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第十二章 红河谷镇

第十二章 红河谷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红河谷镇,一座城下镇,是米罗男爵的封地。当年的老男爵早已经过世,现在这位米罗男爵也已经步入中年。对于那些人类大贵族来说,这点封地像个笑话,但米罗男爵本人已经很满意了。他的野心并不大,或者说没什么野心。男爵夫人早早的去世,只给他留下了一个女儿,男爵将所有的精力和爱给了这个孩子,红河谷城堡的天使!

    男爵为人宽和,即便对下人仆役也都和颜悦色,甚至那些兽人奴隶也不曾呵斥打骂。城镇的税收也定制的非常合理,这对一位高高在上的贵族老爷来说,是极其不可思议的。所以他得到了几乎所有领民的爱戴。人们称呼他老爷,而不喊男爵大人,以示尊敬。谁都知道,在红河谷镇,只有一位老爷!

    “弗雷多老爷,马西莫老爷让我来给他拿一瓶朗姆酒!”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酒馆老板弗雷多恼怒的拿出一瓶朗姆酒,推过去,骂道:“混小子告诉你多少次了,叫我弗雷多老板,不要叫我老爷,红河谷镇只有一位老爷,那是我们可敬的领主大人。”

    “是的,弗雷多老爷!”那个戴着一顶帽子,挡住大半个脸的人,伸出手接过酒壶,递上几枚铜币。他手上带着淡淡的一层银灰色的毛,在酒馆昏暗的灯光下,散发柔和的光泽。

    拿着酒,他转身就要离去,酒馆老板弗雷多忽然叫道:“巴洛克等一下。”迅速钻进后面厨房,然后拿着一串刚刚烤制好的香肠包好,递给他:“让马西莫那个老混蛋醉死吧,香肠是给你的,路上都吃光了不准剩下。”

    “谢谢您,好心的弗雷多老爷!”他再次躬身,然后轻轻的退出酒馆,仿佛害怕打扰在这里喝酒的客人。

    弗雷多摇摇头,似乎有些可惜。这个兽人小伙子是在一年前跟随在外闯荡多年的马西莫一起回来的,是那个老混蛋的奴隶。刚来的时候,他身上脏兮兮,显得非常胆小,似乎看什么都害怕,做事战战兢兢,没少被马西莫喝骂!

    后来小伙子逐渐熟悉了这里的环境,渐渐放松。平时跟随马西莫耕种镇外的田地,几乎一个人干了所有的活,有时候天黑了才会回家,马西莫只是在一边睡懒觉,甚至后来连田地都不去了。而回到镇上,闲暇时候,巴洛克总会帮助镇上的人做事,他的勤劳和热情博得了周围所有人的好感,没人因为他是兽人而歧视。

    某一天一个邻居和他开玩笑,摘掉了他总是挡住大半个脸的兽皮帽,人们惊讶的发现,这个小伙子英俊极了,哪怕他身上有一层淡淡的兽毛,还是无损那仿佛大师雕刻的雕塑般的脸庞。一些女孩子看到那张脸,几乎看呆了,即便那些上了年纪的大妈,也啧啧赞叹。他们也明白了巴洛克为什么总是挡住脸的缘故。对于人类,漂亮是种优势,而对卑微的兽人来说,过于英俊的脸庞只会给他带来麻烦甚至是灾祸。也幸亏米罗老爷是一位仁慈正直的领主,他的治下还算平安,若是在别的地方,这个孩子恐怕早就被某个贵族或夫人掳走,下场不言而喻!

    兽人少年离开了,酒馆的人很快转移注意力。“弗雷多,听说烈酒城的尤里安男爵要来咱们红河谷?”某个酒客忽然问酒馆老板!

    “呸,尤里安也不看看他儿子的蠢样,居然想要娶我们红河谷的天使。他来又能怎么样?最后还是得夹着尾巴滚。”弗雷多满脸的不屑,骂道。

    “嘿,尤里安可是贵族,你敢辱骂贵族,小心让人知道,治安官来找你麻烦。”那个酒客笑骂:“当然,如果你请我喝一杯,我是不会去告密的!”

    “哈哈”,酒馆里一片笑声,有人高呼:“敬夹着尾巴的尤里安,还有他的蠢货儿子!”人们纷纷附和,气氛喧闹!………………

    巴洛克带着笑容,从酒馆门外离开,拉了拉兽皮帽,向家里走去。他和马西莫住的地方离这里有些远,几乎是在镇外了。

    一年前他和马西莫在这里居住下来,或许是他前世为人的经历,在很短的时间就融入了这里。很快明悟一个道理,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穷凶极恶之徒,有坏人,也有好人。红河谷镇是一处难得的好地方,无论是领主还是领民,都有着一颗善良的心,面对巴洛克或许带着一种怜悯,但绝对不是歧视。这种环境很容易让人产生依赖的感觉,如果不是身上淡淡的毛,和两只竖立的兽耳,巴洛克发现自己和人类没有多大区别。

