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第五十四章 各怀鬼胎

第五十四章 各怀鬼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阿尔文皇子的突然现身无疑非常的草率,甚至可以说是失礼。但奥德里亚帝国的威严使得帕丁顿人不敢有怨言,即便有也只是在肚子里说说。科雷克国王非常担忧阿尔文皇子此次前来帕丁顿的目的……鬼才相信一向浪荡懒散的阿尔文真的是对学院仰慕而来拜访。

    还是要盛情款待阿尔文,王国所有的上等贵族都来参加王宫宴会,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国王很隐晦的询问奥德里亚的使节团什么时候才会抵达。科雷克不认为奥德里亚的皇帝会放任自己的第三顺位继承人在大陆上游荡。那个使节团里肯定会有皇帝亲派的人来约束皇子,科雷克宁可和使节团的人打交道,也不愿面对阿尔文皇子…………因为他看着苏珊王后的目光,令科雷克非常的不舒服!

    阿尔文无礼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在和苏珊王后跳舞一支舞后,却总喜欢在苏珊王后面前停留,说着奥德里亚帝国的风俗趣事。目光盯着王后。好在他还有些理智,没有做出出格的举动。

    国王装作无意的端着酒杯,走过来和阿尔文闲谈,苏珊王后终于松了口气,近乎狼狈的离开。她发誓,刚才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自长这么大以来,还没有谁敢如此无礼的对待自己。以身体不适为由回去,气的直掉眼泪。

    席琳也在受邀请之列,但她只是在宴会大厅里露了一面就离开了,阿尔文皇子并没有看到她。刚哄着小公主克莱尔睡着,见到王后红着眼进来,忙问:“苏珊姐姐,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可能是被风吹到了吧!”苏珊勉强笑着遮掩,:“席琳,你怎么不去参加舞会?”

    “那种舞会不去也罢,我讨厌看到肮脏的一幕幕,况且那个人在,我去了岂不是自寻烦恼?”席琳满脸嫌恶的说道。贵族的舞会总是充斥着某种虚伪的气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夫人小姐们,一个个貌似矜持。贵族老爷少爷们也都温文尔雅。可是在某些阴暗的花园角落里,总会传出一声声…,当人走出来各自离去,或许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记不清对方是谁。整个所谓的上流阶层,其实就是烂脏污的臭泥塘,相对来说,席琳这样洁身自好的女人,已经几乎绝迹。

    苏珊王后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已经很清楚自己丈夫的想法。而且就现在来说,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唯一要做出牺牲的只有席琳。科雷克曾经暗示过王后,让她来劝解席琳,只需要付出一时的羞辱,来换取阿尔文皇子的满意,从而不让其插手帕丁顿的内部事务。

    就如同林德公爵总是惦记夺回王位一样,科雷克国王也没有放松对这位流浪哥哥的警惕,他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从某些渠道得知了一些很不好的消息……自己的那位哥哥似乎在奥德里亚帝国过的很不错,结识了很多帝国的权势人物。而且曾经公开扬言他拥有帕丁顿的合法继承权,终有一天会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虽然科雷克现在还并不知道林德公爵已经潜入帕德亚王都,但从一些风吹草动中,他已经察觉到了危机。不但加强了帕德亚城的警戒,暗中甚至还调回了最精锐的兵团,不日就将抵达王都。

    这一切,科雷克国王都没有对苏珊隐瞒,苏珊也陷入了极度为难的境地。她不想自己的妹妹受委屈,可是更不愿见到丈夫受伤害。

    “席琳……如果…如果阿尔文皇子对你倾慕的话,你最好不要轻易的拒绝。……他……他只是来魔法学院访问,或许过不了几天就会离去,在这段日子里,你就虚与委蛇一番吧!”苏珊王后艰难的说完这番话,低着头,几乎不敢去看席琳的脸。

    席琳正在走神,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红艳欲滴。对王后的话并未往深处想,随口道:“我可以随便应付他一下……。”脑子里满是那个家伙的身影,似乎感觉应付一下阿尔文皇子,也不是什么太为难的事情。

    这时,国王的贴身仆从于尔班从宴会厅赶了过来,躬身行礼,对王后和席琳说道:“尊敬的王后,席琳夫人!国王陛下请你们过去……阿尔文皇子希望能够邀请席琳夫人跳一支舞。”

    “席琳,你过去吧,我有些头晕,就不去了。”苏珊笑了笑,对席琳说道。

    席琳不疑有他,准备去应付一番就赶紧离开,便告别了苏珊王后,跟随于尔班去了宴会厅。王后满眼愧疚的看着妹妹的身影,久久没有挪动身体!

