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第十章 灭族之祸

第十章 灭族之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随着新矿脉的逐渐开采,几乎所有部落的兽人都聚集到了矿坑这里,近千人在矿坑边上搭起兽帐,围拢在一起。他们不可谓不谨慎,毕竟野外的荒原危机四伏,诺尔曼萨满不但将图腾柱竖立在了这里,更是每天晚上都会安排最强壮的兽人巡逻守夜。

    诺尔曼教授巴洛克萨满之术的时候,他们不可避免的疏忽了防备。在聚居地外围,随着几道微弱的声音和淡淡的寒光,一队巡逻的兽人悄无声息的倒下。他们的脖子被锋利的剑割断,图腾柱的微光陡然闪烁起来,萨满并未察觉,而劳累了一天的兽人们更是不会发现,大批的人类已经将这里包围了起来。

    过程顺利的令人吃惊,巡逻的几十个兽人都被狠辣的灭了口,他们堵住了兽人所有能够逃生的方向。这些可都是能卖钱的奴隶,能够不浪费精力,全部抓活的自然最好。胡达和萨瓦亲自带着最强大的手下,向中央最大的兽帐靠过去。他们要先杀了兽人的萨满,当兽人失去了精神的支柱,拼死的抵触情绪就会消散大半。

    如果真的让佣兵们围住了萨满兽帐,诺尔曼和巴洛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幸免的。或许先祖之灵庇佑,在最危急的时刻,远处的黑暗里传来一声凄厉的大吼:“诺尔曼,你们被佣兵包围了,快起来,跑啊!”

    吼叫声终于惊动了所有人,熟睡中的兽人嚯的跳起来,不顾赤身裸体拿起随手能捞到的铁镐,铁钎,木棒当做武器,冲出了兽帐。

    胡达和萨瓦怒骂一声‘该死’,狠辣的发出号令:“杀死所有抵抗的兽人,不要让一个兽人逃走!”佣兵们发出狰狞的吼叫和狂笑,疯狂的扑向不知所措的兽人,手中的长剑大斧毫不留情的砍杀,瞬间有数十个兽人倒在了血泊中。

    胡达和萨满带领几个斗气战士依旧冲向中央的萨满兽帐。五把长剑劈下,带起几股斗气波动,直接将兽帐撕裂成碎片,里面却空无一物,没有人影存在!

    胡达身后的米撒眼尖,看到远处飞快逃逸的两个身影,叫道:“在那里,他们逃了!”所有人立刻催动斗气,速度暴增一倍,如箭般追了过去!霎时间追上,催发斗气的长剑带着呼呼风声砍向那两个人,只听得两声闷哼,逃逸的兽人身首异处,死于非命。

    几人愕然,兽人的萨满怎么这么弱?用长剑翻过身来,却发现这是两个普通的中年兽人。胡达是认识诺尔曼萨满的,立刻叫道:“不是兽人的萨满,我们被诺尔曼那个老畜生骗了,快回去!”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兽人的聚居地里爆出一圈土黄色的光晕,伴随数声惨叫,多个人类佣兵被从地底突兀钻出的地刺刺透身体惨死。老萨满诺尔曼手持木杖站立在图腾柱下,愤怒的挥舞,被砸中的人类佣兵立刻倒飞出去,筋断骨折!

    “狡猾的老混蛋,杀了他!”手下的惨死令萨瓦大怒,率领手下两个斗气战士冲了过去,胡达对米撒使了个眼色,不动声色的放缓了一些速度。他多少了解一些兽人萨满的力量,如果逼得他拼命,还是能够拉着几个人陪葬的。…………………………

    帐外一声吼叫惊动了诺尔曼,他立刻嚯的站起。两个兽人冲进了惶急的道:“诺尔曼萨满,我们被人族袭击了,他们杀了我们很多族人,几个可怕的人类战士正在向这里冲过来。”

    诺尔曼面色铁青,低头看看刚刚苏醒的巴洛克,随手敲在脑袋上将他敲晕,一把将他夹在肋下,对那两个兽人道:“出去引开他们,给我争取一点时间。”老萨满已经意识到灾祸的不可避免,那两个带着新矿石去往人类村镇的兽人恐怕凶多吉少,发现的新矿到底还是引起了人类的贪婪。刚才外面提醒的那声吼叫很熟悉,诺尔曼听出是老朋友的声音。

    他已经老了,不准备逃了,但是巴洛克这个孩子是希望,哪怕整个族群被灭,也决不能让他发生意外。夹着昏迷的巴洛克从帐篷一角偷偷钻出去,留在里面的两个兽人互相望了一眼,从另外一个方向撕破帐篷,向远处狂奔,下一刻身后的帐篷被斗气催发的剑气撕成碎片!………………

    向着听到的那个声音的方向靠近,身后是族人被肆意屠杀的凄厉惨叫,孩子,女人,老弱,残忍的人类都不放过,胆敢反抗的都被杀死。完了,我们的部落完了!诺尔曼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黑暗里窜出一个身影,他一把拽住诺尔曼,将他按倒在地上。在火光中映出一张遍布皱纹的老者脸庞:“诺尔曼,你们疯了?不在第一时间告知领主发现的新矿,居然敢藏匿起来自己开采,难道你们不知道这对兽人来说不是好事,反而是惹祸的根源吗?我还是来晚了,一切都挽回不了,黑鸦镇的胡达和沙蝎佣兵团勾结起来,他们要清洗了你们的部落,谁都阻止不了,哪怕领主男爵大人知道此事,现在也来不及了。唉,贪婪,贪婪,你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吗?”老人气愤的低喝。

