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第二十五章 真正的踏入萨满之路

第二十五章 真正的踏入萨满之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网络不好,刚刚登陆上来,抱歉!

    席琳夫人是一个温和善良的人,和那些爱慕虚荣,奢靡堕落的贵族们完全不同。她既不喜欢参加舞会,炫耀攀比,也不喜欢去听所谓的歌剧,看着台上矫揉做作的所谓艺术家们的虚假表演。更厌恶随便的寻觅**,过那种令人恶心的日子,这就令她看起来像个异类。

    她的丈夫完全忍受不了她的冷漠,那个男人热衷于交际和舞会,拥有众多的**,甚至听说和某个亲王的王妃有染。如果不是因为席琳夫人出身于王国著名的大贵族家族,和王室有着亲密的关系,他甚至打算离婚。即便是这样,他和席琳夫人之间也冷淡的很,谈不上感情,这只不过是一段政治婚姻罢了!以至于席琳夫人从来不用丈夫的姓氏。人们只称呼她席琳夫人,而不是叫她德尔塔侯爵夫人!

    席琳出身于【吉恩家族】,是现任族长老吉恩公爵的侄女。吉恩家族是帕丁顿王国除了王室之外,最显赫的家族,和王室关系密切。通常,历代的王后大多来自于吉恩家族。当今帕丁顿王的王后,正是席琳的堂姐。

    王后和这个堂妹最亲密,她们彼此的性格也很像。不同于堂妹的不幸婚姻,苏珊王后和国王在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起玩耍,彼此感情深厚,也非常恩爱。唯一一次吵架,也是因为席琳和德尔塔侯爵的婚事。当初王后就反对这场婚姻,但她影响不了自己那固执的父亲老吉恩,王后希望丈夫能够用国王的权利阻止这场政治婚姻。但是出于某些原因,帕丁顿王选择了沉默,以至于国王和王后有好一段日子彼此冷漠。还是席琳最后选择了屈服,并安慰堂姐,才缓和了国王和王后的矛盾,但对这个妹妹却越发疼爱。

    席琳夫人和丈夫感情冷漠,他们结婚数年还没有子嗣……甚至一度有谣言称,席琳和德尔塔侯爵根本就不曾在一起过,如今已经二十四岁的席琳还是**之身!

    当然,这种事情也无法探究真实性,难道你能去掀开席琳的裙子,寻找**的证据?不过因为没有子嗣的缘故,席琳特别喜欢孩子,却是不争的事实。王后有四个孩子,三个王子和一个最小的公主。他们都和席琳姨妈亲近,以至于作为母亲的苏珊都有些妒忌!

    但一切并不都是完美的,小公主克莱尔只有六岁,可爱漂亮,冰雪聪明。偏偏噩耗却降临在她身上…………帕丁顿王室有一种遗传的绝症,虽然发生的几率很低,一千个族人里也未必有一个患病,但当小公主克莱尔四岁生日,为她举行的宴会上,克莱尔突然昏倒的时候,王室御医从她身上诊断出了那种绝症。

    苏珊王后当时就晕倒在地,席琳夫人抱着可爱的小公主,不停的流泪!王室的这种病是绝症,数百年来谁都治不了。病人发作通常是在幼年,他们原本正常的精神力,会突然之间衰竭,就像一个被打破的碗,精神力像水一样从碗里流逝,无法补充,最终衰竭而死!曾经有强大的魔法师,希望用自己的精神力来修复这种精神流逝的病症,但结果却是加速了病人的死期。

    小公主克莱尔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从床上站起来,席琳夫人也再也没有离开过王宫,大半时间在她身边照顾。直到有一天,小公主忽然提出愿望,她希望能有一只绿箭松鼠宠物,哪怕仅仅抱着一天也好!

    绿箭松鼠已经绝种了,别说整个帕德亚王都,哪怕帕丁顿王派人去别的王国寻找,也没有找到。席琳夫人无法忍受克莱尔那失望的眼神,跑去帕德亚高等学院里的图书馆,翻找关于魔兽的记载,希望能找到绿箭松鼠的线索。这种弱小的魔兽只能做宠物,没有哪个魔法师会闲着没事记载在卷轴上,她自然得不到有用的线索。就在彻底失望的时候,图书馆里的某个管理员偶然提到“听说特来姆森林里有大片的红松林,绿箭松鼠只生活在红松林里,或许那里能够找到些线索。”

    于是席琳夫人抱着这万一的希望,甚至没有带上随从,急匆匆的赶去特来姆森林。在走到烈酒城的时候,才愕然发现,仅凭自己一个人,哪怕找到绿箭松鼠的踪迹,也需要浪费漫长的时间,可是克莱尔已经等不了那么久了!最终,尽管不喜欢,她还是求见了烈酒城的尤里安男爵,希望得到帮助。尤里安自然不会拒绝这个结好王都大贵族的机会,几乎是拿出了所有的力量来帮助席琳,甚至还拉上红河谷领地的米罗男爵。

    结果很不好,这次特来姆森林之行,不但没有找到绿箭松鼠的踪迹,还接连遇到强大的魔兽,频频遇险,死伤惨重。连米罗男爵这个高等斗气武士都受了重伤,如果不是危急时刻兽人巴洛克的救援,怕是全军覆没都有可能。

