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第五十六章 即将提前的叛乱

第五十六章 即将提前的叛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谁都无法相信,一次严肃而残酷的阴谋叛乱,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阿尔文皇子,只是因为两个女人的缘故,就毫无忌惮的插手进帕丁顿王国的内务。不得不说,这个纨绔已经近乎愚蠢,色迷心窍。

    德尔塔的夫人外交获得了出乎预料的效果,以至于当他去向林德公爵汇报的时候,林德喜出望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三确认之后,不禁对自己此次叛乱的成功又多了几分信心。

    德尔塔在忙碌着准备明天晚上的舞会,席琳则出了王城,向城西赶去。那里有一处德尔塔家族的庄园,此次从蓝多草原购买的马匹就暂时养在那里。

    自家女主人的出现尽管令人意外,可是谁都没有往坏处想,即便是赛斯顿满肚子的疑惑,也不会知道席琳究竟要做什么。

    席琳来庄园的名义是准备挑选几匹好一些的骏马驾车,因为她觉得自己原来的那几匹马都老了。这事谁都不会说什么,庄园的管事还非常殷勤的请女主人来到马场,在几百匹骏马里任由她挑选。

    这座庄园她并不常来,对周围环境不太了解,此次假作挑选马儿,认真的记住了位置,也发现这里的防守并不严密,即便是庄园守卫也大多是初级斗气等阶,对能轻易杀死中级斗气武士的巴洛克来说,应该没有任何阻碍。

    最后确认没有遗漏之后,席琳随便选了两匹马,直接套上马车,便离开了庄园。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让庄园的人直发楞,肥胖的赛斯顿皱着绿豆小眼,不知在思考什么……!

    巴洛克从学院出来,悄悄潜回了角斗场,亲自从那条下水道路线走了一遍。再三确认一路无碍,并计算好花费的时间,尽量做到万无一失之后,才回到囚牢里,拿出萨满兽皮卷,认真观看起来。

    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并未看多久,土狗拉克从墙角悄悄的溜了进来,对巴洛克呜呜了几声。

    巴洛克心里一动,收好兽皮卷,和族人们打了声招呼,悄然潜入下水道,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角斗场外的某个街道僻静处,一辆普通的马车正停在那里。

    这里人迹稀少,几乎不会有人走过。巴洛克直接钻入马车,席琳正温柔的看着他。………………

    谈正事。”巴洛克的霸道令席琳无可奈何,而且……而且她也有些享受这种感觉。她仔细的说了那处庄园的位置,和里面的所有情况,然后告诉巴洛克:“今晚赛斯顿在那里,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明天,明天晚上德尔塔会在府邸里举行舞会,作为他的心腹,赛斯顿肯定要参加,庄园里应该不会防守太严密,那是最好的机会。夺走所有的马,离开这里,回砂砾荒原去。只要你们躲进荒原深处,国王不会为了几个兽人兴师动众的率领军团去追捕。”

    停了下来,巴洛克将席琳抱在怀里,忽然默默的问道:“你怎么办?你做的这些事情肯定瞒不过别人,如果让国王和德尔塔知道,他们会怎么对待你?”

    “不要担心,我是吉恩家族的人,而且还是王后的堂妹,即便受到一些小小的惩罚,也没有大碍。”席琳面露微笑的安慰巴洛克,伸手抚摸他英俊的脸。

    这个少年脸上有着淡淡的银色兽毛,两腮各有三条深色的纹须,瞳孔竖立,幽然仿佛野兽。尖尖矗立的狼一样的耳朵,高大强壮的身躯坚实雄伟,肌肉隆起的手臂上还有一个漂亮的狼纹身…………席琳从来没有如此认真的观察过一个男人,虽然不是人族,可是那种感觉不需要理由,她几乎有些迷恋躺在他怀抱中的感觉了!

    “如果你有任何危险,告诉我,我会想别的办法带领族人离开。”巴洛克还没到需要女人牺牲自己来帮助的地步,他从来都是一个大男人主义者,察觉到席琳似乎会付出一些不好的代价,自然感觉很不舒服。

    轻轻推开巴洛克的手,席琳从他怀里出来,坐到马车另一面,笑着推了推巴洛克:“走吧,不要犹豫,这可不像你!我会没事的……即便他们发现,也不会把我怎么样,要知道我的教父可是巴特斯院长。”

    席琳催促巴洛克离去,已经对躲在远处自己的心腹车夫招手。看到那个车夫走过来,巴洛克摇摇头,蒙着脸跳下马车,轻轻握了握席琳的手,消失在街道的夜色里。

    马车缓缓离去,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也是给巴洛克争取时间,她都必须在明天晚上回德尔塔府邸参加舞会!……………………分割线………………

    德尔塔侯爵府邸灯火通明,而帕德亚城内则阴云密布暗流涌动。贵族老爷们带着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夫人或女儿,登临侯爵府邸。德尔塔侯爵与席琳夫人身着盛装,在府邸门前殷勤接待。席琳夫人搀着德尔塔的胳膊,笑容甜蜜的与客人寒颤,时不时与丈夫附耳交谈,似乎那些侯爵夫妇不和的传闻完全是造谣,他们可恩爱着呐!