    “马西莫,我只是想让族人能够过得好一点,至少这个冬天能够让更多族人撑过去。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事情已经发生。我的部落完了,这些残暴的佣兵不会留情。马西莫,我唯一的人类朋友,请最后再帮我一件事,就像你当年帮我逃出角斗场一样。”

    老人马西莫意识到诺尔曼想要干什么,他太了解这个执着的老兽人了,叹了口气,低头看到一旁昏迷的兽人少年:“诺尔曼老朋友,不用说了,我会替你照顾这个孩子。在他拥有报仇的力量之前,我不会让他冒任何危险,以我先祖的名义起誓。”

    诺尔曼弄醒了巴洛克,让他看清那张老人的脸,对尚且迷惑的巴洛克说道:“巴洛克,这是马西莫,我最信任的朋友,记住他的脸,以后他会照顾你!听着,在你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不要冒险报仇!”

    听到远处凄厉的惨叫,刚刚弄清面前局面的巴洛克脸色大变,还没等开口,又被老萨满一拳敲晕,轻轻让马西莫抱住他。

    “马西莫……。”诺尔曼狠狠的拥抱老人:“我的一生坎坷,但结识你这个异族的朋友,是我最大的财富,永别了,帮我照顾好这个孩子。”回转身离开!……………………

    “人类,你们的残暴必将为你们招惹灾祸,自然之灵会降下惩罚,你们会不得好死!”诺尔曼大吼,脸上,身上的兽毛根根倒竖,他狠狠的将木杖杵进坚硬的地面,大声吟诵着古老的萨满咒文,身上的兽皮袍呼啦啦仿佛被风刮起。身后的图腾柱爆发出一圈圈土黄色的光晕,越来越明亮,那光晕笼罩的范围暴增了一倍!

    “不好,老畜生拼命了,快退后!”躲在萨瓦身后的胡达低声对米撒说道,他们两人悄悄停下脚步。拼死的兽人萨满会爆发令人畏惧的力量,萨瓦要倒大霉,这可是胡达喜闻乐见的事情!

    萨瓦也发现了异常,一个普通的兽人萨满怎么会发出仿佛中级斗气武士般强大的力量?随着土黄色光晕越来越亮,地面似乎都在抖动,他的不安越发强烈,大吼一声:“退后……!”

    可惜迟了一些,诺尔曼燃烧灵魂的萨满法术已经完成,他的身后仿佛出现一条巨大的沙罗蟒光晕,伸展开那二十多米长的身躯,扑向最靠近的卡西姆和另外一个斗气武士。

    萨瓦的两个手下挡住了狂暴的冲击,却没有料到最致命的攻击来自地下,数十根尖利的地刺突兀的钻出,刺向他们的身体。他们的斗气都用来抵挡土元素化作的沙罗蟒,对地下的攻击措手不及,甚至来不及惨叫,卡西姆和另外一人的身体已经被刺穿撕裂。

    “吼,该死的兽人,我要杀光了你们!”手下的惨死令萨瓦发狂,他的长剑狠狠劈向已经不剩丝毫力气的诺尔曼,将面带似解脱似痛苦微笑的老萨满杀死。

    最强大的两个手下死了,萨瓦感觉自己即便这一遭弄到再多金币,也是亏的厉害,犹自不解恨,疯狂的砍杀惊恐逃窜的兽人!如果不是胡达心疼奴隶的损失,阻止了他,恐不会有几个活的兽人留下。…………

    天色渐渐变亮,屠杀已经结束。没有人能逃脱,哪怕已经跑出很远的兽人,都被人类残忍的杀死,矿坑外,随处可见倒卧的尸体。老人,孩子,女人,睁着双眼,死不瞑目。

    剩下还活着的兽人都被驱赶在一起,近千兽人只剩不足五百,其他的都死了,而人类佣兵只有几十个人死亡。

    “赶快收拾,让这些兽人杂碎背上所有能带走的矿石。”胡达吩咐着:“黑鸦镇里会有人去通报门罗男爵,在领主率领士兵赶来之前,咱们要尽快离开。不能回黑鸦镇,向东走,从东面的山口离开荒原。”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在抢夺门罗男爵封地里的财富,男爵虽然在贵族圈子里卑微的几乎无人理会,但对佣兵们来说,还是高高在上的强大存在,他们三流的小佣兵招惹不起,需要尽快逃窜!

    兽人们无论是否受伤,都被强迫背上沉重的矿石,已经开采出来的全部带走,而那没有开采的,就只能望洋兴叹。想到如果不是萨瓦的突然出现,他是完全能够最大限度的隐藏矿藏秘密,获取多得多的财富,胡达心中就恼怒不已。

    看到萨瓦身边两个得力助手死掉,他心中别提有多爽快,却故意露出遗憾的神情,在撤走的路上,胡达对萨瓦说道:“萨瓦团长,我们这次收获不小,你看,我和米撒出了很多力气,咱们是不是重新商量一下分配的比例?我六你四怎么样?”…………
第九章 贪婪章节目录第十一章 血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