安抚刚刚征服的云南,便在洪武二十八年的时候命朱楩就藩于云南。

    至于朱楩口中的徽焲还有徽煣,是他的两个儿子,两个小家伙现在一个六岁,一个三岁半,

    “徽煣?”朱松嘴角抽了抽,奇怪地说道:“那徽焲呢?”

    “徽焲已经跟着他娘去了漳州。”说到这里,朱楩突然诡异地笑了笑,道:“松弟,只要你答应让徽煣住过来,为兄就再告诉你一则消息!”

    听到朱楩的话,朱松仿佛看到了在朱楩的脑袋上出现了两只黑色的恶魔角,正不断挑衅着朱松的神经。

    “楩哥,徽煣可是我的亲侄子,别说来我这住上个一年半载的,就算是住一辈子都可以!”

    朱松和这些便宜侄子们可没多大的感情,不过想到府上还有个小张宣,也就同意了下来,毕竟朱徽煣的年纪和小张宣差不多,这样小张宣也算有个玩伴,不至于那么寂寞。

    “好,这才是为兄的好弟弟!”朱楩兴奋地一拍手,道:“等明儿,为兄就安排人把徽煣送过来,你放心,为兄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啪啪!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楩对着外面拍了拍手掌。

    哒哒哒!

    八名朱楩的护卫走了进来,每两个人抬着一只红色的大箱子。

    “楩哥,这是什么?”朱松好奇地看着那些大箱子,问道。

    朱楩没有说话,而是上前两步,直接打开了四个箱子中的一个。

    唰!

    一瞬间,从箱子中夺射出的炫丽光华,差点把朱松的眼睛给闪瞎了。

    银子!

    那一整箱子,满满地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两辈子了,朱松也没见过这么多的真金白银,就算他之前带往嘉兴府的两万两银子,也不过是等价的宝钞罢了。

    白花花的银子啊,看着也赏心悦目!

    “松弟,这里是三万两银子,徽煣住在你这里,可不能让他缺衣少食啊!”朱楩笑看着朱松,带着点调笑说道。

    朱松挑了挑眉毛,道:“楩哥,瞧你这话说地,我可是徽煣的亲叔父,怎么会让他缺衣短食呢?这些银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松瞄了朱楩一眼,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些银子我就先替徽煣收起来,等楩哥你什么时候回来了,我再给你送过去!”

    话音落地,他就指挥起了朱楩那几个亲卫,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们几个,也不是第一次来本王府上了,抬着这银子去找白长吏吧!”

    “是!”

    朱楩的几个亲卫常来韩王府,自然和白福等人熟稔,听到朱松的命令,抬起箱子就走出了大厅。

    “呃……”

    朱楩颇满脸愕然地看着自家弟弟,心说,这还是自己那个从不把金钱放在心上的弟弟吗?怎么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活脱脱就是一守财奴啊!

    朱松哪里去管朱楩怎么想,在他看来,韩王府这么大,甭管是日常的维护,还是府上奴仆的开销,那都是一大笔银子、

    眼下,又要养活两个金贵的小孩儿,这白送上门的银子,没有理由不要啊?

    毕竟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扭过头看到仍旧目瞪口呆的朱楩,朱松像是想起了什么,拉着他重新回到雕花椅上坐下来,道:“楩哥,方才你说还有一则消息要告诉我,快说吧。”

    “啊?哦……”朱楩晃了晃脑袋,脸上仍旧带着怪异的表情,道:“松弟,为兄听说前段时间,你安排人去嘉兴府长兴侯家求亲了,怎么样,结果如何?”

    “啊?”

    听到朱楩特意问这个问题,朱松楞了一下,不过紧接着就感觉这哥们儿是在故意恶心自己。

    他韩王朱松求亲长兴侯遭到拒绝的事情,早就已经在应天府传得沸沸扬扬地了,他朱楩会不知道?

    不就是收了他几万两银子吗?至于这么恶心他吗?

    猛地翻了个白眼,朱松没好气地说道:“那老东西没同意!”

    “没同意?”朱楩的眉头先是微微一皱,旋即一脸庆幸地说道:“算他耿炳文实相,屈屈的侯爵庶女,怎么配得上我皇族亲王。”

    朱松郁闷了,要知道被拒绝的是他,该生气的也是他才对,怎么到了朱楩的嘴里,这反倒是一件应该值得庆幸的事情?

    “楩哥,怎么说我也是王爷,这王爷上门求亲被一个侯爵给拒绝了,这难道还不够丢人的吗?”

    朱松有些不满地看着朱楩,道:“怎么我看你的样子,倒像是小弟占了多大的便宜一样?”

    “哼,你小子真是太没出息了!”

    朱楩撇撇嘴,一脸不悦地说道:“耿炳文虽说是洪武旧臣,战功卓著,位列侯爵,可是他耿家的四小姐终究是个庶出。这耿家的庶出之女若是做了你的韩王妃,那才真真是丢了我们皇家的脸面!奇怪了,你小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虽说没有明确的律法规定,但是他们大明的亲王们,也就是朱松的那些便宜哥哥们,还真没有谁娶一个庶出之女作为正妻王妃的。

    之前,朱楩就有心阻止这件事情,可是那时候的朱松根本就不讲道理,更是强行上门提亲,让事后才知道此事的朱楩,差点冲进韩王府去把朱松给暴打一顿。

    “他娘的,这年头,人跟人的观点、看法还有羞耻心真是不一样啊!”

    朱松心里头嘀咕着,忽然有些奇怪地看着朱楩,道:“不对啊,楩哥,这事早就在京中传得沸沸扬扬地了,你怎么好像是不知道一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松的脸色有点黑了:“楩哥,你不会是故意来刺激小弟的吧?”

    “为兄怎么会刺激你呢?”

    朱楩颇有些奇怪地看了朱松一眼,道:“之前为兄一直都在岷州,才刚回应天不过两日的时间,这不刚一回来就听说了你的事情,赶紧过来看你了吗?”

    “哦,这样啊,我说你怎么不知道这事呢!”朱松恍然地点点头,道:“不过你问这个做甚子,不会是想要给小弟找个婆娘吧?”

    朱楩哈哈笑道:“你还真是猜对了!”

    “啊?”朱松一脸愕然地着朱楩,道:“楩哥,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做红娘的潜质啊?”

    “臭小子,有你这么说兄长的吗?”朱楩瞪了朱松一眼,道:“为兄可没那么多的闲工夫去给你找婆娘,是咱们那个侄子,那个爱管闲事的侄子!”

    “你是说,建文?”朱松指了指天上,问到。

    “除了他,还能有谁?”朱楩冷笑了一声,道:“为兄这次过来,只是来提前和你通个气,免得到时候你小子耍浑,来个抗旨不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