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天庭潜入通道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反悔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反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正是因为何栋副将的身份,因此此时在场的几个家主,在听了对方的话之后,就不得不慎重进行考虑,毕竟,对方这个副将身份本身,也不是随便就可以轻忽的。只是,对于他们来说,要说是将最好的那个五行轮给了对方,那则是无论如何,都是不肯甘心的,是的,让他们将最好的五行轮给对方,这种做法本身,让他们如何能够甘心?毕竟是最好的五行轮,他们几家,每一家都是想要将那只五行轮给拿在手里的,因此此时在听了何栋的话之后,只是稍微一个犹豫,最终是刘家主首先说话了,“呵呵,何栋,你说曾经给他们几个人约定,将最好的那个五行轮给你,你们当时究竟是怎么说的?而且在当时的那个时候,这个说法说出来的时候,是不是所有人都答应了?”而何栋在听了这么一番话之后,则是脸色顿时一变,显然,在眼下,刘家主的这么一番话,顿时就让他意识到,对方多半是打算反悔了,而一旦对方反悔的话,对于自己来说,多半是无法继续拿到五行轮了,而如果无法拿到五行轮,对他来说,自然是一件十分的让其本人绝望的事情,这么一来,让他如何能够甘心?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是不得不对对方的话给予辩解,当下直接道:“刘家主,当时在下说出来的时候,可是他们每一个人都答应了的,而且在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当时每一个人都答应了,在下又怎么会专门出来过来阻拦,毕竟,在那个时候,不管是谁都是十分的清楚,知道在下绝对不是他们几个人的对手的,一旦出手了之后,多半最终在下必然是要被他们几个人收拾一顿,这么一来,在下手里的宝贝,也是有可能损伤掉的,一旦这么做了之后,在下遭受这么大的损伤,如果当时,不是他们几个人答应将最好的那个五行轮交给我,在下又怎么会出来阻拦?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最后非但是在下本人被打了一顿,甚至最终,在下手里的宝葫芦,也是被打破了,而且就连那些毒黄蜂,都飞走了。在下的损失这么大,如果不能够得到一些补偿的话,在下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善罢甘休的。相信各位家主,也是绝对不希望这种结果的吧?”而在之前,几个家主在听了何栋的话之后,脸上还有一些变色,隐隐约约的感觉起难以应付对方来。不过,到了后来,听到对方说自己的宝葫芦被打破了,甚至就连里面的毒黄蜂都飞走了,这么几个人,顿时就是精神一振。是的,虽然说之前,他们几个人都不愿意招惹这个何栋不假,但是那是因为对方副将的身份,毕竟,这个身份,本身就是不能够轻易让人轻视的,否则的话,将来对方如果利用这个身份,和自己家做对的话,对于自己家来说,也是必然不会好过。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的这几个家主,在听了这么一番话,尤其是何栋手里的毒黄蜂,竟然没有了的时候,则是顿时松了口气,甚至还是精神一振,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对于何栋来说,其个人的实力,基本上全部都是来自于那些毒黄蜂,而正是因为那些毒黄蜂的原因,何栋这个人,最终才可以成为副将。而一旦那些毒黄蜂失去了,不用说接下来何栋这个人,是断然难以继续成为副将了,甚至很有可能,因为这一点原因,何栋这个人最终丢失了副将的身份都说不定。除非是他能够再次找到强大的宝贝,利用这个宝贝,继续维持下去。但是显然,就目前何栋本人的身份来说,想要做到这一步,还是十分的不容易的,甚至基本上是没有太多的那种可能。正是因为如此,而一旦何栋失去了副将的这个身份之后,不用说接下来这几个家主,都不用对他有任何忌惮了。毕竟,何栋本人的出身也就是那么回事,既然这样,对于这几个家主来说,又有什么好忌惮的呢?非但是如此,甚至进一步来说,就算是对他赖账,对于此时毫无前途的何栋来说,又能够对于自己造成什么影响?