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第三十章 图书馆管理员

第三十章 图书馆管理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帕德亚高等魔法学院只是一个笼统的概称,其实这座学院不仅仅只教授魔法一项。还有包括斗气,战技,军事指挥,政治,艺术…………等等许多的科目类别。只是因为魔法学院分部的名声最大最煊赫,所以久而久之整个大陆的人都以为,这座学院是一座单纯的魔法学院。

    巴洛克进入的这片建筑群是魔法学院分部,其他的诸如斗气战技学院分部,就在园林深处,因为被高大的魔法塔挡住的缘故,外人看不到。巴洛克略微估算了一下学院的占地面积,哪怕其他的学院分部只有魔法学院的三分之一大小,那整个高等学院也是庞大的惊人,似乎帕德亚王都整个西城区有一多半属于学院的范围,完全是庞然大物。

    那座名叫【因戈尔】的雕塑足有二十多米高,似乎完全是由一整块岩石雕刻而成。虽然不知道这是谁,但想来能够被矗立在这里的魔法师,必然极为有名,或许是学院创始人也未可知。

    雕塑基座下有一扇并不起眼的门,简朴的很,没有什么装饰,只挂着一块木质的牌子,上面写着【图书馆】几个字,甚至石质的门上都没有门闩,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启。

    巴洛克站在门外看了半天,不知该怎么进去,最后恍然醒悟,掏出席琳给的魔法卡,在石门上寻觅,果然看到了一个拳头大小,仿佛一朵花的小型魔法纹阵。将魔法卡从中间的缝隙插进去,石门微微震动一下,然后缓缓向两侧开启。

    里面是一条几十米长的廊道,沿着石阶直通向下。巴洛克走下去,发现廊道两侧各有一排木门,整齐的对称排列,门上同样挂着牌子,分别写着【魔法】,【斗气】【战技】【军事】…………等等的词。而且是用两种语言书写,一种是巴洛克认识的【通用语】,而另一种他不认识,但却听马西莫生前说起过。好像叫做【如奥文】,只有人类的魔法师或宗教人士才有资格学习。

    巴洛克选择了挂着【魔法】字样的木门,同样用席琳的魔法卡打开,推门而入,经过一条十多米的廊道,再次推开一扇门,眼前霍然一亮,身躯忍不住震动,仿佛一股无形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窒息。

    一列列书架,仿佛看不到尽头的延伸出去,其上整齐的堆满形形色色的书,卷轴,兽皮古籍。在一些宽大的桌子上,摆放着石质碑刻,魔法图纹,各式的图阵解析……。巴洛克有一种幻觉,似乎空气中都弥漫着智慧的气息。

    “很震撼,不是么?”一个老人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巴洛克转过身看到了声音的来源处,立刻露出惊骇的神色。那居然是一个老兽人,身穿着魔法师的长袍,胸前佩戴着和席琳一样的学院教员徽记!没错,在人类最宝贵的图书馆里,居然有一个老兽人,还是一位学院的教员。

    老兽人一身淡褐色的兽毛,脸上和手上遍布皱纹,非常的苍老,但精神矍铄,黑色的双眼透出充满兴趣的神色,看着巴洛克。以往席琳也会将魔法卡借给别人用,但大多都是她最好的闺蜜,没想到这次进来的居然是一个年轻的兽人。

    “您……您是……向您致敬,尊敬的先生,请问您是扎卡里先生么?”巴洛克忙行礼。

    “我是扎卡里,你拿着的是席琳的魔法卡?小家伙,你来自哪里?”老兽人点点头,问道。

    “是的,扎卡里先生,我是席琳夫人的新随从。因为出于对魔法学院图书馆的好奇,所以向她借来魔法卡,来图书馆参观一番,希望没有打扰到您。”巴洛克还有些匪夷所思,他感觉很诡异,简单回答,却没有解释自己的出身。还是无法相信人类怎么能够忍受,让一个兽人在图书馆里工作,而且还是以管理员的身份。

    老兽人看出了巴洛克的疑惑,同为兽人,多少有一些亲近认同感在内,扎卡里对巴洛克印象不错,引着他走进图书馆大厅内,一边稍作解释道:“我是【大图书馆】魔法部的管理员之一,你可以叫我老扎卡里,如你所见,我是一个和你一样的兽人。没看错的话,你是霜狼氏族的吧?……但是有所不同的是,我很小的时候就在这座学院里生活……跟随我的主人巴特斯阁下……他是学院的院长。我的一生几乎没有离开过这里,已经忘记自己来自哪个部落,也不知道属于哪个氏族,除了身上的兽毛等特征,其实我和人类已经没有区别……甚至,我的妻子也是一个人类。”

    “黄皮白心?……不对,是人皮兽心?”巴洛克想到这个词,一开始的激动和兴奋立刻消散大半。虽然都是兽人,但他绝对无法和老兽人推心置腹了。另一个灵魂的记忆里,这种黄皮白心的物种,是世上天生的间谍和背叛者。他们不认同血脉,甚至不认为自己和同族的人是同类。眼前这个老兽人话语里带着一股非常明显的表示……他对自己融入人类的世界自豪。

    “您的成就令人羡慕,扎卡里先生。”巴洛克不动声色的恭维:“那么说您是一位魔法师?”

