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第十三章 赛拉小姐

第十三章 赛拉小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今天是米罗老爷收租的日子,红河谷镇早早的热闹起来,从周围村落赶来的村民,或是扛着,或是用牲畜拉着形形色色的物品,谷物,小麦,蔬菜,水果,鱼,自酿的葡萄酒,麦酒,蜂蜜,奶酪……琳琅满目。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是这些农夫来城镇售卖货物。

    红河谷镇似乎早有准备,为米罗老爷服务的仆役们已经在城堡外搬出几张长条桌,有专门的书记官记录。按照以往的花名册依次上前,核算应缴的租子!农夫商人们在一旁等待,不时地谈论低笑,似乎很轻松。

    这种情形在别处是很难见到的,毕竟对于贵族来说,卑微下等人收获的那点粮食根本看不在眼里。他们通常会将应缴的租子折合成钱币,让领民交税,听说其他地方的贵族们早就这么干了,这其中可就黑幕重重,不知道会坑害多少人,甚至于令人家破人亡。

    红河谷镇的米罗老爷仁慈的允许人们依然按照以往的方式交租,而且严禁下面的人从中贪渎欺凌村民。每次收租的时候,米罗老爷都会时不时走出来看看,尽管并不说话,脸上温和的笑容还是让领民发自内心的敬重!

    巴洛克也来交租,他和马西莫耕种了镇外一块田地,今年是第一次收获,还算不错。两袋百斤重小麦扛在肩上,仍然显得轻松。像往常一样,他戴着兽皮帽,躲在不起眼的地方,等待书记官点马西莫的名字,然后交租。人们都知道他是马西莫的奴隶,因为像奴隶这种存在,是需要向当地治安官报备的,其实也是一种防止逃走的手段,所以城堡的人并不因为一个兽人等着交租而有疑问。

    巴洛克正是借着这种方式,从旁观者的角度,审视着人族,观察,了解,每当这个时候,他才会露出只有自己意会的冷漠!从部落灭族那一刻起,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站在了人类的对立面上,哪怕自己前世曾经是人类,也无法令他改变那刻骨的仇恨。现在他需要细微的,详细的了解人类,为此哪怕去做卑微的兽人奴隶也不在乎。

    红河谷镇的一切都是米罗男爵说了算,他虽然爵位不高,却是世袭的领地,哪怕国王也无法任意剥夺。在这块不是太大,但却非常富裕的领地上,米罗的话就是一切,当然,他的女儿赛拉小姐除外。

    赛拉小姐今年只有十五岁,却是整个红河谷镇所有人的天使。她不但继承了母亲的美貌,更拥有和她父亲一样仁慈的心灵。镇上的人每当见到赛拉小姐带着欢快的笑容从面前走过,都会浑身愉快起来。

    不过今天赛拉小姐似乎心情不好!当人们熙熙攘攘的忙碌交租,她却坐在窗户边发呆。侍女们很小心的不去打扰,知道小姐刚刚收到回信,她向王都学院递交的申请入学书又被婉拒了!

    赛拉的资质不算太出色,无法修炼斗气。但是她的精神力却刚好达到了能够学习魔法的程度,所以她的梦想就是能够进入王都帕德亚的高等魔法学院。当然,毕竟身处贵族阶层,哪怕父亲只是卑微的男爵,在那些大贵族嘴里就是‘乡巴佬’的代名词,可是赛拉也知道要进入高等魔法学院是多么的困难。除非是万中无一的天才,或者那些古老尊贵的贵族后代,否则在整个索伦大陆都能排的上号的帕德亚高等魔法学院,是不会为一个乡下小贵族的女儿开后门的,哪怕她一次次的递交申请也不行。

    “无法修炼斗气,高等魔法学院又不要我,我是不是一无是处?”赛拉鼓着嘴,一脸委屈,眼睛里的泪花直打转。

    贴身侍女有些心疼,劝慰道:“老爷不是说会想办法吗?帕德亚的魔法学院去不了,咱们去多伦城的中等学院也不错,多伦城的繁华不亚于王都帕德亚,小姐去那里好好学习魔法,将来让帕德亚学院的那帮老东西们跺脚后悔去吧!”

    赛拉还很单纯,听到侍女的劝解,微微露出笑容,询问道:“父亲呢?今天是交租的日子,他怎么不在?”

    “米罗老爷刚走,听说是有客人要到,他去迎接了。”

    ‘哼’,赛拉刚刚露出笑容的脸,立刻乌云密布:“又是烈酒城的那个小胖子和他的父亲吧!”