正是因为这样,如果何栋不说自己的宝葫芦毁了,毒黄蜂逃了的话,说不定这些家主,还会理会他一下,但是此时,对方说了自己的宝葫芦坏了,毒黄蜂逃了,这种说法本身,对于这些家主来说,简直就是自曝其短,就是一种极度愚蠢的做法,因此这几个家主,在听了之后,第一时间,内心当中,对于何栋这个人,都隐隐的感觉到了轻视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这几个家主来说,自然是就可以再也不用忌惮这个何栋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这几个家主,几乎是同时就明白了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做了,首先,显然就是陈二道:“呵呵,何栋,你先不要着急,你说当时都答应了,是不是真的,暂时我们也是不好证明,而且关于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当然还是要证实一下的,至于是不是这么回事,总不能听你一个人的一面之词吧?”而何栋在听了这么一番话之后,脸色顿时就变得更加的难看了,这个结果,他显然是绝对没有料到,如果是事先料到是这么回事的话,可以说他绝对不会出来阻拦肖文他们离开,甚至都不会和肖文他们做对,毕竟,阻拦肖文他们离开,对于自己而言,就意味着是巨大的损失,甚至这么一来之后,紧跟着想要做些什么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就十分的麻烦而且是很难能够做到了。而且更加让他感觉到绝望的是,从此时这么几个家主的做法上面,也是不难能够看出来,这么几个家主,显然是都已经打算赖账了,是的,这几个人,此时绝对是打算赖账的,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打算赖账的话,此时他们根本都不会这么说,此时这么说的结果只能是一个,那就是打算赖账不给自己。而想到这几个人赖账之后的后果,对于自己来说,尤其是接下来多半自己因为什么都得不到,最终甚至因为实力的降低,连副将都当不成了,就让何栋感觉到一阵阵的绝望。这么一来,何栋甚至差一点都想要破口骂人了,但是显然,此时这种做法,绝对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以至于最终,何栋也是只能够铁青着脸色盯着在场的各位家主。不过,在场的其他人,此时已经是完全的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一个连副将身份都保不住的人,还有什么前途?可以这么说,如果何栋的家里,本身有着一定的势力,能够和在场的几个家主相抗衡的话,他们此时也是断然不会做出食言而肥的事情的,就算是何栋因为丢失了毒黄蜂会失去副将的身份。毕竟,一旦那么做了之后,很明显是要多出一个十分强大的敌人,这种结果,是任何人都不想要的,然而问题是此时的何栋,根本都没有那么大的势力,甚至其本人在因为少了宝葫芦,没有了毒黄蜂之后,接下来根本都已经没有任何未来了,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的几个人,对于何栋这个人,基本上是根本都不放在心上的。正是因为如此,这么几个人,在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打从内心深处,基本上就没有怎么把何栋放在眼里。不过,尽管是这样不假,但是此时,显然还存在着另外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几个人,都是有着一定的身份和地位的人物,就算是耍赖,也是断然不会做的太明显的,至少也是要合情合理,才可以那么做,正是因为如此,这么几个家主,在相互看了一眼之后,最终还是陈二首先开口,陈二开口,当然是询问陈磊,“小磊,我问你,在当时,你们几个,是不是都答应了何栋,在他阻拦了对方之后,将其中最好的那个五行轮交给对方?”而陈磊在听完了这么一番话之后,顿时忍不住向何栋看了一眼,实际上,当时这么一个提议,正是他告诉何栋的,也是他请求何栋去阻拦肖文他们的,因此在听到自己的二叔询问之后,他则是忍不住向何栋看了过去,毕竟,他和何栋的关系还算是不错的,此时想要明着耍赖,他感觉自己有一些做不出来,另外,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在场的这么多人,不管是自己的二叔也好,还是其他的几个家主也好,都是已经想要耍赖了,这让他的内心当中,感觉到十分的矛盾,毕竟,此时对于自己来说,显然是一件十分矛盾的事情,最终,究竟是听自己的二叔的,还是将当时真正的情景说出来,不管是哪一个,显然都是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的,不过,在向何栋看过去的时候,何栋却是恰好也正在向他看过来,在看到了陈磊的眼神之后,何栋则是顿时忍不住责问对方,“陈磊这件事情,当时还是你说的,现在你不会不承认了吧?”