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74章 菜里没有毒

正文 第74章 菜里没有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哪知莘以墨一见他点头,立刻就放下了手里的菜单,也不顾身旁侍者惊异的眼神,拉着他就直接往门外走去。

    “往哪儿走啊你。”穆旭尧被莘以墨带着出门,却没有让他上车,而且带着他一路往路边另一条路钻。

    为什么说是钻呢,因为过了大马路之后,莘以墨就轻车熟路的带着他进了一条两米多宽的巷子。穆旭尧也总算知道莘以墨为什么带着他在大冷天里吹着冷风过马路了,因为车子根本开不进这里来。

    巷子虽然有两米多宽,但是一路上卖各种吃食的商户基本都把摊子摆了一部分在外面,用锅里那热气腾腾吸引顾客,中间留下的地方也就能过几个人。

    穆旭尧心中有些疑惑,在H市工作好些年了,他还真没来过这地方,莘以墨来这里应该也没多久,怎么就能找着这地方?

    穆旭尧当然不会知道,每个孩纸心中都有一只吃货,只是莘以墨和大多数人一样,没有抵抗住~

    莘以墨拉着穆旭尧在人潮中熟门熟路的窜动,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一直紧紧抓着穆旭尧的手。

    至于穆旭尧,他当然是发现了。

    不过这感觉不错的样子,他也就勉为其难的让莘以墨拉着吧,免得待会儿莘以墨走丢了,他还得到处找人。

    此时的穆警司完全没有意识到,莘以墨对这条街绝对比他熟,真要是有人走丢,也不该是莘以墨~

    两人一路窜了近十分钟左右,莘以墨才拉着他进了一家小店。

    这真的就是一家‘小’店,油腻腻的招牌上写着‘重庆火锅’整个店面也就二十来个平方的样子,一共摆着8张桌子,光看着就觉得‘暖和’。桌面的中间都掏了一个圆形,穆旭尧知道,那是用来放火锅的锅子用的。

    此时的店里已经坐上了几桌人,莘以墨拉着他刚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立刻就有人上前招呼:“两位要点什么。”

    来人是个中年妇女,没有菜单,也没有介绍,只是拿着纸笔站在一旁等着两人点菜。

    莘以墨看向穆旭尧,知道他肯定是没来过这地方的,所以指着墙上的大保鲜柜解释道:“那些,都是可以点的。”

    “锅底就要鸳鸯锅,微辣就好,然后鸭肠、毛肚,腐竹、金针菇、香菇……”莘以墨一连点了好些东西,这才问穆旭尧:“选好没?”

    穆旭尧摇摇头:“先吃着,等会再点其他的。”

    莘以墨笑着点头,那应该是老板娘的中年妇女对两人说了一句:“马上来”便笑着走开。

    几分钟后,妇人端着一个锅子走了回来,这里的用的是老式的铜火锅,妇人把锅子在桌上固定好,点上火,又把莘以墨刚刚点的菜送了过来,留下一句:“慢慢吃”便离开。

    穆旭尧这才知道,莘以墨报出的一串菜名虽然多,但是这一份份的量却是少的可怜,这点儿东西,够不够莘以墨吃都还两说。

    锅里本来就是沸水,此刻正咕噜噜的冒着热气翻滚着,莘以墨也不说话,直接就将几样需要久煮的菜倒了进去,这才笑道:“第一次来这里吧?”

    穆旭尧点点头,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你……”

    “呦,毛肚能吃了!”

    穆旭尧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莘以墨就突然叫了起来。这声音放在周围嘈杂的环境里并不算大,不过也足够吸引穆旭尧的注意了。

    莘以墨捞起一大片毛肚,放进穆旭尧碗里,脸上的笑容堪比骄阳:“尝尝,这东西味道最好了。”

    那一刻,穆旭尧觉得,就算莘以墨放进他碗里的是毒药,他也一定会吃了。因为莘以墨那样的笑容太过迷人,让他沉溺。

    当然,莘以墨夹给他的菜里并没有毒。在桌上的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莘以墨又让人上了一次菜,不过这回上的都是蔬菜一类,晚上吃太多肉不消化。

    莘以墨是知道穆旭尧不怎么吃辣的,所以要了个鸳鸯锅,就是为他备了一份清汤,而她自己则是一份微辣的红汤。青菜裹油是众所周知,于是几夹青菜下肚,莘以墨已经被菜上的红油辣得红了脸,嘴里不停的哈着气。

    两人都知道明天有要紧事,所以连啤酒都没有点,可穆旭尧看着对面莘以墨因为哈气而微微张开的小嘴,和时不时吐出的舌头,突然觉得一股醉意涌进大脑。

    莘以墨那时不时微微吐出的小舌,就好像是带着魔力,在诱惑着他,向前一点……再向前一点……

    “很辣吗?”穆旭尧看着莘以墨有些湿润的眼角。

    莘以墨不住的点头,她是C省人,但并不是在C省长大的,也并不怎么嗜辣,今天也只是突发奇想来吃点辣的,却不想这家店的辣椒真不是一般的辣,她甚至觉得自己的眼角都被辣痛了。

    “我帮你。”见此,穆旭尧淡淡的飘出一句话来,然后朝莘以墨靠了过去。

    这不是莘以墨第一次和穆旭尧接吻,不同的是,之前穆旭尧的唇都带着淡淡凉意,这回也不知道是不是吃火锅的关系,他的唇一反常态的火热,带着一种难言的强势和霸道,直接撬开了莘以墨的唇,然后是牙关。

    就在莘以墨刚刚展现出对这强势来袭的‘不速之客’的排斥时,穆旭尧的速度又慢了下来,温柔而不失霸道的开始****她口腔里的每一处,似乎想把她嘴里那不适的感觉全都吸走……

    “你刚才……”莘以墨红着脸,也不知是羞的还是辣的。

    “不用谢。”穆旭尧唇角微勾。

    莘以墨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里,狠狠瞪了穆旭尧一眼之后,再也没正眼看他。

    两人之间陷入一种诡异的沉寂,没人说话,但并不代表没有交流。

    这样的气氛一直到两人吃完饭回了家,穆旭尧拉着莘以墨坐在了沙发上,神情严肃。

    “我该去洗澡了。”莘以墨被穆旭尧看得有些发麻,找了个借口就准备溜之大吉。

    “坐下。”穆旭尧一把按住她的肩头,半蹲下身,让莘以墨的目光与之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