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46章 他这话几个意思

正文 第46章 他这话几个意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莘以墨眉头轻蹙,他这话几个意思?

    她正打算抵死不认,就听穆旭尧又道:“我们过两天准备开个庆功宴,不知莘大小姐是否赏脸?”

    莘以墨紧绷的神经微微一松,穆旭尧可能只是要找个借口邀请她吧,不过她到底要不要去呢?

    如果轻易的答应,会不会让人觉得可疑?

    但不去的话,应该会更可疑吧?而且她确实想去看看……

    “无功不受禄,而且警局的庆功宴,我一个外人,不太合适。”

    穆旭尧听闻这话,似乎早有准备,立刻接口道:“要不是你挖出了郑海薇的尸体,我们又怎么可能拉出王兴这条线,更不可能知道H市一直有人用人体藏、毒,还有接下来的倒卖蛇毒,这可都是你的功劳。”

    莘以墨听完,搞怪的噘嘴:“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更像是在说我一个人扯出了一串的事情,跟个惹事精一样?”

    穆旭尧的神情严肃起来:“请正式看待我们的工作,绝对不会因为怕事,怕麻烦,就给坏人可趁之机!”

    嘎!莘以墨在心中吐着舌头,这家伙,认真起来也很好看的样子……

    穆旭尧要是知道她此刻心中所想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反驳:我什么时候不认真了?

    一番口舌之后,莘以墨还是答应了下来。

    穆旭尧应该很赶时间,莘以墨松口答应之后,他立刻提出告辞。

    莘以墨自然不会留他,于是很巧的,在门口遇上了前来的老医生黎云初。

    两人心里各有打算,也没有多话,微微点头示意便分开。

    倒是莘以墨看到黎云初,脸上划过一缕似有似无的笑意,冲他笑笑。

    黎云初关上门后,大步到了莘以墨面前,冲着她狠狠的一鞠躬:“谢谢!”

    莘以墨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连忙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别别别,我可受不起,折寿的!”

    黎云初被他这幅模样逗笑了:“你真是个矛盾的人。”

    莘以墨没有接话。

    “我很好奇,按那位的性子,不可能了结糊涂案的。”这个他,自然是指穆旭尧。

    莘以墨笑笑:“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好,我不问。”黎云初也不是那种喜欢刨根问底的人:“不过有件事情,我一定要问清楚。”

    莘以墨看着他,眨眨眼:“行,问吧,不过我不一定回答就是了。”

    黎云初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让他可以问,但她不一定回答,这还真像是她的风格……

    说实话,眼前这女子他是一点都看不透,说她感性吧,做起事情来一板一眼,理智到根本不会受个人色彩的影响,尤其那双眼睛,有时就像长者一般,看破一切。

    说她理智吧,她又能为他这么个萍水相逢的人做那样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中间做了些什么,但黎云初很清楚,这次王兴的事情能这么快结案,里面绝对少不了她的手笔。

    而且他很清楚的记得,就在莘以墨发现他手上有银环蛇咬伤的时候,穆旭尧似乎也怀疑到他了。

    当时穆旭尧让他回忆他所知的,有多少人对银环蛇毒素有一定的了解,两难之际,是莘以墨出口替他解围,而且用的,就是他第一次与莘以墨见面时,在诊室里他说过的话。

    当时他就怀疑莘以墨是知道了什么,但却又觉得不可思议,警方的人在知道他有嫌疑之后不但不揭发他,还替他打掩护,这事怎么想怎么怪异,所以他也权当是自己想岔了。

    但是前几天他回去后仔细又把事情想了一遍,最后终于确定,莘以墨当时就是在有意的替他开脱!

    “你是一个好医生。”莘以墨开口。

    黎云初蹙眉,这句话,莘以墨已经不止一次的对他说过,可每听一次,他都能感觉到这话里的意思他无法理解。他是个好医生吗?是的,起码外界和他自己都是这样认为的,但是这话从莘以墨嘴里说出来,他就忍不住的想要去猜里面到底几重意思。

    “谢谢你救了他!”这话,是莘以墨由衷的感谢。

    黎云初的眉皱的更紧了,就因为他那天抢救回了穆旭尧,所以她帮他掩盖他杀人的事实?

    黎云初绝不相信这样蹩脚的理由!

    “希望你能救更多的人!”

    最后一句,更是让黎云初风中凌乱,这丫头今天没吃药吧?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莘以墨就是在打岔呢,既然她不想说,那他也就不问了。借口下面还有事,黎云初也离开了。

    看着门被关上,莘以墨总算是松了口气,先是穆旭尧,然后是黎云初,一个比一个考验她的心脏承受能力。

    穆旭尧不用说,那男人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信任过她。而黎云初,想来侦查能力也是不错的,她可不想一不小心在他面前露了底,所以只能小心翼翼了。

    不过王兴的案子已经算是结了,那么有了她提供资料的穆旭尧,应该在准备把那件事情提上来了吧?

    警局,穆旭尧一进大厅就被包围:

    “头,怎么样了?”

    “那边答应了吗?”

    穆旭尧冷眼环视这些平日里见到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小子,心中冷嗤:今天倒是一个个的都不怕死了?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何小虎,他虽然没有说话,但那双眼中浓浓的八卦之火早已出卖了他。

    事情要是从头说起似乎太过麻烦,所以还是简单一笔带过的好,主要内容就是:

    庆功宴确实是有的,不过却是何小虎在一众人的怂恿下去找的穆旭尧,当然,他心里有没有小算盘,就没人知道了。

    总之,穆旭尧答应了办个庆功宴,为大家打气,又莫名其貌的被何小虎绕了进去,觉得莘以墨也是此次事件的大功臣,怎么着也该感谢人家一下,然后就有了穆旭尧去找莘以墨的那一幕。

    不过已经关上门的穆旭尧不会知道,就在办公室的门关上那一刻,外面便响起了此即彼伏的哀嚎声:

    “我的爷爷啊!”

    何小虎径直走到那个正在叫爷爷的家伙面前,笑得那叫一个畅快:“叫祖宗都没用,快点,愿赌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