而陈磊一听这话,顿时就是一阵心烦,实际上,在这之前,让他赖账,他还真的很难做的出来,毕竟那么做的话,对于他来说,就意味着太丢人了,而且在那个时候,也是很容易让自己抬不起头来。不过,话虽如此,但是此时何栋的责问,却是让他感觉对方似乎有些不信任自己,而这种不信任,正是让他感觉到心烦的根本原因,同时,也是因为这一点,陈磊第一时间,就是从内心当中产生了反感的心理,不过,虽然是这样,他还是依旧是没打算说假话,而是直接道:“在当时的那个时候,何栋说的没错,的确是我当场答应了他的,告诉他只要他将那几个人阻拦下来,等到二叔你们到来,就将里面最好的那个五行轮交给他。”而何栋在听了这么一番话之后,顿时忍不住就是一喜,既然陈磊肯承认,那么接下来,对于自己来说,想要获得五行轮,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的,就算是这几个家主,都想要抵赖,但是因为陈磊的这么一番话,他们也是不得不考虑,如果自己抵赖,以后对于自己来说,会造成什么结果,而且不用说,这种抵赖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让自己以后抬不起头来。因此既然陈磊这么说,第一时间,就是让何栋感觉,自己能够拿到那只五行轮,至少是已经有了五成的希望了,接下来只要这几个家主不是过分的无耻,自己基本上都是可以拿到五行轮,至少也是可以拿到一件像样的宝贝的。是的,此时的何栋,因为这几个家主到来之后,彼此争执,各不相下,已经不再奢望自己拿到最好的那个五行轮了,而是将自己的要求降低,甚至这个时候,他都已经想着,即使是不要拿到最好的五行轮,那么能够拿到稍次一些的五行轮也好,甚至就算是只能够拿到那柄飞刀,他都认了,最差最差,也要给自己三十六根银针。是的,当时文华使用的银针,威力还是不错的,就算是没有五行轮和飞刀,此时的何栋,也是情愿要那些银针的。而几个家主听了之后,则是顿时人人都忍不住皱起眉来,接着,刘家主,李家主和钱家主更是第一时间,忍不住同时向着陈二望了过去,眼神当中,带着十分明显的责怪的意味,显然,因为陈磊此时的话,让这几个家主,感觉十分的不满意,毕竟,对方的这么一番话说出来,岂不是意味着打算将最好的那个五行轮交给对方?尽管就算是陈磊真的说了将五行轮交给对方,这几个家主,也是断然不会同意,但是此时,既然他们几个人都在询问证据,显然也是不好直接做出翻脸的事情来,是的,只是不好直接做出而已,并不是不会那么做,可以说,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依然是会毫不在意的做出翻脸的事情来的,可是,此时陈磊话,却是让他们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对方这么说,不是为了故意给自己增加麻烦么?而且到时候,自己就算是反悔,因为陈磊的这么一番话,也是绝对会增加很多的麻烦。这种结果,显然根本都不是这几个家主想要面对的。可是,尽管是这样不假,此时的几个家主,还不好对陈磊说些什么,更不好因此责怪对方,毕竟,一旦那样做了之后,就显得太过无耻了。而这么一来,几个人顿时就都忍不住向着陈二看了过去,试图向陈二询问出来,知道结果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者让陈二教训陈磊,看他为什么这么说,与此同时,这几个家主,甚至在内心当中,已经给陈磊打上了愚蠢的标签。