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58章 搬下来住和我住

正文 第58章 搬下来住和我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莘以墨捧着奶茶,声音有些低:“还能怎么看啊……”

    穆旭尧想了想,道:“要不你搬下来和我住吧?”

    “噗”莘以墨一口奶茶,让办公室下起了奶茶雨……

    穆旭尧连忙解释:“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经过今天的事情后,你再单独一个人住已经不安全了。我那里反正有空房,你搬下来也方便我保护你,上班下班的还能有专职司机,考虑看看?”

    “哦~”莘以墨没想到穆旭尧居然也会玩这样的幽默,笑了笑道:“我算算啊,你是高级警司,要是换算出来的话,这得多大的官儿,才能用上你这个等级的司机啊?”

    “所以啊,你可要抓住了机会,好好过一把瘾。”穆旭尧顺势回道。

    莘以墨眯眸:“这么说,我要是不答应的话,似乎就亏了?”

    穆旭尧勾唇:“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能相信你吗?”莘以墨看着他。

    穆旭尧正面迎上她的眼神,郑重的点头:“下班后,绝不打扰你的生活。”

    莘以墨想了想,点头道:“今晚不喝粥了。”

    “好。”

    莘以墨放心的笑了,其实她心里也是怕的。既然已经敢登堂入室,自然也就说明对方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顾忌事情的影响。或者说,那东西对某些人的吸引,已经达到了让他们愿意不顾后果的地步。

    当然,这也是有限的。他们敢在莘以墨家里下手,却不一定敢在穆旭尧家里下手,原因很简单。在穆旭尧这个刑警的家里动手,等于在向警方宣战,没有谁会那么傻的。

    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穆旭尧挂掉之后道:“我有事情出去一下。”

    莘以墨点头,唇角的笑容在穆旭尧出门后变得邪肆。

    她当然不可能真的相信穆旭尧,问出那样的话,也不过就是觉得在那样的场景下,她需要配合一下气氛而已。

    不过想到穆旭尧那坚定的眼神和语气,心中还是有些微微的悸动……

    但这可不是她现在该考虑的,昨晚那些人撬门进屋,到底是知道她不会回家,所以才进去的。还是根本就是冲着她这个人去,结果她凑巧不在家?

    第二种可能,才是最合理和可能的解释。穆旭尧应该也是想到了这点,所以才会提出那样的建议。

    和穆旭尧住在一起,她虽然要多加小心平日里行事,但起码不用再多花心思去担心某些威胁,算起来也不亏。

    可是抛开一切不说,穆旭尧毕竟是个男人啊……跟一个男人同居,她还真是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赶走了脑子里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莘以墨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件事情没干,起身出了办公室。

    “以墨姐。”刚刚出门,就遇上了拿着文件的何小虎。

    莘以墨朝他笑笑:“向家村的人在哪里?”

    “以墨姐要找他们?我带你去吧,你等我把东西放好。”何小虎打开办公室的门,出来时,手上也空了:“我们走吧。”

    莘以墨点头:“谢了。”

    何小虎不好意思的笑笑:“跟我客气啥呀,这边走。”

    莘以墨第一个见到的是那个最先‘自首’的老人,他叫向有良。

    “有良”莘以墨反复的咀嚼着这个名字,继而嘲讽的笑了。对身边的何小虎道:“我这里应该还要不好时间,你先去忙吧。”

    “那行,我就先走了,以墨姐你有事就找我。”

    莘以墨点点头,也不管身边的小警员是什么表情,直接坐到了审讯室的椅子上。

    对面坐的是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看上去应该有六七十岁的年纪,此刻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看上去精神不是太好——换了谁精神也不可能好啊!

    不过莘以墨注意的并不是这些,她想的是,眼前这人,不满70周岁。

    微微叹了口气,莘以墨看向对面的老人:“向有良,你知道向家村化粪池里一共捞出来几具尸体吗?”

    向有良点头:“5具。”

    莘以墨点头:“知道他们都是怎么死的么?”

    点头。

    莘以墨加重语气:“我要听你告诉我,他们是怎么死的,起因,经过。”

    向有良似乎有点被她的语气吓到,抹了把昏花的老眼:“我昨天不是已经交代过了吗……”

    莘以墨摇头:“我知道你昨天交代过了,但我现在要听你现在再交代一次。”

    “这……”向有良迟疑。

    “别磨磨蹭蹭的。”莘以墨似乎很不耐烦。

    “因为忍无可忍所以杀了那四个小混混,又在3年后因为同样的事情杀了向亮,然后轻车熟路的抛尸,这倒是说得通。”

    莘以墨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若有所思:“不过我就奇怪了,杀陈亮一个人,怎么就用上你们这么多人了?难道不是两个人一人拉着绳子的一边,把他勒死的?”

    正低着头的向有良听到她这话,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清明,道:“我们……”

    “你们,什么叫你们,少拿这些话来骗我!告诉你,我就是法医,根据向亮身上的勒痕来看,对他动手的最多不超两个人,绳索上用出的力度,是平常只要稍微有锻炼的男人就能拥有的!”

    “是,是我和向有才,我们俩合伙,一人拉的一边……”

    “哦?是吗?你确定你说的是事实?,没有骗我?”莘以墨拉长了声音。

    “没有,没有……”向有良赶忙摇头。

    莘以墨挑唇:“看来在你这里是问不出什么来了,这样吧,我还是先去看看你说的那个向有才,看看他的话能不能和你的对上了。”

    向有良的嘴角动了动,看着莘以墨出了审讯室。

    门外,小警员还等在那里,见莘以墨出来,赶忙迎了上来。

    “有个叫向有才的,在哪里?”

    “哦,就在前面,我带您去吧。”小警员显得有些拘谨。

    莘以墨笑了笑:“我看上去很凶吗?”

    “没有……”小警员赶忙摇头。

    回答他的,是莘以墨一连串爽朗的笑声。

    向有良是个看上去有几分精明的农民,见到莘以墨进来,也没有丝毫的紧张,反而还一脸微笑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