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第五十八章 逃走,卑鄙

第五十八章 逃走,卑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小城堡里残余的人战战兢兢,紧锁着简陋的城门,生怕那些杀红了眼的兽人闯进来。好在兽人们似乎没有这个打算。

    所有的马被集中起来,每一个兽人分到了三匹还多,虽然从来没有学过骑术,但对兽人来说,这种事情仿佛生长在骨子里的印记一般,仅仅熟悉了几次,便一个个熟练的如同多年骑兵。

    只要骑上马极速驰离,沿着巴洛克来时早就探明的路线,不需要多少天就能回到砂砾荒原。所有兽人几乎已经看到那遍布乱石的荒原在向自己招手,以往无比厌恶的枯燥贫瘠景象,

    居然是那么的令人怀念。巴洛克和族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因为在所有族人骑上马准备离去的时候,他却并不打算跟随一起走。

    “人类很快就会发现我们已经逃走,追兵随时都会赶来,我们不能耽搁任何时间。巴洛克,你留在这里无法藏身,一旦被发现,他们会用最残暴的方式杀了你的。”老兽人齐亚德劝道,他心中不以为然……为了一个人类的女人,不值得用刚刚获得自由的宝贵生命冒险。

    “巴洛克,不要去干涉人类的内乱,让他们自相残杀去吧。”塞西尔也劝道:“或许他们自己争斗起来,反而不会顾及到我们。席琳夫人帮助过我们,但她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不值得你冒险。”

    人类贵族们糜烂的生活,即便是最卑微的兽人都早已耳闻,在塞西尔想象中,席琳也是一类人。那种女人会在乎所谓贞洁么?

    “立刻上路,带上我绘制的地图,我会让拉克为你们带路,只要到了特来姆森林,剩下的那段去砂砾荒原的路程就不是问题了。”巴洛克没有要和族人争闹的打算,而且他也没有时间好耽搁了,沉着脸武断的命令道。

    “如果你不准,那我留下来和你一起吧!”巴罗坦说道,他刚从马上跳了下来,被巴洛克一脚踢过去,骂道:“你留下来只是累赘,给我添乱么?滚回马背上去,立刻走。”

    憨厚的巴罗坦出奇的倔强,虽然身体一个趔趄,却固执的爬起来,站在巴洛克身边绷着嘴不言语。巴洛克气极而笑,放缓了语气,说道:“我昨天教给你的那段口诀,都背过了么?给我抓紧修炼,如果等我回去后发现你一点进展都没有,信不信我扒光了你的衣服,让你在砂砾荒原裸奔?”

    在角斗场初遇的时候,巴罗坦曾经为了救塞西尔,突然爆发一股力量将千斤重的草原狮撞飞。巴洛克这几天看那些萨满兽皮卷,偶然知道这是兽人极为出色的天赋……也就是说巴罗坦是一个能修炼兽战气的兽人。惊喜之下,直接将当初老角斗士马西莫教给的斗气修练口诀教给了巴罗坦。

    马西莫很年轻的时候就被发现有修炼斗气的天赋,可惜被角斗场老板刺破肚腹,破坏掉了斗气团。后来马西莫和诺尔曼萨满从角斗场里逃出来,是诺尔曼萨满用萨满之力为马西莫修复了斗气团,然后老人从酒馆里路过的一个佣兵手里购买的,这套口诀虽然普通却极为实用,很适合傻大粗的巴罗坦。

    巴洛克有一个想法,据他所知,人类国度里有许多会兽战气的兽人俘虏,可惜都被刺破肚腹破掉了战气团。如果自己能够解救这些人,然后用萨满之术修复他们坏掉的斗气团,那么自己的新部落实力无疑会强大许多,至少面对人类以后的敌意甚至追剿,也多一些自保的力量。

    唯一可惜的是诺尔曼萨满战死的时候,来不及将这种修复斗气团的萨满法术传授给巴洛克。巴洛克需要自己摸索,好在那么多的兽皮卷,总会有些线索……连人类精神海的缺陷都能修复,他很自信斗气团也不会例外。

    当然这一切都需要他顺利逃出帕德亚才行,极其粗暴的将族人赶上马背,对拉克挥挥手,这头不在变回土狗模样的冰霜巨狼大吼一声,所有的骏马乖乖的在魔兽驱赶下沿着大道,向着西方狂奔而去。

    “巴洛克,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巴罗坦声音几乎带着哭腔的大叫,身影很快远去。巴洛克摇摇头,真是个孩子,你这是咒我么?

    没有时间好耽搁了,巴洛克激发兽战气,如同离弦之箭消失在夜空里。很快回到下水道的入口,潜入进去……回到角斗场。斗兽场里一片混乱喧嚣,似乎所有的人类角斗士都被连夜召集了起来,分发武器,巴洛克知道今夜怕是有许多人无法入睡了。但和他无关,在那种大事下,没人来关心兽人死活,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暴露。

    囚牢的铁闸牢门对他来说几乎无用,弄断锁链潜出角斗场,很快找准方向,向德尔塔侯爵府邸奔去!

