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6章 顺风车

正文 第6章 顺风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穆旭尧刚要发动车子,就发现身边多了个人,脸色阴了下来:“你干什么?”

    “送我一程,反正你顺路!”

    穆旭尧移回视线看向车窗外,语气快速而冷冽道,“下车!”

    “我不下,要不你就送我一程!要不你就杀了我吧!”刚刚在外面还没有察觉,现在到了车子里才知道外面有多冷,她怎么可能下去!

    穆旭尧脑中闪过孔老夫子的一句话: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两者的混合体!

    知道多说无益,穆旭尧没再理她,发动车子,一个漂亮的转弯将车滑出了停车场。

    车子在路上行驶了一段路程,眼见他就要到家了,这女人却还没一点要说出她住哪的样子。

    送她一程?难道她和他住一条路下去?

    穆旭尧有些烦躁:“你到底住哪?”

    “你去哪我就去哪。”莘以墨很平静的说出一句。

    好困啊,要不是这男人突然说话,她都要睡着了。

    她没觉说错话,倒是让一旁的穆旭尧心里一顿,重重地踩下了刹车。

    “下车!”穆旭尧转头朝她怒喝一声,他彻底失去了和她周旋的耐心。

    这个女人就是典型的太妹,偷钱包,大半夜了不回家,还一点不知羞的说着那样放浪的话!

    “我不下!这大半夜的你让我一个女孩子上哪去?”

    “回你自己家!”

    “不是还没到吗”

    穆旭尧狠眯了眼,耐心耗尽,直接推开他这边车门,绕过车头来到她这边,开门,伸手拽上她的手臂。

    “哎哟,干嘛,懂不懂怜香惜玉啊!我不下……”

    莘以墨一手死死的抓着身边的挡把,死活就是不撒手,手臂上传来生生的痛楚。这个混蛋,居然这么粗暴!

    “你给我下车,这里到处都可以打车,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就是别再跟着我了!”

    “你神经病啊!都走到这里了我放着顺风车不搭跑去打车,傻啊?!”

    “你跟我住同一个地方?”穆旭尧拉扯的动作顿了顿,不是他多疑,那一刻,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想,她这么死乞白赖地跟着他,从她今早出现他车前一晃而过,然后再在咖啡厅里遇到她偷包刚好被他抓住。

    这世界上哪来这么多的巧合?她处心积虑地在他面前出现,然后再到警局一个劲和警队的人纠缠,现在又坐在他的车里不肯出来,死乞白赖的要跟着他?这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一切!

    “你一定要跟着我吗?”他的双眼微微眯起,犀利地扫射在她的脸上,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是啊!”莘以墨想也不想的回到。

    而他也不再多说什么,松了手,回到驾驶座,没再看她一眼。

    然后,一路到了他公寓所在的小区,还是没理她,径直下了车朝着电梯走去。

    莘以墨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紧紧跟上。

    第6章好戏

    “哇,你家看起来不错啊!”

    莘以墨看着这间以象牙白色为主的客厅,宽敞大气,沉稳中带着温馨,看得出是费了心思的。

    不过最吸引她的应该还是那片素雅的缎面窗帘,没有花俏的图案和繁重的缀饰,仅有一些格纹加以点缀,表现简洁而恬静的气质。

    “咦,这窗帘不错啊,我最近正想换个厚点的窗帘,这款看着不错。”

    说着就走过去在窗帘上摸了起来,透过窗帘的空隙,果然看到有一辆十分可疑的车子停在楼下,那位置,应该正好可以看到楼上的窗户。

    嘴角划过一抹凉薄的笑意,居然能够跟着穆旭尧这个刑侦老手的车一路回到这里还不被发现,本事不小啊!

    不过既然对方都如此捧场了,那她就把这场戏演下去吧。

    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来,莘以墨无聊的开始左看右看。

    穆旭尧却是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不再去关注她怎么又进了他家,又为什么不走。

    或者说,他根本就无视于莘以墨的存在,仿佛她就是空气一般,在沙发边,她的面前脱掉外套,接着脱掉上衣,露出结实而性感的胸肌……

    莘以墨看着窗帘上印出穆旭尧的倒影,起身朝着穆旭尧进了两步,嘴里啧啧出声:“哇,你身材真好!”

    穆旭尧依旧当她是空气,一言不发的转身朝浴室走去。

    莘以墨立即跟上,眼神不经意的瞄过近处的窗帘,上面的影子就如两个人相携一起离开一般。

    看着穆旭尧先她一步进了尽头的浴室,莘以墨这才有空慢慢的打量起一旁的房间来,这应该是穆旭尧的卧室,如他的人一般干净利落,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一盏灯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装饰。

    看得莘以墨暗暗咂舌,这人还真是死板到没有一点情趣……

    浴室的门“砰”一响后打开,然后裸着上身的穆旭尧又出来了,发丝上还坠着让人嫉妒的透明水珠,他一手拿着白毛巾揉搓着发丝,那样子——好性感!

    莘以墨吞了吞口水,妈呀,她刚才怎么没发现这男人居然这么——这么——

    就在莘以墨吃货见到美食一般的眼神下,穆旭尧毫不在意的走到餐桌边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一口喝尽,然后转身走向卧室,“砰”地一声甩上了门。

    莘以墨被这声响震得眼皮一跳,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发花痴了,顿时囧了。

    不过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心中却是有些怅然的感觉。

    “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算了,她还是上楼洗洗睡吧。

    拿起自己包包,开门,又看了看门口的电灯开关,关门,走人。

    穆旭尧听到关门的声音,点了支烟闷闷地抽起,回想昨日与她撞见的种种,心里都深深有着不确定,她那张装得就像真的一样的脸孔让他无法分辨。

    可是,她这样死赖着他,要用什么解释才合理?想起她偷包到掉包那短短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他又对她的身份产生了莫大怀疑。

    这点他倒是有十足的把握,以他从事多年的刑侦专业来看,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这个女人,到底想从他身边得到什么?

    不过她如果真是卧底,谁又会坦白告诉自己实情,看来真相还得他亲自去探实,这段时间可能还真得跟她耗上了……

    而在穆旭尧不知道的楼下,一辆黑色的商务车里传来一道警惕的声音:

    “都这么久了,怎么也没见有人出来关灯啊,这多费电啊?”

    “你傻啊,这穆旭尧怎么说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吧?衣服都脱了,美人在怀,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你能记得要关灯省几个电费啊!”

    “也对……”

    “什么叫也对!摆明就是好吧,这种时候都不忘了抠门儿,活该你打一辈子光棍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