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4章 搜身

正文 第4章 搜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早跟你说过这是我的钱包了,你们为什么不信呢?我还想问你,平白无故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非要说我偷了钱包,就凭我包里有两个钱包?你们就这么断案的吗?红色的是我的,里面有我的身份证件。另一个是我买来打算送男朋友的,这样说你能明白了吗?都清楚了吧,是不是可以放我回去了?”

    说完,还不忘朝穆旭尧眨眨眼,巧笑嫣然,眼中却带着一抹挑衅的意味。

    “掉包的钱放在哪?”他的声音传来,似乎带着一些烦躁。

    莘以墨却平静了下来:“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穆旭尧紧蹙眉头,对着边上的何小虎一扬手:“搜身……”

    莘以墨瞪大了眼,这个男人刚刚说了什么?

    “搜身?按照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六十六条‘对违法嫌疑人进行检查时,应当尊重被检查人的人格,不得以有损人格尊严的方式进行检查,对违法嫌疑人检查应当由两名与被检查人同性别的人民警察进行’

    同性!听见了么?是同性!你是连自己是男是女都不清楚还是小脑萎缩啊?让个男人来搜身,你们到底是警察还是风月场的妈妈桑啊!”

    莘以墨起身指着穆旭尧,瞪着一旁的何小虎,她现在是真的慌了,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正人君子的穆旭尧居然这么变态啊,居然让一个男人来搜她一个女人的身!那些东西就在她身上,绝对的一搜一个准儿啊!

    想到这里,她不禁暗恨那个死胖子,带那么多钱干嘛啊,大概有好几千块呢,已经构成数额较大的盗窃,根据规定可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罚金她是不怕,她怕的是这个死男人跟她这么不对盘,到时候要是给她来个并处,她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穆旭尧也没料到她会把话说得这样直接,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她如果不是小偷,但她法律意识度极高,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小市民。

    如果是小偷吧,这个案子就不是他这个刑警能管的,更别说搜身了,程序上就行不通。

    何小虎尴尬地站在一旁,见穆旭尧也怔在了那里不说话,眸中闪过一抹钦佩!这女人居然把他们头儿骂了!而头儿居然被骂得还不了嘴,这女的还真有两把刷子啊!

    穆旭尧反应过来时,就看见李小虎投来的异样眼光,他正了正神色,起身冷冷道:“拘留四十八小时!”

    “你凭什么拘留我!”莘以墨再次从椅子上跳起来喊道,可穆旭尧却没再理,朝着门口走去。

    门外的人一看到穆旭尧走来,忙呼啦啦地全消失不见,只有何小虎留在审讯室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这个女的今晚就呆着了?那他们不是得加班?

    一想到这个问题,何小虎也没空再理莘以墨,急急追出门去,在走道上叫住了穆旭尧。

    见他停下了脚步,何小虎深吸了口气,上前谄笑道:“头,我今天……家里有事……可不可以换个人……”

    穆旭尧看了他一会,随后冷笑:“我也没说让你守啊,你这么快就交代了?”

    何小虎面上闪过一抹窘色,立马又换了一副谄媚相:“头,我们是刑警啊,这抓小偷的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事!你如果觉得这小偷有问题就打个电话叫公安局那边的人来接走就得了,何必要插手呢?”

    这抓小偷的事确实不属于他们的职能范围,多管只会让公安那边觉得他们仗势欺人,狗拿耗子,吃力还不讨好。

    穆旭尧看着他,目光如炬。他并不是想插手逾权,只是想到今天早上在山底发生命案的现场见过她,直觉让他认为这女的和那桩事有什么牵扯,今天又看见她行窃的身手,如此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丁点儿值得怀疑的地方呢?

    可是,就如何小虎说的一样,他想早点破案也不能无视那边的职权,而他又没有证据证明这女人和今天早上发现的腐尸案有任何的关联。

    最后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把她的资料留下,顺便告诉她这段时间不要外出,随时等传讯!”

    “是,头!”知道不用守点,何小虎乐得一手捞起桌上的登记本冲进了审讯室。

    莘以墨起先死活不愿写,她可不想从系之后就进入警方的事先,想着身后时时刻刻都可能有穆旭尧的一双眼睛,她就忍不住的起鸡皮疙瘩。

    死皮赖脸地拖到了晚上,自己的肚子饿得呱呱叫了,看一眼对面面色铁青的何小虎,她才不情不愿地交出了身份证,让他登记。

    好吧,相比之下,她更不想在局子里过夜……

    “可以了!你走吧!记得这段时间不要乱跑,我们随时会叫你回来的!”何小虎整理好资料,起身对她说着。

    看着他走出门,莘以墨朝着大开的门撇撇嘴,没事就传唤她?她干了那么多事儿,最后却因为顺手牵羊进了局子,还留了底,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出门时,却看到大厅里现下还是灯火通明的,还没下班呢?莫不是就因为她?哼,活该,最好累死他!

    啊,不对不对,穆旭尧管的可都是刑事案件,累死他的话需要案件啊,她是好孩纸,绝对是盼着世界和平的!

    莘以墨古灵精似的笑了下,却在经过穆旭尧办公室时她忽然停住了脚,透着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正在沉思的男人。

    其实,穆旭尧长得挺好看的,冷了点,嚣张了点。

    莘以墨记得以前看过的穆旭尧的照片,端正威严的警服,配他那张面瘫的面孔,简直就堪比空调了。

    不过他冷归冷,怎么对谁都摆出这样一副态度?她虽然是他‘认为’的小偷,但好歹也是一漂亮的大姑娘啊,犯的着表现得活像是她欠了他多少钱不还似的!

    “你怎么还不走啊?还不舍得我们警局了?”身后响起一声严肃又带着点讥讽的男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