    ……………………分割线…………

    夜里灯火通明,舞会进行中。作为王都出名的男子,德尔塔侯爵在这种玩乐的事情上很有天赋,豪华的大厅,最好的乐师,最精美的食物,加上衣衫精致,彬彬有礼的仆人,无不显示这场舞会的高品位。德尔塔侯爵和夫人脸上永远带着笑容,在舞蹈的间歇和每一个尊贵的客人交谈,不动声色的恭维,总是令人宾至如归。

    作为最尊贵的客人,阿尔文皇子身边总是离不开美女的陪伴,但他今夜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位迷人的席琳夫人身上。

    虽然厌恶这种聚会,却并不代表自身没有品位,席琳今夜穿了一件蓝色的晚礼服,没有镶嵌过多的珠宝,只是在左胸前佩戴了一枚钻石胸针,格外引人注目。无袖礼服露出两条纤长圆润的玉臂,带着一副薄薄的蚕丝手套。当阿尔文皇子亲吻席琳手背的时候,甚至有一种撕开手套的冲动。

    德尔塔侯爵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但席琳夫人似乎在坚持了半夜后,已经无法忍受了。在从一堆贵族身边离开后,她直接松开德尔塔的手臂,烦躁的低声说:“我已经尽到了我的责任,你去向客人们解释吧,我要回房休息了,不要来打扰我。”

    “当然,今夜你能陪伴我这么久,已经令我惊喜不已。席琳夫人回去休息吧……。”德尔塔侯爵笑着说道,随手从一个路过的仆人端着的盘子上拿起一杯葡萄酒。席琳转身就要离开,并未看到德尔塔将一包白色的粉末迅疾的倒入了酒中,那粉末遇酒融化,摇一摇,看不出任何痕迹!

    “哦,对了,席琳,你最好在离去前和尊贵的阿尔文皇子辞别一下,毕竟他是一位奥德里亚帝国的皇子,我们必须要足够恭敬。”德尔塔唤住席琳,将那杯葡萄酒递过去:“去和皇子喝一杯吧,不要让他不高兴,算是我今夜最后一点请求。”

    席琳不疑有他,接过酒杯,走到阿尔文皇子身边。德尔塔并未过去,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最后阿尔文皇子和席琳碰杯,席琳将那酒喝掉后,欠身离开了!

    德尔塔立刻来到阿尔文皇子身边:“皇子殿下,能浪费您一点时间么,有些小小的事情要和您谈一下。”他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眼神令阿尔文心领神会。

    阿尔文早就等得不耐烦,立刻对身旁刚刚凑过来的贵夫人们表达歉意:“很抱歉美丽的女士们,请让两个男人去谈一谈扫兴的话题,然后我再回来继续和你们聊,当然,德尔塔侯爵虽然是一位美男子,对我却没有什么吸引力,你们可以放心!”

    开完这个玩笑,在女人们的娇笑声中,阿尔文跟随德尔塔离开了大厅,他的那个唯一的侍卫默默的跟在身后保护。

    德尔塔给席琳下的药,非常强烈,很快就会发作,此时恐怕已经躺在床上欲火焚身了。他穿过一片花园,直接将皇子领到席琳所居住的小楼,“皇子殿下,席琳似乎有一些话要和您聊聊,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希望你们聊得愉快。”

    “德尔塔侯爵,我一直以来都认为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林德公爵给您任何赏赐都不为过……哦,过了今夜,就应该称呼林德陛下了。我知道您也有许多事情要忙,那么不留您了,希望我们今夜都会愉快。”阿尔文有过太多的女人,自己都数不清,可是今夜这种期待的心情却格外令他兴奋,实在是席琳这种纯洁温柔的女人,已经很少见到,几乎堪称珍稀,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德尔塔躬身离开,谁知道他此时的心情?没人知道。不过他也来不及自己感慨,赛斯顿不知道被什么事情羁绊住,居然这么久都没回来,刚才林德公爵派来心腹告知他,半夜十二点就是发动兵变的时间,让他立刻率领所有角斗士赶去王宫。林德公爵打算集中所有力量一举攻破王宫,只要抓住科雷克国王,在奥德里亚帝国的阿尔文皇子的威慑下,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进入小楼,一个仆人没有,早就被德尔塔打发走了。阿尔文发现几道门敞开着,似乎主人仓促来不及关上。一步一步向深处行去,在一间温馨的卧房里,席琳的身影映入眼帘。此时的席琳似乎已经陷入恍惚之中,。

    阿尔文脑子几乎要炸开,仓促的扯掉衣服,就要扑上去。猛地发现自己那个侍卫就站在门边,盯着自己。

    “该死的,难道本殿下你也要监视吗?滚出去,滚出这座楼,没有我的命令你敢靠近,我发誓会让父皇狠狠的惩罚你。”阿尔文被火冲的丧失理智,愤怒的吼叫。

    那个侍卫脸色铁青,但还是默默离开…………一个天空级的骑士,被肆意羞辱,哪怕他是皇子,也会令人暗恨。这个侍卫愤怒之下,直接远离了小楼,反正这周围早已被严密查看过,没有问题,眼不见心不烦,躲远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