    “呵呵,兽人会成为魔法师么?”扎卡里笑着摇摇头:“我能修炼斗气,拥有大地骑士的等阶……当然你们兽人都称之为【兽战气】,其实两者根本是相同的。之所以能成为图书馆的管理员,是因为我喜欢读书,喜欢和书籍打交道,托了我的主人巴特斯阁下的帮助,我如愿以偿。在这座图书馆里,我已经呆了四十年,即便资历最深的魔法师大人们,也没有我在这里的时间长。”

    对老兽人所说的【你们兽人】,巴洛克感觉很不舒服,但有求于人只好当做没听见。刚才萌生过希望得到老兽人的帮助,去解救自己的族人,现在很明智的选择闭嘴。“扎卡里先生,您看,我被这里的书海震撼住了,不知道该从哪里看起,您能给我一些建议么?”

    “噢,那么你想要了解哪些魔法知识呢?”扎卡里问,他指着那一排排的书架,说道:“按照系别分类,那里是火系魔法书,那里是水系……风系……土系……中间的是基础和综合系的书籍,还有靠近旁边的那一列是关于魔兽或魔法植物的书籍,当然,那些只有魔法炼金师或药剂师们感兴趣。”

    老兽人一一将书架指给巴洛克看,并做解释。综合类里不光是人类的魔法,还有关于精灵的魔法体系,矮人甚至巨龙的一些魔法的的介绍,最后扎卡里才指着最角落里的一排书架:“那里是历年来收集的杂书,都是关于你们兽人萨满之术的书籍,可惜人类无法修习那种神神秘秘的力量,也探究不出什么,很少有人问津。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去看看,说不定哪一天你突然觉醒图腾之力,成为一个萨满祭祀也未可知。”

    巴洛克两眼泛光,几乎是小跑的来到那个书架前。这里的书籍并不多,大多是一卷卷兽皮堆在那里,只有几百卷。有的兽皮已经成了黑褐色,不知存在了多久,如果不是图书馆里的特殊保存,恐怕早就腐烂坏掉了。随手拿起一卷兽皮打开,尚未去看里面的内容,巴洛克就眉头皱了起来。…………这卷兽皮沾满了血渍,已经发黑。

    “收集这些兽皮卷,一定废了不少心思吧?”巴洛克不动声色的问。

    “是啊,虽然兽人已经衰落的厉害,但是他们还是悍不畏死的家伙。尤其是那些兽人萨满,身边跟着的兽人守卫完全都是疯子。最近这些年学院虽然没有再向北方那些王国收进兽人卷轴,但几十年前的时候,听说那里的军队每要弄到兽人的萨满卷轴,总要有许多斗气武士战死。即便杀了更多的兽人战士和萨满,也得不偿失。而且萨满之术也没有人能学会,所以后来干脆不再去做这些事情了。”

    扎卡里说道,仿佛在说着不相干的事情,巴洛克手握紧又松开,轻轻叹口气,忽然并不怪老兽人了……他毕竟从小在人类世界长大,又是跟随在尊贵无比的魔导师,学院院长巴特斯身边,从来没有经历过兽人的苦难,面对的都是人类的和善和微笑,有这种心态也不奇怪。

    “白天的时候有许多人来图书馆,忙碌了一天,我要去休息了。你在这里自己看吧,记得走的时候把门关上就可以,魔法防御会自动开启。”老扎卡里似乎累了,对巴洛克说道,便准备离开

    巴洛克哑然,试探的问:“您就这么离开?难道您不怕我……不怕这里的书籍丢失?”

    “呵呵,真正贵重的书籍都在另外的地方,这里的只是普通的书,而且你是席琳的随从,作为主人巴特斯阁下的教女,席琳还是值得信任的,不是么?”老兽人呵呵一笑,自顾走了!

    原来席琳夫人是魔导师巴特斯的教女,怪不得她能那么自信可以将赛拉带进学院!

    虽然已经成为了兽人萨满,但其实这过程是糊里糊涂的。诺尔曼萨满自己也只是半瓶水的水平,别指望他能教授巴洛克足够多的知识。现在不同了,眼前这一堆萨满之术卷轴尽管凌乱,但毫无疑问能够给巴洛克带来巨大帮助。

    迫不及待的扑到兽皮卷的书架前,平复一下心情,才打开一张兽皮,聚精会神的观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