    虽然已经是半夜,大厅内依旧灯火通明,宴会才刚刚进入,作为最尊贵的人,阿尔文皇子受到所有人的恭维,总要一堆女人围着他,目光近乎赤裸,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阿尔文皇子并不介意和这些女人发生些什么,但他心中还在惦念着在角斗场里见过的那道惊艳的身影。平心而论,席琳并不是那种绝色美女,甚至面前这堆女人中,就有好几个比她更漂亮。但席琳身上那种优雅脱俗的气质,是这些女人万万比不了的。

    阿尔文已经腻了这些贴上来的人,他非常想换一换口味…………同样让他心动的苏珊王后,知道只能想想却无法得逞。那么对席琳他几乎势在必得。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虽然依旧面带微笑,心里却暴怒不已。

    席琳夫人终于现身,而且在国王的介绍下,真的和阿尔文跳了一支舞。跳完舞,阿尔文皇子依旧轻轻拉着席琳的手,想要和她聊一聊感兴趣的话题,甚至如果今夜能够发生些什么,那就更完美了。

    可是席琳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露出一种非常虚伪的假笑,向阿尔文歉意的告辞,然后不去看科雷克国王恼怒的脸,自顾离开了。

    科雷克国王终于见识到了传闻中,阿尔文皇子纨绔跋扈的另一面。

    “哼,科雷克国王,帕丁顿的女人可真是风格独特啊……难道你们这里的贵族已经不讲礼仪了吗?我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如此无礼的对待……难道这就是帕丁顿的待客之道?哼,如果您不欢迎我的话,那么我明天就可以离开,我的使节团也不必来了。”阿尔文英俊的脸阴沉着,怒气勃发的说道。

    这就是个只知道女人和玩乐的草包!科雷克给阿尔文下了定义。如果他不是奥德里亚帝国的三皇子的话,科雷克甚至正脸都不会看他一眼。可惜阿尔文的身份在那里,即便是胡闹,科雷克也必须要谨慎对待:“阿尔文殿下很抱歉,席琳或许身体不舒服。您不知道,我的小女儿生病刚刚痊愈,是席琳在日夜照顾她,难免劳累憔悴。我想等过几天她恢复过来,肯定会接受您的好意。”

    “哼,但愿如此吧!”感觉扫了兴的阿尔文意兴索然,他在奥德里亚仗势母后的宠爱,从来都是嚣张跋扈,几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更遑论一个偏僻小国的国王。仿佛驱赶蚊子似的挥挥手,转身走入一堆夫人的圈子,很自然的环住某位美女的腰,和她们聊了起来…………不出意外,这些女人中,肯定会有几个今晚要在阿尔文度过!

    科雷克脸色铁青,手里的酒杯被生生捏碎都没有察觉。他好歹是一国之王,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慢待羞辱。虽然不愿得罪奥德里亚帝国,但不代表他能够任人欺侮。科雷克从来都不是一个小人,此刻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让席琳去牺牲自己,满足这个草包纨绔的欲望,真是强人所难。刚刚还对席琳满腔的怒火,此刻慢慢消散了。

    “算了吧,这样的一个纨绔皇子,沉迷酒色还可以,若是让他参与阴谋,实在是高看了他!”科雷克摇摇头,不准备去逼迫席琳了。

    国王并不知道,德尔塔侯爵一直躲在远处,遥遥的关注着他的举动。刚才发生的那些事都没有瞒过他的眼睛。

    “很好很好,科雷克陛下,您可真是将机会送到我的手里啦。”德尔塔侯爵微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转身离开,他已经有了想法。

    ……………………分割线………………

    萨满巫医的咒文近乎神奇,巴洛克断裂的肩膀一夜之间修复。虽然他魂海里的魂力几乎消耗一空,仿佛脱水般虚弱了很久,但第二天清晨起来,胳膊除了还不敢太过用力之外,已经可以任意转动了。

    兽人们将这视为神迹,认为是自然之灵的光辉照耀在巴洛克头顶。巴洛克当然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严禁族人们透露出去……人类认为兽人的萨满巫医已经断绝,如果发现巴洛克居然传承起这一兽人的神圣职业,恐怕根本不会等到角斗表演那天就宰了他了。

    还是要做一些掩饰,巴洛克用绳子将胳膊吊起来,装作伤势未愈,在族人的搀扶下到了角斗场里转了一圈,向那些监视的人类士兵宣示自己的存在!然后回到囚牢,在族人的掩护遮掩下,立刻钻入下水道。

    国王严令巴洛克不得离开角斗场,他自然有别的办法应对。下水道探明的一段路上,有一个出口,在一条街道的偏僻处。巴洛克从那里钻出来,披上蒙住脸的斗篷,向学院走去。他还在惦记着那些萨满兽皮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