而陈二的脸色,显然也是不太好看,在这之前,他本人也是断然的没有料到,自己的侄子,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承认这种结果,毕竟,一旦承认了之后,结果就是意味着自己几个人承认了当时答应何栋的事情,而对于陈二来说,刚才那么一番话说出来其实是想要找个台阶,否认当时的约定的,谁知道陈磊根本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直接就是说了真话,顿时就让陈二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而再加上此时几个家主,都是采用责问的眼神看着自己,更是让陈二一时之间,感觉十分的为难,不过,这些显然还不是全部,紧跟着,对于陈二来说,还要让他当众责问陈磊才是最为让他感觉道为难的一件事情,当下,他本人也是忍不住利用责怪的眼神,向着陈磊看了过去,甚至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而陈磊的反应,显然是再一次的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之外,紧跟着,陈磊在向着旁边的李杰钱助和刘瑞看了一眼之后,接着却是继续道:“当时我的确是答应了何栋的,而且这个提议,还是我提出来的,不过,至于到了后来,何栋是不是和刘瑞他们有了约定,我就不知道了。”而显然,这么一番话说出来之后,众人顿时就是再次一愣,紧跟着,各个家主则是顿时脸现狂喜之色,而何栋本人,脸色则是顿时就变得灰白了起来,显然,他也是断然没有料到陈磊接下来竟然会这么说,这个说法本身,显然就是耍赖了,而一旦陈磊耍赖的话,对于何栋来说,接下来是绝对不要再想能够拿到那只五行轮的了,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的何栋,简直就是一脸绝望的神色,同时也是忍不住愤怒的盯着陈磊,此时的他,内心当中,可是异常的后悔当时去阻拦肖文他们,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甚至不要说去阻拦肖文他们,他甚至情愿选择帮助肖文他们,收拾陈磊他们,毕竟,就算是收拾了陈磊他们,自己在那个时候,也是可以跟着肖文他们一起离开,但是帮助陈磊,却是意味着自己的宝葫芦,要被肖文他们给毁掉,而一旦自己的宝葫芦,被肖文他们给毁掉的话,接下来自然是不用说了,自己的地位,自然首先就要受到威胁,甚至还可能因为这一点,直接丢掉自己的副将的职位。而在不丢掉副将职位的情况下,自己就算是当场揍了陈磊他们,只要没有被现场抓住,自己就可以从容离开,甚至事后他们各家还不能够追究,毕竟,副将这个身份,本身就是一个护身符,而一旦自己丢了副将这个身份的话,对于自己而言,可是意味着已经什么都剩不下了。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的何栋,可以说是十分的后悔,盯着陈磊的眼神,几乎就要冒火了。不过,陈磊显然是对于这种结果,无动于衷的。紧跟着,几个家主,却是顿时得意了起来,首先,刘家主第一个就是忍不住对刘瑞道:“刘瑞,你在当时,不是答应了何栋,在他阻拦了这么几个人之后,就将最好的五行轮交给何栋?”而何栋此时显然已经是明白了过来自己父亲究竟是什么意图了,当下第一时间,就是急忙道:“当然没有,爹,当时答应何栋的,也只是陈磊一个人而已,而且尤其是在后来,何栋去阻拦那几个人离开的时候,我们事先说的是只要将那些人拖延到你们到来。但是问题是,何栋拖延他们,根本都没有把人给拖延到你们到来。事实就是在你们到来之前,那些人就已经打算走了,而之所以那些人被留了下来,最终还是我们几个人及时跑出去阻拦他们,才拖延到了陈二叔到来。所以,确切的说,就算是陈磊答应了何栋,当时陈磊一个人又能够代表我们所有人,但是最终,何栋也是根本都没有完成约定的。”而在这么一番话说出来之后,何栋顿时一脸绝望的神色,他知道在这么一番话说出来之后,自己就算是想要继续说明自己需要其中的一个五行轮,也是绝对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那种做法本身,绝对是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的,另外,对方的这么一番话,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意味着已经完全的否认了自己可以获得一个五行轮了,甚至就算是自己再继续说什么陈磊答应了都已经完全不管用了。这么一来,何栋顿时就是一脸绝望的神色。而几个家主,在刘瑞的一番话之后,则是顿时全部都释然了,几个人顿时在内心当中,忍不住暗暗称赞刘瑞聪明,而刘家主在这个时候,也是忍不住点头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好吧,就算是陈磊当时,能够代表所有人,答应了何栋你,但是最终,你没有完成要求,也是不应该算是完成任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