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第五十三章 暗流涌动

第五十三章 暗流涌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科雷克国王夫妇在盛情款待不请自来的阿尔文皇子,并不知道,一辆蒙的严严实实的马车冒着大雨进入了城门。而一向看守严谨的城卫兵,居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仿佛那辆豪华的马车不存在!只是等那辆马车离开不久,一位身披华丽铠甲的将军从城楼离去,钻入一处民居,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普通的衣服,打着伞踏入雨中,很快消失了身影。

    德尔塔侯爵心情不错,在房间里和桑德拉在一起,正到了紧要关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他吓了一跳,,桑德拉满脸的不满,忍不住捶了他一下。

    “该死的,谁在敲门?”德尔塔怒火冲天,冲过去一脚踹开房门,外面的那个人被撞得仰头摔倒在地上,嘴里发出一声哎呦的惨叫,后脑摔在地上,磕出了血,是布尔曼!

    “老爷,老爷,是我啊,我有急事密报。”布尔曼急促的爬起来,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事。该死的,如果你骗我,我发誓会让你好看。”任是谁这种事被打断,也会发火,德尔塔怒火未息,喝道。

    “那个人,那个人……来了,刚刚接到密报,让你过去!”

    “什么?哪个人……你说谁?”

    “那个人,林……林……那位尊贵的大人。”布尔曼眼神示意的回道。

    德尔塔眼神顿时亮了起来,隐隐透着一股兴奋。“桑德拉,快帮我换衣服。”转身回到房间,催促为他穿衣,然后急匆匆的冒雨走出侯爵府,不许任何人跟随。

    帕德亚城内一个普通至极的小酒馆,因为下雨的缘故,无所事事的人聚集在这里,捧着一杯劣质的麦酒,大口吞吃油腻的肥肉丸子,彼此喧嚣吵闹,说着低俗的笑话,时不时揩一下女侍的油。女侍也不羞恼,因为很快会有几枚铜币被同样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塞进衣兜……。

    谁都不会知道,这个低等人才会光顾的小酒馆的后院,一间隐蔽的房间里,四位身份尊贵的人会面了!

    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坐在躺椅上,靠近壁炉,微微后仰半躺着,紧闭双眼。他有一副修剪整齐的胡须,褐色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脸庞说不出有多英俊,却充满上位者的威严,这是一个严谨的人。

    “公爵,您终于回来了,我们等的时机来临了吗?”刚从城门楼上隐蔽赶来的城卫军副团长,绍姆贝格将军问道,带着一丝紧张或者说是兴奋。谁会知道呢?号称科雷克国王陛下最忠心的部下之一的绍姆贝格,居然是林德公爵的内奸。科雷克国王对他绝对恩宠有加,但是与林德公爵相比,绍姆贝格还是选择了这位昔年王权争斗的失败者。原因很简单……绍姆贝格将军的妻子,真实身份是林德公爵的私生女,这个秘密此时只有他和妻子,与及林德公爵三人知道,其他知情者都已经再也无法开口说话了。

    “大人,您此次回来,和那个突然现身的阿尔文皇子……有什么关联么?”左边一个老人开口问道,他非常的老,几乎有八十岁,而且精神似乎也不济,无法想象一个耄耋老人,会来参与一场疯狂的叛乱行动。但他没得选择,因为他是林德的岳父,被废黜了贵族爵位的老霍利伯爵……谨慎起见,林德公爵只相信和自己有切身关系的亲人。

    “大人,我们什么时候行动?”最后说话的自然是刚刚赶到的德尔塔侯爵,他似乎比所有人都兴奋甚至是期待:“只要您吩咐,我能够立刻召集一千人的精锐部队,绝对是悍不畏死的一群疯子。绍姆贝格将军掌控了一多半的城卫军,只要我们能够顺利冲进王宫,杀死科雷克,所有他的追随者都只能认命向您效忠,您就是帕丁顿新的国王。”

    “德尔塔侯爵,请问谁去杀死拥有天空骑士实力的科雷克国王?而且王宫内正有奥德里亚的阿尔文皇子在做客,如果他插手我们的事情呢?你认为你的一千角斗士组成的军队,能够击败阿尔文皇子身边暗中保护的侍卫么?今天白天在角斗场你也能够感觉到,阿尔文皇子身上拥有那种神秘的力量,你认为凭借普通的战士会对他造成影响么?”老霍利略带嘲讽的问道,他很看不起德尔塔侯爵,因为平心而论,科雷克国王对德尔塔家族绝对算是亲厚恩宠,然而德尔塔贪心不足,为了更高一点的爵位,不惜来参与林德公爵的叛乱。当初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老霍利几乎以为德尔塔是疯了,干出这种蠢事。

    “霍利伯爵,至少我能够拿出一千名战士,而且我随时愿意为林德大人牺牲,您呢?您除了一颗花白的脑袋,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被那个人剥夺了吧?您拿什么来为林德公爵效忠?哦……可敬的公爵夫人已经去世许多年了!”