    烈酒城是毗邻红河谷镇的一座小城,城主也是一位男爵,尤里安。他和米罗算是还不错的朋友,彼此经常往来。但了解尤里安的人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狡猾贪婪。红河谷领地比他的烈酒城小一些,但土地却肥沃的多,尤里安打红河谷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尤其从尤里安的儿子凯尔逐渐长大以来,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着凯尔来红河谷城堡做客,名义上是与老朋友交流感情,内心如何想的恐怕满红河谷镇的人没不知道的。

    要说那个叫凯尔的胖子,小时候为人并不坏,赛拉还能和他玩到一块。但随着逐渐长大,他身上的劣根性显现出来,当某一次赛拉无意中看到凯尔用鞭子毒打他的兽人奴隶,面对奴隶的凄厉惨叫犹自面带笑容的时候,赛拉对他的观感再也没有好过。

    “丽芙,我们出去走走。”赛拉才不愿意留在城堡里,摆出一副虚伪的笑容迎接自己不愿见到的人。

    “老爷那里……?”

    “没事,父亲既然事先没有通知我,想必也知道我不喜欢见到那两个人,走,把衣服换掉,咱们下去看看。每次交租,总会有好吃好玩的东西带来呢!”赛拉催促着自己的侍女丽芙,借了她一件普通的粗布衣服换上,用一根灰色的头巾将一头亮丽的蜜色头发裹起来,下一刻变成了一位地道的乡下小姑娘。两个人悄悄的钻出城堡,自以为没人看到,嘻嘻哈哈的向人群跑去。在身后不远处,两个普通打扮的侍从不紧不慢的跟随!米罗男爵就这么一个女儿,视若珍宝,当然不会不安排人保护!

    其实赛拉的一番遮掩完全无用,在红河谷镇,谁会不认识我们美丽的小天使呢?她在村民们中间打转,村民们总是会拿出最好的摆出来,而且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喂,小姑娘,这是我的果园今早刚摘的苹果,又大又甜,尝尝吧!”

    “我亲手做的奶酪,里面放了许多果脯,美丽的小姑娘,尝尝味道怎么样?”

    “新鲜的鱼,你看在水里还活蹦乱跳呢,拿回去煮汤,美味极了!”………………

    赛拉很开心,早就忘了开始的烦恼。面对递过来的食物,她从不让人失望,都会尝一小块,饶是如此,走不了多远,拍拍肚子,已经有些饱了!

    城堡里忽然响起一阵‘呜呜’的鸣号声,赛拉知道客人已经到了,是父亲催促她快回去。

    “小姐,老爷可能有什么要紧事,咱们回去吧!”丽芙劝道

    赛拉撅着嘴有些不高兴,但还是点点头,准备回城堡。刚一抬头就看到巴洛克那张带着淡淡兽毛的脸,和那双深邃的眼睛!

    鸣号声又响起来,显然米罗男爵有些着急了,赛拉不及多想,匆匆赶回城堡,只是脑海里萦绕着那双深邃的眼睛,怎么也挥之不去!

    “赛拉小姐……好清澈的眼神,恐怕人类贵族中,这样单纯的人已经不多了吧!”巴洛克淡淡的笑了笑,继续沉默。……………………

    交完租,巴洛克回家,发现马西莫又躺在火炉边睡着了,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如此。不禁摇摇头,叹息!他的精力越发不济,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巴洛克有这个直觉,或许是他准萨满的能力,他能够感觉到马西莫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随时都有可能睡过去再也醒不了。

    “呼,哦,巴洛克,你回来啦!”轻微的动静惊醒了马西莫,他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说道。

    “马西莫爷爷,想要喝酒吗?”巴洛克找出朗姆酒,昨天喝的还剩一点儿。他搀扶起老人,非常明显的感受到老人身上的‘力量’在消散。当‘力量’完全消失,老人也就到了离开的时候了,那个时间并不晚,或许就在今天!巴洛克有预感,这该死的预感通常很灵!

    “朗姆酒,朗姆……呵呵,这让我忽然想起年轻时候的时光……”老人接过酒瓶,却没有喝,而是带着缅怀的神色回忆:“谁会知道我曾经做过角斗士,年轻的时候可不是个性情温和的人,诺尔曼最清楚!呵呵,刚认识那个兽人的时候,他差一点被人打死,是我难得发善心,救了他一次。却没有想到后来他一次次的挽救我的生命,当我能够将后背完全放心的交给一个兽人的时候,诺尔曼就是兄弟了,该死的,是谁非要制造种族的仇视对立?人类不见得都是好人,兽人有什么不好?据说在无数年前整片大陆都是兽人统治的呢!……”

    “巴洛克……”老人忽然开口叫他的名字。

    巴洛克看着马西莫,老人脸色没有了光泽,已经开始黯淡:“我知道你将对人类的仇恨埋在心里,终有一天会爆发。但是听我说,巴洛克,并不是所有人类都是恶徒。还有很多人类是完全愿意与兽人和平相处的。不要因为你部落里的灾难,而对整个人族抱有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