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8章 来得容易的线索

正文 第8章 来得容易的线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找我有什么事吗?”穆旭尧头也没抬。

    “你先看看这个”余菱晓把手上的文件递给他。

    穆旭尧能感觉到她的目光,并未与她对视,接过档案袋解开,抽出里面的报告看了起来。

    “这么说来,死者腹部的伤口是分二次造成的”

    “对,腹部的伤口呈现出两种不同的状态,一种是生前留下的,一种却是死后。而且第二次的伤痕显得十分杂乱,更像是在泄愤。第一次的伤口虽然是分几刀划下的,却很有条理,初步判断凶手进行二次伤害是为了掩饰前一次留下的痕迹……”

    闻言,穆旭尧的眼微微眯了起来,这倒是和他的推断能说得通。

    余菱晓看着他陷入沉思,一颗心脏跳得飞快,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那么迷人,但最迷人的还是专心工作的时候。

    男人专心的时候最迷人,这句话真是没错。

    “这份报告来得很及时!谢谢你了,余医生!”感受到前方愈来愈火热的目光,穆旭尧快速收了档案放在一边,低头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下了逐客令。

    余菱晓没再说话,房里的空间渐渐变得沉闷。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冷淡?

    她余菱晓怎么说也是个大美人儿,追求者不说多少,几打总是有点,平日里谁见了她不是争着献殷勤,只有他,永远当她是空气。

    “穆……”

    余菱晓轻声开口,紧盯着穆旭尧脸上的反应,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何小虎兴奋的声音

    “头,在女尸身上发现了一枚徽章,经过对比,确认是新誉国际运输贸易集团的内部徽标!”

    穆旭尧没有说话,眼神瞄向余菱晓,意思很明显:我要谈正事,闲人回避。

    余菱晓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

    看着她离开后,何小虎这才将手中的资料递了上去

    “新誉国际运输贸易集团,简称‘新誉集团’这种徽标就是新誉集团内部职员在公开正式场合佩戴的集团徽标,初步怀疑死者是新誉集团职员,或者和新誉集团的人有什么关系。”

    见穆旭尧没有说话,何小虎又道:“下一步我们准备先对新誉集团进行排查,看看他们公司近期有没有无故失踪,或者突然离职的人员……”

    穆旭尧这才点头:“去吧”。

    “是!”

    何小虎走后,穆旭尧看着桌上的资料,新誉集团,那个女人就说她在新誉集团上班!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不可抑制的念头!

    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只隔了几秒就听门口传来何小虎中气十足的声音:“头”

    穆旭尧轻送了口气:“你去重点查查新誉集团的翻译部”

    “头,根据张岩刚刚拿到新誉集团近半年的人事资料显示,新誉集团翻译部近半年只有一个女性人员在26天前请了几天的假后,就一直没回去上班,而她离开大家视线的时间就在尸体死亡的前一个星期左右。”

    何小虎刚刚才从张岩手里拿到这些资料,听到穆旭尧的怀疑,直接是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语气中的惊讶显而易见,头儿真是神了!

    “背景?”

    “这……人事资料才调出来,现在只知道对方名叫郑海薇,外地人,其它还没来得急查。”李小虎觉得头有些麻。

    “那还不快去。”

    “是!”

    何小虎应声出门之后,穆旭尧再也看不下手里的东西,快速的将脑海里关于遇上莘以墨以来的所有事情过了一遍,当机立断的拿起桌上的电话。

    莘以墨怎么也没料到警方的动作会这么快,所以自然而然的也没有料到自己会连续两天都进了局子。

    当知道穆旭尧带着人来负责查郑海薇的时候,她就知道麻烦来了。

    而且她是直接被穆旭尧拉进他的车里带来的,这待遇……

    当然是因为穆旭尧清楚的知道这女人有多鬼,还是放在眼皮子地下更加的放心。

    因为进门时的待遇不一样,所以莘以墨在审讯室里受到的接待自然更为特殊——

    莘以墨一个人在‘单间’里面待了大概有好几个小时,终于才见到何小虎跟在穆旭尧身后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

    莘以墨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把她晾在这里不给吃不给喝的两个多小时,还做出这么一副样子,当她是吓大的啊!

    两道身影在莘以墨对面落座,何小虎将笔录本放下:

    “姓名?”

    “你昨天不是才登记过么,这么健忘怎么当警察的啊,当年考试的时候作弊了吧?”

    莘以墨正在气头上,何小虎成了炮灰,只能默默的拿笔在姓名栏写上‘莘以墨’三个字。

    “你和郑海薇是什么关系?”

    莘以墨老神在在的坐着,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

    何小虎一拍桌子;“我们是在调查案子,请你好好配合我们,这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莘以墨:“……”

    “别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儿了,老实告诉你,我们手里要是没有证据,也不会直接把你带到这里来。”

    莘以墨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要是真查到证据的话,还用在这里跟她磨嘴皮子?

    “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一五一十的都说出来。”何小虎努力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死死的盯着莘以墨问道。

    莘以墨越看他这幅样子越觉得好笑,所以她就真的笑出来了:“噗——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想知道什么,让我怎么回答啊?”

    “你笑什么,好好说话!你知不知道这是刑事案件,知情不报一样要负刑事责任的!”

    “警察同志,我坐在这里已经两个多小时了,连口水都没喝过,嗓子都快冒烟儿了,你要我怎么好好说话啊?”

    好好说话?昨天才闹那么一场,今天要真是跟你好好说话,只能说明我心里有鬼!

    何小虎听着她的口气,觉得她有要服软的迹象,正想乘胜追击,却见到穆旭尧在朝他使眼色。

    穆旭尧深深的看了莘以墨一眼,朝何小虎使了个眼色,何小虎立刻开门走了出去。

    “11月1号的晚上你在哪里?”穆旭尧的话就和他的人一样冷冰冰的。

    “出门去找地方玩儿了”莘以墨毫不犹豫的回答。

    “哦,去了哪儿。”

    “是我在网上看到的一个聚会,觉得不错就去了。”

    “时间,地点,有谁可以给你作证。”

    莘以墨露出一副郁闷的表情:“没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