    一年时间,他学会了很多东西,现在俨然一个合格的农夫。马西莫不知从哪里给他找来许多书籍,让他对这个世界越发了解,而不是最初的懵懂无知。

    图腾柱被竖立在他和马西莫开垦的田地里,那里非常的偏僻,平时很少有人,之所以每天在外劳作到很晚,就是在图腾柱下修习萨满之术。他沟通自然之灵越发娴熟,那狼形光影越发清晰,像一匹真的狼,几乎能够看清楚身上白色的淡淡长毛。最近几天,当他与那狼形光影融合,身周已经能够凝现一圈薄薄的冰环,此时也出现了临界点。

    巴洛克没有老师,诺尔曼萨满死去的太早,仅凭几个记载萨满之术的卷轴,根本不能领悟兽人的萨满之道。在和狼影融合后,接下来肯定是最关键的时刻,迈过去,他就真正的踏入了萨满祭祀的殿堂,迈不过去,他充其量只是在外打转的门外汉!

    马西莫不是兽人,帮不了他什么,最近几天,巴洛克一直在犹豫,他很想向老人学习人类的斗气。可是总担心老人不会教授他,毕竟……前世一句话太深刻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马西莫爷爷,你的酒。”回到家,巴洛克将朗姆酒递给在火炉边打盹的老人,顺手将香肠放在铁架上烘烤,他还没有吃晚饭。

    “巴洛克,今天还是没有进展么?”马西莫已经很老了,虽然修炼斗气能够让他比普通人寿命长一些,可是毕竟七八十岁的老人,精力开始不济。喝了口朗姆酒,抿了抿嘴,问道。

    摇摇头,翻动铁架上的香肠,巴洛克回道:“肯定是哪里错了,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盛满了水的水塘,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宣泄口……我需要转变一下思路。”

    “想学斗气么?”马西莫忽然问。

    巴洛克一愕,随即点点头:“想,做梦都想,甚至在刚才迈步进入房间的时候,我也在想该怎么对你开口。”

    “我修炼的只是最普通的斗气,对你的帮助不会太大,而且兽人的体质……能够修炼斗气的实在是太少,恐怕没有多大帮助。”马西莫说道,他递给巴洛克一个卷轴:“这是我最近今天写的【斗气修炼口诀】,拿去吧,希望会有用。”

    巴洛克接过去,有些兴奋。甚至迫不及待的打开卷轴看起来……。

    马西莫已经习惯了这个兽人少年的恐怖学习能力,仅仅几分钟,巴洛克就抬起了头。得到老人的示意,将卷轴扔进了火炉。

    他并不是要修炼斗气,只是在寻找一种借鉴,就像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萨满之术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属于魔法的范畴,至少巴洛克发现在最初阶段是这样。无论是诺尔曼萨满的【地刺】,还是自己狼形光影所结的冰环,应该都是魔法。诺尔曼萨满能够收放自如的发出【地刺】,巴洛克就是要找到将身周冰环激发出去的办法,如果成功的话,他已经想好这个法术的名字了,就叫【冰刃】。

    结果有些失望,斗气的修炼方法和萨满之术迥然不同,甚至没有可比之处。因为斗气是根据各种身体的属性,和特殊的功法口诀,修炼出腹部的斗气团,然后凭借引导,将斗气团里的力量激发。而萨满之术更像魔法,主要修炼的是精神力,提升与自然之灵的感知融合程度,达到借用元素之力的目的。很显然,巴洛克不可能将狼形光影显化的冰环收进腹内,然后再激发出去…………那样他自己首先就被开膛破肚了!

    见到巴洛克神色有些失望,马西莫问道:“没有用?”

    “是的,马西莫爷爷,这是两种不同的力量,无法借鉴。我即便在腹内炼出斗气团,可是也无法将身外的元素之力收进去,因为它在身外已经成型了!”

    “哦,这样……咦?巴洛克,你能修炼斗气么?”马西莫忽然叫道,他听巴洛克的口吻,似乎能够修炼斗气。

    “应该……可以吧?”巴洛克也有些不敢确定,结结巴巴的回答,他也想到了一种可能,心跳加速起来。

    “把你的手伸过来!”马西莫坐直了身体,催促道。

    巴洛克伸过手去,老人抓住,轻轻的催动斗气,仿佛被针扎般的刺痛传来。下一刻出现了令人惊骇的一幕,巴洛克的手腕受到攻击,身体外似乎闪了闪亮光,一股冰寒的气息挡住了马西莫的斗气,而那气息却是从巴洛克身体内散发出的。

    尽管时间很短,似乎只有一瞬,可是马西莫震惊的发现,这个兽人少年身体的经脉里似乎流转着浓郁的元素气息,他没有修炼斗气,可是那冰寒的力量从哪儿来的?难道是巴洛克说的狼形光影带给他的?可是这说不通啊,诺尔曼萨满沟通的是沙罗蟒的土系力量,可是他也仅仅能够发出和魔兽一样的【地刺】法术,在体内是无法存留任何土元素气息的。巴洛克与狼形光影的融合应该也只是精神层面的修炼,怎么会在他体内留下如此浓郁的元素气息?

    “巴洛克,要不然……你练练斗气试试?”面对怪胎,马西莫也有些不确定!
第十一章 血誓章节目录第十三章 赛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