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65章 处处是疑点

正文 第65章 处处是疑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村里有好心的大婶想给向亮向影牵个线,于是找到向亮探口气,意思大概就是,既然你俩都那样了,男未婚女未嫁的,干脆就凑一堆吧。

    结果向亮当场就把人赶了出来,还冲着门外大吼:“就那么一个傻子,玩玩都算看得起她了,居然还想让我娶回家,当我傻啊!”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农村更是如此,向亮的话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虽然那为大婶没有往外说什么,但是一来二去的,大家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再后来,这话不知怎么的,就传进了向有德的耳朵里。他自幼和妹妹相依为命,本来就对自己没有保护好妹妹,让她被人欺负了耿耿于怀,这下听到这些话更是气得吐血。”

    话说到这里,大家也都明白了,都到了这份上,是个正常人都会气得想杀人的。

    果然,就听何小虎又道:“向有德是个聪明人,他想杀向亮,但却不想搭上自己。用他的话来说,他要是进去了,就没人照顾他妹妹了。他足足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计划,要怎么干掉向亮。”

    说道这里,他停了一下,朝两人问道:“你们猜猜,他为什么要选择用绳子勒死向亮,而不是其他办法?”

    穆旭尧眯眸,这点,他还真是想不出来。一般来说,出于泄愤杀人的,都会倾向用比较残忍的手段来杀害受害者。

    最直接也是最常见的,就是用刀,因为鲜血,才是最直接的宣泄方式。比如在向家村发现的那四具骷髅,就是被老人们乱刀砍死。

    而用绳子把人勒死这种手法,不像用刀可以把握机会一击致命,用绳子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需要合适的机会把绳子套在受害人的脖子上,还要防止他开口求救暴露自己。

    最重要的,不是每个人都有力气可以把一个活人用绳子勒死……

    “她晕血……”莘以墨淡淡的开口。

    “咦,以墨姐你怎么知道的?”何小虎惊讶的抬头看来。

    “目睹四个活人在自己眼前被杀死,还是那样残忍的死法,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产生心理阴影,甚至出现心理障碍也不出奇。向有德应该就是在那之后才开始晕血的,我建议给向有德做个心理检测。”

    说完这番话,莘以墨似乎轻松了不少,靠着抱枕就陷进了沙发里。

    穆旭尧眼中的深沉一闪而过,深深的看了莘以墨一眼,却没有说话。

    “以墨姐你可真是神了,向有德的确交代,他是在那之后才开始晕血的。”何小虎惊讶出声:“不过你不说的话,我还真想不到这家伙可能有心理疾病,一直看他都满正常的……”

    穆旭尧唇边勾起一丝弧度,瞟了一眼何小虎,微微摇头。

    何小虎却是丝毫不知,立刻转身往门外走。

    穆旭尧知道,他是去找人给向有德做心理测验去了。

    “你应该很清楚,在我们的国家,心里疾病并不能作为对杀人犯减刑或轻判的理由。”穆旭尧的声音很冷,很淡。

    “你以为虎子不知道么?可他依然愿意去试试。”莘以墨对穆旭尧看穿她的心思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那天在向家村,就见过向有德了。”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

    莘以墨挑眉,毫不遮掩:“见过,怎么了?”

    见过,哼,他就不相信,莘以墨会没看出来向有德身上那股杀气!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这回查到有向有德这个人,这回他恐怕也要被向有才和向有良骗了。

    毕竟事发的时间太久,尸体又被泡得基本没什么线索可查。就连勒死向亮的绳子,在向家村也是家家都有的,根本没办法通过这些锁定某个人。

    别看穆旭尧当时信誓旦旦的告诉何小虎向有德就是凶手,其实他手里一点证据都没有,他也是猜测的。不为别的,就为在见到向有德时,他身上那还没有消下去的杀气!

    杀气,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这种东西一般人是看出不来的,除了一些本身就杀人如麻,或者感知灵敏的人,也就只有一些有经验的老刑警才能察觉一些了。

    不过穆旭尧心里清楚,莘以墨肯定是知道的。不为别的,就因为她能在那些人的手中逃过一次又一次,那么她察觉危险的能力,就觉对不可小视。

    或许是由于曾经见过的血腥场面给向有德的震撼太大,所以他在杀了人之后,满身的杀气久久不能平复。穆旭尧见到他的时候都能察觉到的杀气,那么之前就见过他的莘以墨,又有什么理由察觉不出来呢?

    见穆旭尧不说话,莘以墨也没有开口,她自然知道穆旭尧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天在田里遇上向有德的时候,她不仅发现了他满身的杀气,还发现了他是左撇子。

    也就是说,他左手的力气比右手要大。刚刚做完尸检的莘以墨,自然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可是这又什么样,她只是法医,她只负责尸检就好了。拍的那些照片,也只是为自己脱队找的借口而已,她才没有抱着什么要为穆旭尧考虑的心思,绝对没有!

    办公室里再次陷入了安静,只听到莘以墨噼里啪啦打电脑的声音。

    穆旭尧盯着莘以墨,眼中各种神色翻来覆去,他想到了另外一些事情,一些让他觉得心惊的事情……

    首先,他确定莘以墨并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但也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这点,从她日常的行为中就可以窥见一二。

    可是,怕麻烦,却选择了法医这样一个行业?也太矛盾了吧?

    还有一点,她为什么要帮助陈氏的孤女?同情心泛滥吗?还是别有目的……

    还有郑海薇的案子,现在回想起来,也处处是疑点。

    当然,这里的疑点,指的是莘以墨身上,案子本身,穆旭尧相信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比如按照莘以墨表现出的性格来看,在知道新誉集团内部有问题,而且自身还处于那样一种不安全状态的时候,她最应该做的应该是赶紧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而不是不怕死的跑去查找郑海薇的尸体,还在上面留下‘证据’帮助警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