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60章 意识到很重要的事

正文 第60章 意识到很重要的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

    莘以墨在一旁听着,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

    何小虎对穆旭尧点点头:“已经在查这些人的家庭状况了,明天应该就会有结果了。”

    见穆旭尧点头,何小虎又安静的退了出去。

    莘以墨偷偷瞄着依旧专心的穆旭尧,眼中的复杂一闪而过。

    却又狠狠的敲了两下自己头:莘以墨啊莘以墨,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最近怎么老是这样摇摆不定,你还知道你自己该做什么吗!”

    在心底默默的将自己数落一遍,莘以墨抬头,就迎上穆旭尧探究的目光。

    “有、有事?”莘以墨有些结巴的问。

    穆旭尧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淡:“没有。”便低下头不再看她。

    莘以墨舔舔有些干燥的唇,若有所思。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晚上回家的路上,莘以墨让穆旭尧在百货商场停了车。穆旭尧推着车跟在莘以墨身后,看着她想也不想的往车里扔着东西,小到牙刷、毛巾,衣物、大到床上用品,眼中的深沉一闪而过。

    最后,莘以墨走到了化妆品专柜。穆旭尧敢发誓,他远远的见过这个地方,但这绝对是第一次来……

    “欢迎光临”见到两人进来,柜台的导购小姐亲切的笑道。

    结果莘以墨走到柜台前,手指一一点过:“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每样一瓶。”

    导购小姐有些僵硬的笑容立刻变得灿烂:“您稍等”

    两人出门的时候,穆旭尧还是收到了导购们各种各样的目光,不为别的,就为刷卡买单的人是莘以墨自己…

    从进门到买单走人,总共花了不到5分钟的时间,其中还有4分钟是用来等待导购员点货和开单的……

    穆旭尧虽然听过手下人各种抱怨陪着老婆或者女友逛街的惨状,但是他自己并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对莘以墨的速度也只是觉得不想听人说的女人那么夸张而已。

    不过莘以墨是普通女人么?

    接下来的时间里,穆旭尧才算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分秒必争,井井有条。

    一进门,莘以墨就将从穆旭尧手里接过新买的床单等物,直接塞进了洗衣机里。

    然后穆旭尧把东西拿进客房放下,就见到她已经烧好水开始煮面了。

    见他出来,莘以墨立刻问道:“今晚吃面,你吃香菜吗?放不放醋?”

    见穆旭尧点头,她才拿起醋和案板上的剩下的香菜放进了另一个碗里。

    穆旭尧微微蹙眉,手受伤了动作还这么快:“你手上的伤口不能见水。”

    莘以墨回头指了指手边的东西:“有这个,不怕。”

    穆旭尧跟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放着一双她刚在商场买的塑料手套,眼中闪过一抹了然。

    “面好了,自己过来端吧。”

    就在他思忖见,莘以墨已经把面都捞进碗里,招呼着他。

    穆旭尧走上前,就见莘以墨已经拿着一块帕子,准备端自己那碗,连忙阻止她:“我来。”

    莘以墨的动作顿了顿,将手里的帕子递给他:“谢谢,小心烫。”

    穆旭尧没有接话,接过莘以墨递来的帕子,端起面碗就朝餐桌走去。

    莘以墨转身拿着筷子到椅子上坐好,穆旭尧也正好将自己那碗面端了上来。

    莘以墨煮面的手艺也很不错,起码两人都把碗里的面吃的干干净净,连汤都没有剩下。

    饭饱之后,穆旭尧主动承担了刷碗的任务,莘以墨则开始在客房里忙的不亦乐乎。

    穆旭尧家的格局和她家是一样的,两室两厅,两间卧室的大小是一样的,不过因为穆旭尧住了靠客厅的房间,所以莘以墨住的是更靠近对面浴室的一间。

    穆旭尧家最大的优点就是整洁,没有一样多余的东西,所以这间客房除了一个空荡荡的衣柜和一张放着床垫的床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这也方便了莘以墨打理。

    将刚刚从商场买来的东西整理放好,莘以墨看了看时间,一个半小时,便走到洗衣机前取出了之前放进去的床单等物品,挂在阳台上让风吹着散散味。

    床垫上她已经用刚买的棉被铺了一层,等床单被套撒完热,就先装上凑合着吧。

    穆旭尧坐在客厅里,看着莘以墨各种忙碌,心中突然觉得有些疼。

    莘以墨以前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才会让她如此的草木皆兵?

    她今天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刚刚又在商场买了那些,已经很明白的表达了她不想再要楼上房子里任何东西的意思。

    显然,她不是什么洁癖到不能接受自己房间进过生人碰过自己东西的人,那么原因就只有一个,她担心对方会在房间的东西上做手脚。

    所以,里面的任何东西她都不想触碰。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能让她如此的敬小慎微?

    想到第一次正面对上莘以墨时,她那嚣张的态度,穆旭尧只觉得心就像是被人用钝刀子在慢慢割着一般的痛,只为莘以墨……

    莘以墨收了外面的睡衣,进浴室洗了个澡,出来就见到穆旭尧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

    奇怪的将自己打量一番,确认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奇怪之后,道:“看我干什么,不认识了?”

    穆旭尧看着她,她里面穿着淡粉色的睡衣,外面罩着一件加厚的浴袍,脚上踩着毛茸茸的拖鞋,长长的裤腿遮住了脚踝。头上戴着干发帽,可依旧有几缕湿发粘在额角,不时的会有水珠滴下。

    一身上下,全都是刚才在商场里他看着买的。可不知怎么的,穆旭尧就觉得这些东西穿在她的身上,比之前在商场里看到是要可爱很多,给人一种感觉——十分可口!

    听见莘以墨问话,穆旭尧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喉结上下动了动道:“只是觉得你大晚上的,在一个男人家里穿成这样,难道就不怕我想歪么?”

    莘以墨瘪嘴:“我全身可都包严……”话没说完,她自己就意识到不对,没再说下去。

    按理说,穆旭尧这时候应该嘲笑她,可是穆旭尧没有,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