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第七十六章 血祭逝者

第七十六章 血祭逝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巴洛克的战斧砍断萨瓦的胳膊,冰霜巨狼拉克咬断逃跑的胡达的一条腿,拖着他回来之后,战斗也就结束了!兽人们除了几个受了点皮外伤,没有任何损失!佣兵死了多半,即便是米撒也在耗尽斗气后,被乱斧砍死,最后勉强活着的只有十几个,但也都瘫倒在地,不是断臂,就是断腿。兽人们杀疯了的时候,手中的战斧不管不顾的劈砍,盾阵被破开之后,佣兵根本无从抵挡,能够活命已经是万幸!当然,或许也是不幸!

    知道下场不会太好,胡达和萨瓦在被捆绑的时候,甚至试图咬舌自杀。扎因祖狞笑的将匕首伸进他们的嘴里一阵乱搅,两人凄厉的惨叫,张开嘴,几块舌头的碎肉和着污血吐了出来,然后才用绳子将他们的嘴勒上。族人们没人感觉残忍,相对于被屠杀的族人,这只是很轻的惩罚!

    押着……或者说是拖着仅存的十几个活的佣兵,其余死掉的人也都砍下头颅带走,巴洛克率领族人们向暂时聚居地赶回。任凭那凌乱的无头尸首扔在荒原上,或许一夜之后,这些新鲜的肉就会被招来的沙蜥,沙虫等生物吞噬一空。

    当巴洛克他们带着俘虏回到暂时聚居地,看到人类商队的驼兽都已经被驱赶回来,沃尔德和几个佣工被拴蚂蚱似的拴在一块岩石边上,任凭头顶的烈日烘烤。而族人们正在那堆从驼兽背上卸下来的货物里翻捡。看到巴洛克他们归来,老兽人齐亚德率领所有人迎了上去!

    “孩子们,都安全的回来了吗?”老兽人最关心的还是族人的安全,毕竟他们整个部落就只剩这么几个年轻人了,损失任何一个都要心疼万分。

    “齐亚德爷爷,有巴洛克带领我们,那些人类的杂种根本不是对手。”安格雷早已忘记了被佣兵战阵击溃时的狼狈,满脸得意洋洋,不忘拽了拽手中的一根绳子。在绳子的另一头,拴着沙蝎佣兵团的正副团长。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所有族人嚯的围了上来,眼中几乎往外喷着火的怒视萨瓦等人,老兽人齐亚德忍不住老泪纵横,颤抖着嘴巴,盯着胡达:“想不到吧?在你残忍的杀害我的两个儿子和他们的孩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也有落在我们兽人手里的一天!等着吧,你的血会让我家人的亡魂安息,会让所有被杀的族人不再亡魂不安,他们能够安静的回到先祖怀抱了!”

    胡达麻木的闭上了眼睛,仿佛不屑去看眼前的兽人。他已经知道自己必死的结局,既然如此,任何示弱或摇尾乞怜的举动都是多余,还不如在最后时刻保留一丝人类的尊严!

    萨瓦抱持着和他同样的想法,但那些人类佣兵就心态不一了。谁都不想死,即便明知没有任何效果,还是有几个佣兵匍匐在地上痛哭,祈求兽人饶恕。得到的回应就是被兽人一脚踢的昏死过去……该死,当初我的族人求饶的时候,为什么没见你们饶恕他们?…………………………

    荒原贫瘠,一切都很简陋。兽人们只能用缴获的盾牌和长矛,长剑等搭建起一个简陋的祭台。所有族人都围拢在祭台前,他们身边跪着的,是所有活着的佣兵,死去佣兵的头颅早已拜访在祭台上。暂时被遗忘的沃尔德等几个商队的人瑟缩在远处的岩石下,一脸惊恐的看着兽人们即将举行的祭奠亡灵仪式……他们已经预感到,将会很血腥。

    老兽人齐亚德肃穆的抱着一件兽皮袍,那是他临时和其余几个老兽人用沙蝎皮,沙鼠皮,还有沙蛇皮拼凑的袍子,虽然丑陋难看,却在此时有着特殊的意义!

    巴洛克站在祭台最前端,他的上身完全**,接过代表族长象征的那件兽皮袍,披在身上。右手里的匕首放在脚下胡达的脖子上,轻轻一划,一股血箭激射而出。没有理会垂死抽搐的胡达,双手浸满仇敌的血,在自己的额头,双颊上涂抹,然后转身看着所有族人。兽人部落族长的接任仪式远不是这么简单,今天主要是为了血祭族人亡灵,所以巴洛克将这个过程简化到不能再简化的程度。

    族人们都恭敬的弯下了腰,向新任的族长致敬。以后,即便是和巴洛克关系最好的巴罗坦,也要喊他巴洛克族长而不能任意呼唤他的名字了,族长的权威在兽人心中拥有无比的分量!