    客人们几乎都到齐了,只有最尊贵的阿尔文皇子……今夜的主角尚未抵达,当然,这是他的特权。

    在人前扮演完毕恩爱,席琳立刻抽回自己的手臂,仿佛多放片刻就会令自己难以忍受:“亲爱的德尔塔侯爵,我要去房间换衣服了。”席琳转身离开,她知道阿尔文皇子很快就会抵达,才不愿单独面对那个令人不舒服的家伙。而且今夜到现在还没见到德尔塔的心腹赛斯顿现身,这令席琳有些不安,难道赛斯顿没有从城外庄园离开?……

    出乎预料,面对席琳如此无礼的举动,德尔塔居然没有做声,只是看着席琳摇曳的身姿离开,嘴角露出一种古怪的笑容……既是狰狞得意,又带着一丝不舍和妒忌。————这个女人虽然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自己却从来没有碰过,今晚反倒要便宜了阿尔文。如果不是为了未来更高的爵位,更大的权势,真是舍不得。

    在门外又等了两刻钟,阿尔文皇子的马车才姗姗来迟。

    德尔塔侯爵知道阿尔文皇子为什么来的这么迟,皇子是在与林德公爵秘密会面,而且正是他安排的。皇子能够赶来这里,已经说明他们之间达成了妥协。心中忍不住激动,一切都这么顺利,或许很快就能实施计划,当林德公爵登上王位,自己也就得到了所梦寐以求的一切!

    国王夫妇也在邀请之列,可是被科雷克陛下婉拒了。这场舞会是德尔塔为了逢迎阿尔文皇子而特别举办,那个小丑般的家伙令他受够了,才不会带着自己的王后,去遭受那个恶棍无礼眼光的亵渎。

    皇子矜持的下车,接受德尔塔侯爵的恭维和欢迎,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席琳夫人的身影,这令他有些不愉快……根据谈妥的条件,那个美丽的女人今晚就会成为自己的猎物才对。

    “尊敬的皇子殿下,很抱歉我的夫人去换衣服了,她对您非常的仰慕,今夜想来会很高兴与您更加密切的交流一番的”德尔塔察觉到阿尔文的不满,急忙说道。

    “哦,是吗?”阿尔文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才在德尔塔的引领下进入府邸举行舞会的大厅。

    德尔塔发现,总是跟随在皇子身边的四个侍卫只剩下一个,其余三个不见了踪影。正疑惑间,阿尔文皇子忽然在他耳边低声笑道:“我的三位侍卫留在林德公爵身边,因为公爵得到消息,国王正调派忠于自己的军团赶回帕德亚。虽然不知道国王究竟是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总之今明两天是唯一的机会,林德公爵要提前发动计划。所以我的三位侍卫留下来协助他震慑帕丁顿的那些贵族们。德尔塔侯爵,我的诚意可是很足,就要看您的表现了。”

    “当然,当然,一定会让您满意!”德尔塔急忙答道,他有些许的紧张和不安。科雷克不是白痴,而且还非常的睿智谨慎,如果他真的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绝对不会无动于衷,林德公爵有些草率了!

    不过转念一想,又有些放心,帕德亚城的城卫军正团长是一个老糊涂,流连于贵族奢靡的生活,几乎根本不过问军团的事务,军权完全掌握在副团长绍姆贝格的手里。老霍利虽然没了爵位,可是他的能量不小,早已在暗中串连了所有对国王不满的贵族,虽然在变故出现的时候无法帮到什么,但也绝对不会去帮助科雷克国王镇压反叛。德尔塔侯爵角斗场里的一千久经厮杀的角斗士也算是精锐,而且指挥权早已给了林德公爵的一个心腹手下,如果公爵真的打算提前发动叛乱,成功的几率还是非常大。

    最最重要的是,阿尔文皇子的表明态度。只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破王宫,擒拿或杀死国王,让林德公爵宣布继位。然后阿尔文皇子只要公开表明自己和林德公爵的友谊,那些墙头草的贵族们自然会胡思乱想,以为是奥德里亚帝国暗中支持了这场叛乱,那么最终知道如何取舍!

    在进入大厅之前,德尔塔叫过心腹布尔曼,低声吩咐了几句,然后布尔曼便急匆匆的离去了!很奇怪今夜赛斯顿居然要留在城外的庄园,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眼下最重要的是回来协助林德公爵,角斗场里的那群家伙只有赛斯顿才能指挥的动,那里需要他!

    无论即将发生什么,阿尔文皇子的态度是关键。德尔塔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的包药粉……只要在合适的时间放到席琳的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