    德尔塔恶毒的话令老霍利勃然大怒,刚要开口大骂,一直闭目不语的林德公爵终于淡淡的说话了:“够了,都住嘴吧!发动兵变叛乱是最后的选择,如果能够平和的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我绝对不愿见到流血和破坏,毕竟……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

    林德公爵是科雷克同父异母的哥哥,比科雷克大了许多,按照常理,王位确实应该由他来继承。可惜他的母亲只是一位普通的小贵族出身,没有强大的家族支持,而且在生下林德没多久就病逝了。科雷克的母后来自王国最高贵,实力最强大的吉恩家族。算起来还是现在老吉恩公爵的堂妹。加上老国王对小儿子的宠爱,最终王位从林德的手中溜走。

    当初科雷克新任国王,还对这个哥哥抱有一丝仁慈,可是老谋深算的吉恩公爵才不会留下这么一个祸根。几次暗中对林德公爵不利,最后逼得林德不得不草率的发动叛乱。结果自然大败亏输,逃亡到奥德里亚帝国避难。如果让林德公爵选择的话,他第一想要杀掉的不是夺走王位的弟弟科雷克,而是狠辣的老吉恩。

    不过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想法,林德敢回来发动暗中叛乱,准备夺回王位,是因为他知道,除非涉及到王国安危,否则帕德亚学院的魔法师们不会管王室内部的事情。而若是林德要杀掉老吉恩公爵,先不说谁都不知道吉恩那个老家伙的实力究竟如何,首先就必须面对学院院长巴特斯的恐怖怒火,因为老吉恩和巴特斯是生死之交,他们的友谊无人能撼动。

    而且即便是如此,林德也需要趁巴特斯院长外出的时机来发动这一切,毕竟科雷克国王是学院的学生,谁知道那位恐怖的魔导师是什么态度?

    “今天聚会,只是要告诉你们,做好准备但不要轻举妄动。我正在想办法争取阿尔文皇子的支持,如果这位皇子点头,我们的事就成功了一多半。”林德说道,忽然看着德尔塔侯爵,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问道:“德尔塔侯爵,听说阿尔文皇子对您的夫人……很有好感?”

    即便已经打算将席琳献给阿尔文皇子,博得他的好感。可是被林德公爵当面问及,德尔塔还是感到一丝羞耻。不过这种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点点头答道:“是的,林德大人,我知道该怎么做。”

    林德满意的点点头,躺回躺椅上:“好了,不要在这里多留了,都回去吧,如果时机到了,我会找你们的。”

    …………………………分割线………………

    兽人们不知道那个人类女人和巴洛克躲在屋里说了些什么,只是当那个女人离开的时候,似乎脸色不正常,特别的红了些。当然,兽人粗鲁不代表他们蠢笨,自然不会去询问巴洛克原因。

    大雨已经停了,但直到下半夜,老扎卡里他们才从下水道里回来。拉克满身脏污,跑到巴洛克的身边,呜呜连声,似乎很委屈。齐亚德和塞西尔一脸的喜色:“巴洛克,我们找到了,扎卡里先生带着我们找到了出路,当然还要感谢这条土狗……哦,是拉克!”

    有些疑惑,巴洛克不知道拉克除了探路还能帮到什么。扎卡里说出了解释:“你的这条……土狗,帮了大忙,我们走岔了一次路,谁能想到那段下水道里居然生活着一级魔兽【黑耳鼠】,而且还是一大群。如果不是这条土狗变出……原形将它们震慑住,及时逃避开,恐怕我们几个要回不来了!”

    巴洛克听说过黑耳鼠,这是水系魔兽,能够吐出带有毒素的水箭。虽然单只实力并不高,但他们总是成群结队的出现,动辄几百数千,哪怕老扎卡里是大地骑士等级的实力,也绝对不敢面对。还真要庆幸拉克在下面,它是六级水系变异的【冰系魔兽】,天生对低等级的魔兽压制,要震慑住黑耳鼠一段时间并不难。

    就是在逃窜的时候,拉克被一只黑耳鼠咬了一口,没有多么重,土狗纯粹就是在向巴洛克装可怜。

    许诺了不少好处,才让拉克满意。扎卡里也披上了斗篷将要离开:“巴洛克,我只能做这么多了,尽快走吧,最好是明天晚上就逃走。”

    巴洛克点点头,真诚的对扎卡里说:“扎卡里先生,我们会铭记您的恩情。如果您需要,我们随时会来为你服务,哪怕是付出生命。”

    “留着性命吧,那对你们更重要。”老兽人挥挥手,趁着微微的黎明夜色,悄然离开,角斗场的巡逻守卫根本不曾发现。

    “巴洛克,我们明天就走吗?”族人们忐忑的问,他们期待这一天太久了。

    “当然不。”巴洛克毫不犹豫的摇头,并解释:“扎卡里先生忽略了一个问题,你们难道也没有意识到吗?这里距离砂砾荒原足有两千里,即便我们逃出帕德亚城,但是又能徒步走多远?帕丁顿的军团骑兵会很快追上我们。要走,先要想办法弄到坐骑。”

    巴洛克和席琳躲在屋里,最重要的是商讨了解决坐骑的办法!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