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59章 找不出漏洞的口供

正文 第59章 找不出漏洞的口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哟,心理建设做的不错嘛……”莘以墨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嘲讽,大大咧咧坐到一旁椅子上。

    向有才没有说话,眼神依旧朝着她的方向,不过略显空洞。

    莘以墨心中冷嗤,心理建设确实做得不错,可惜心理素质太差。

    “说吧。”莘以墨看也没看对面的向有才。

    “我没什么好说的了。”向有才的声音带着些许淡然,还有一些放松。

    莘以墨笑了笑:“这么说,你不仅承认是你跟其他人一起杀害了张江、陈羽、李阳、李欧四个人,还承认跟向有良一起杀了向亮?”

    “向亮……”向有才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莘以墨冷笑:“向有良已经都交代了,是你和他一起,用绳子勒死了向亮。”

    向有才的眼神黯了下去,口气却变成了咬牙切齿:“那畜生,该死!杀了他是替天行道!”

    见他终于露出不一样的神情,莘以墨将他上上下下一番打量之后,推开门走出了审讯室。

    刚进刑警大厅,就遇上何小虎:“以墨姐,头儿正找你呢。”

    “好”莘以墨点头表示知道。

    何小虎也就转身忙自己的去了,莘以墨没有办公桌,大多时间都待在穆旭尧的办公室,不担心两人碰不上。

    “找我有事?”莘以墨坐到穆旭尧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你的手,该换药了。”穆旭尧起身走到柜子前。

    “哦”莘以墨看着他拿着药箱走到沙发前,也起身走了过去,乖宝宝似得伸出手。

    穆旭尧小心的揭开之前包扎在上面的纱布,可伤口经过一夜的生长,总有些血渍粘在伤口上,饶是他的动作再轻,还是疼的莘以墨轻呼出声:“疼。”

    穆旭尧挑眉:“现在知道疼了,当时怎么就不小心一点。”

    莘以墨看着他的样子,自觉的穆旭尧脸上冷淡的表情是那么的欠扁,恶声恶气道:“轻点。”

    “这我可没办法,清洗伤口怎么都会有些疼痛的。”穆旭尧嘴上说着,但手上的动作还是放缓了不少。

    莘以墨不再说话,看着他用双氧水仔细清洗干净伤口上的血渍和药剂,然后拿出云南白药抹上。

    “别,拿两个创口贴贴上就行,这样包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受了多大的伤呢,做事也一点都不方便”见穆旭尧又准备拿纱布给伤口包上,莘以墨赶忙出声阻止。

    穆旭尧看了她一眼,拿出5个创口贴,4横一竖,贴得十分牢固。

    莘以墨默默看了一眼,心中腹诽,这和包纱布有区别么?

    等穆旭尧将一切收拾停当已经是12点过,到饭点儿了。

    刑警部的人虽然忙起来可以一天不吃饭,但平日里只要不忙,饮食还算规律。所以莘以墨有幸享受了一把,坐在桌边等穆大警官打饭回来。

    “给”穆旭尧将一个餐盘放在莘以墨面前。

    看着面前清淡的菜式,莘以墨微微蹙眉。

    很不幸的,她这一动作落入了一直观察着她的穆旭尧眼中:“刺激性食物对身体没好处。”

    “可是这样的菜,看着就没胃口啊……”莘以墨并不打算说实话。

    “你应该很清楚刺激性食物对伤口的恢复有什么影响。”总之一句话,没得商量。

    莘以墨嘟嘴,伸手握着勺子巴拉进一口米饭,赞道:“这米不错。”

    下一秒,一颗卤蛋进了她的餐盘里。

    莘以墨抬头,迎上穆旭尧带着些许笑意的眼神:“将就吃点吧,这卤蛋的味道还算不错。”

    莘以墨眨巴眨巴眼,脑海中闪现几个大字:不是吧?

    “那个……我有。”莘以墨指了指自己盘子里的卤蛋。

    穆旭尧拔过她盘里的小菜:“算我们交换。”

    莘以墨只想找个地缝转进去!

    不是吧,居然被他看出来她是嫌菜差,在耍小性儿……

    穆旭尧看着莘以墨一副炯炯有神的模样,眼中的笑意一闪而过。他也是在听到莘以墨那句‘这米不错’才想到这上面的。

    莘以墨的厨艺他见识过,会吃的人不一定会做,但会做的人,一定是会吃的,莘以墨的手艺那么好,对食物挑剔也是正常。不过向来都是走成熟路线的莘以墨居然因为菜不好吃耍小性子,倒真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刚刚莘以墨面上的表情,分明就是在说,这些菜喂猪都不吃……

    而他居然吃了这么多年的‘猪食’,还吃的十分习惯……

    不过看着莘以墨居然用两颗卤蛋就着吃完了所有米饭,他还是颇有成就感的说。

    食堂的餐具是需要自己清洗的,不过鉴于莘以墨的手不能碰水,所以穆旭尧自然承担下了这项工作。

    两人离开食堂,刚回办公室坐下,何小虎就拿了东西进来:

    “头儿,向家村一案所有人的口供都在这里了。所有人都对集体杀害张江、陈羽、李阳、李欧一事供认不讳,口供和现场回顾也没有问题。根据向有良和向有才交代,向亮是他们两人杀的,包括两人作案的动机,手法,时间,都没问题。”

    穆旭尧点头:“放下,先去忙吧。”

    何小虎出门后,穆旭尧便拿起口供一份份的翻阅起来。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所以只能希望可以从口供里发现一些不对。

    莘以墨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热茶,透过淡淡的雾气看着穆旭尧专注的身影,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迷茫起来。

    淡淡的呼出一口热气,手中的杯子雾气更甚,似乎使她整个都融进了一片迷雾之中。

    穆旭尧的动作很快,十来份口供没一会就看完了,然后按响内线,叫来了何小虎:

    “受害人的DNA对比什么时候能出来?”

    “从白骨中提取DNA本身就比较耗时,法医部上午才刚刚完成,已经送去做对比了。”

    “那四个人的案底,查的怎么样了?”穆旭尧又问。

    何小虎微微迟疑了一下:“小县城比较封闭,加上他们犯的都是一些小案子,所以还需要时间仔细查。”

    穆旭尧点头:“一定要查仔细,四个人同时被害失踪,居然没人发现不对,这很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