    也不知会不会有作用,巴洛克将自己那根光秃秃的黒木图腾柱就竖立在祭台旁边,开始了自己的萨满祭祀仪式。他吟诵着安抚亡灵的咒文,族人们跟随他的晦涩呼喊,跳跃起舞,整个场面肃穆而悲怆,那是他们在呼唤游荡在亡灵回归。

    一直以来,在研究的过程中,巴洛克都对这种兽人的祭祀舞很不解。那么几个简陋的踢腿,蹦跳,挥舞手臂的动作,怎么可能会沟通先祖之魂,然后体悟萨满之力或安抚族人亡灵?但今天也有了最真切的体会。随着族人们的祭祀舞和巴洛克萨满咒文的念诵,在一种无法理解的状态下,巴洛克似乎‘看到了’无数的光点从四面八方,重新回归到祭台周围。他震惊的‘看到’,那些光点汇聚成了一个个极淡的光影,伴随族人的舞动呼喝,而在空中游荡,他们似乎非常的痛苦,哀伤,仿佛有什么束缚着他们,让他们无法安详的离去!

    巴洛克嘴中的咒文没有停止念诵,向着几个族人挥挥手。事先已经知道要做什么的族人忙走出,他们各自拿着战斧。像拖死狗一样的将那些佣兵拖上来,毫不犹豫的砍下他们的头颅,任凭那鲜血染红祭台。

    仇敌的鲜血令亡魂的光影骚动起来,他们围着祭台飞舞,仿佛感受到了那束缚自己的执念在消散。巴洛克看到了他们的喜悦。,那些光影开始飞走,向着天空,向着大地,向着所有的方向。在他们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遗憾……!

    所有仇敌的头颅都被摆放在祭台上,巴洛克的咒文也到了尾声。当他嘴里吐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就像当初他简单的为族人祭祀那次一样,光影留下了一点精华,它们汇聚成一点落入了图腾柱内。巴洛克震惊的看到,光秃秃空无一物的图腾柱上,陡然亮起一层细密的光亮纹络,然后归于平静。原来那些图腾纹络从来都没有消失,而是全部隐藏入了图腾柱内!

    祭祀结束了,虽然族人们看不到巴洛克所看到的那些异像。但是能够感受到浑身的一股轻松。大仇已报,族人的亡灵安息,而他们也真正的自由了!

    “巴洛克,哦不,巴洛克族长,我们如今是一个全新的部落,您应该给它起一个名字了。”齐亚德喜悦的笑着,对巴洛克说道。没有什么比部落拥有一个强大族长,更令人开心的事情了!

    巴洛克并不推辞,这也是他作为族长的权利。想了想,忽然脑海闪现老希伯来顿狼那一身苍灰色的皮毛,看着所有望着他的族人,说道:“很久以前,我们的先祖从北方草原迁徙到了砂砾荒原,在这里生存栖息。根据传说,我们体内流淌的是兽人氏族中,最高贵的霜狼氏族的血脉。虽然我们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霜狼氏族人,但我们仍然要以【狼】来命名我们的部落,从今以后,我们就是【苍狼部落】。而我,将是巴洛克·苍狼!”

    “我是巴罗坦·苍狼。”

    “我是安格雷·苍狼”

    “我是穆鲁·苍狼”……扎因祖无法说话,他狠狠的捶了捶胸膛,表示他是“扎因祖·苍狼”……

    族人们纷纷喊出自己的名字,从今天起,他们以往的部落名字都会舍弃,而是以全新的部落名来称呼自己。几个老兽人激动的眼中泛泪花,笑着看着年轻人围在一起欢呼。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新部落的希望!

    “我……我听说一个故事,好像和你们的出身有关系。或许能证明你们的来历……!”忽然,一个迟疑犹豫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原来是几乎被遗忘的商人沃尔德!

    “哦?”巴洛克心里一动,走到沃尔德面前,割断捆绑他的绳索。商人油滑,沃尔德急忙躬身感谢:“感谢您的仁慈,可敬的巴洛克·苍狼族长。您会是一位英明的族长,您的苍狼部落必将兴盛无比!”

    好话谁都爱听,虽然知道是拍马屁,可包括巴洛克在内,所有兽人都心里受用。当然,也别指望几句话就能让沃尔德获得自由,兽人是粗直,但不是白痴!

    “你都知道什么,说出来,或许我会饶你性命。”巴洛克说道。

    “可敬的巴洛克族长,我此次是奉帕丁顿王室的谕旨,去砂砾荒原内部和蜥蜴人做交易。因为我是第一天进入荒原,所以出于商人的谨慎,在来之前我曾经询问过许多熟悉这里的人,甚至连图书馆里关于砂砾荒原的一些记载都翻阅过。在多伦城图书馆里,我看到一个冒险者的手稿,里面有意思的记载着荒原深处有一处遗迹。”

    “那是我们兽人先祖的遗迹?”齐亚德忽然冲过来,抓住沃尔德的肩膀叫道。

    沃尔德急忙点头:“是的,是的,是兽人留下的遗迹,据说那里的许多石刻都是讲述兽人狩猎,祭祀,或游牧的故事。但据那个冒险者推测,那里应该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他没有发现而已。或许你们能够找到些什么!”

    齐亚德猛地回头,看向巴洛克,激动的对他说:“巴洛克族长,应该没错。传说我们的先祖最先就是在砂砾荒原中心栖息,一是为了躲避人类的追杀,二是因为只有砂砾荒原中心位置,有一些水草丰美的绿洲可供生存。我们应该去看看,甚至重新回到先祖的栖息地……!”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