    米罗男爵虽然苏醒过来,但他身受重伤,无法动弹。他手下的护卫士兵更是被魔兽吓破了胆,根本不敢再回头进入特来姆森林。至于尤里安男爵……席琳发誓,如果再见到他,非要狠狠教训他不可。该死的家伙,为了逃命,居然将狂暴冰熊引向自己,卑鄙无耻。

    尽管失望,席琳夫人也知道自己这次没有任何收获。想到克莱尔的期待眼神,她就一阵心痛。

    “席琳夫人,很抱歉没能帮到您。”米罗躺在手下制作的简易担架上,虚弱的对席琳夫人说:“我还知道在特来姆森林的另一端还有一片红松林,我们可以去那里寻找看看,或许会有发现。”

    “不必了,感谢您的好意,米罗男爵。”席琳夫人摇摇头:“在外面逗留时间已经太长,我要回帕德亚了,否则……我怕见不到克莱尔最后一面。”看了看旁边有些走神的赛拉,席琳夫人又道:“你们的帮助我会记住,回到王都后,我会去找学院院长,我想……他们会让赛拉小姐进入学院学习……甚至,如果男爵阁下信任我的话,你可以让赛拉跟随我一起去王都。”

    米罗一脸的惊喜,刚要感谢,赛拉忽然说道:“我不去王都,至少在父亲的伤养好之前,我哪儿都不去。”

    “傻孩子,我的伤不要紧,躺一段时间就会康复,不要放过这个机会,因为你以后很难再有。”米罗着急起来,扯动身上的伤处,忍不住闷哼一声。赛拉忙安抚自己的父亲:“一切等您好起来再说,否则我无法安心的去王都。”

    席琳夫人倒是非常欣赏小姑娘的孝心,温和的笑道:“不要紧,那就等你的父亲伤好以后再去吧,只要你想来之前告诉我一声,我随时能够送你去学院……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够保证的。”

    父女两人欢喜不已,连连道谢,沮丧的气氛稍有缓解,他们一路说笑着,向红河谷领地赶回。席琳夫人看着远方,眼中的哀伤怎么也掩饰不住……克莱尔,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分割线………………

    冰霜巨狼的速度虽然和另一种狼形魔兽【疾风之狼】无法媲美,但也是来去如风。急速奔跑之下,比席琳夫人一行早了好几个小时回到红河谷领地,此时天色再一次黑了下来。巴洛克没有进入红河谷镇,直接来到田地里,站在那根伪装成稻草人的图腾柱下。他迫不及待的要完成图腾洗礼,以求突破临界点成为真正的萨满祭祀。

    过程顺利的令巴洛克无法置信,他缓缓吟诵萨满咒文,图腾柱上已经很久不见的狼形光影再次显现,一旁无聊趴伏在地的冰霜巨狼拉克,嚯的站起身来,浑身如冰晶般的兽毛根根倒竖,看着那旋转的狼形光影,接着,它仿佛着了魔般,环绕图腾柱奔跑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几乎成了一道雪白的幻影。

    巴洛克的吟诵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成了怒吼,如果不是这里远离人类城镇,恐怕要惊动许多人。刮起了风,图腾柱爆发出最大的光芒,笼罩住巴洛克和旋转奔跑的冰霜巨狼。一股无法言语的力量在刹那间联通了彼此。仿佛听到一声‘咔嚓’的清脆碎裂声,那一刻,巴洛克感觉无比的奇妙,脑海里在虚无中凝聚出一个光球,然后他似乎进入了冰霜巨狼拉克的身体,在瞬间体会领悟到了魔兽身上的力量……那冰环激发的方式就这么学会了……。

    自己身上原本无法激发的力量爆发开,十六片冰刃组成的冰环突兀显现,原本一直凝滞不动,现在开始剧烈颤动,下一刻仿佛离铉的利箭,旋转着激射而出,完全遵从巴洛克的意志,向着某个方向而去。数十米外的一棵大树‘轰的’一声被狂暴的冰刃切割,爆散成一地碎木断枝,冰环经过的轨迹上,结出一层冰霜,地上的草和灌木被整齐的削去一层……。巴洛克的冰刃,终于完成了!此刻他比诺尔曼萨满还要强大的多,因为他第一次沟通的魔兽,就是六级的冰霜巨狼,越过了太多阶,这在兽人的历史上几乎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若是传出去,会造成巨大震动!

    这还不算最令人高兴的,从和冰霜巨狼拉克灵魂沟通的那一刻,巴洛克真正成为了萨满祭祀。原本在诺尔曼遗留的卷轴上学习萨满之术,那些无法理解的地方都瞬间清晰,就像得到了作弊器,令他知道了接下来的路该如何去走!脑海的光球稳定下来,很淡,在缓缓旋转,那就是萨满力量的源泉,兽人称之为【图腾之力】!也叫萨满之力!

    还不算完,过去了一段时间,图腾柱终于暗淡,巴洛克和拉克都平复放松下来。原本只是想要查看一下三颗幻兽卵和银色小狼的情况,毕竟这么大的动静,它们总会有所反应才是。

    可是巴洛克愕然发现,那四个家伙一点都没有反应,反而是在他的胸腹之内,一段氤氲的气团生成了…………这分明是斗气团,水系的斗气团,而且经过了变异,是更强大的冰属性!

    糊里糊涂才拥有了斗气,当然兽人称之为【兽战气】,巴洛克哭笑不得。既是一位萨满祭祀,也是兽战气武士,兽人的历史上有过这种存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