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45章 老医生讲故事

正文 第45章 老医生讲故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黎云初的故事发展很简单,他调到南方后,因为经常到处采药,跟山里另一位经常进山的姑娘相遇,然后相爱了。

    再后来,因为对当地熟悉,所以直接转业,成了当地的警察,然后结婚,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但就在女儿慢慢长大,黎云初的事业也开始起步的时候,一次出警后回来,却发现家里被翻得一团糟。妻和女儿倒在地上,早已没了呼吸。

    后来经鉴定,妻子和女儿身上均有被利器割伤的痕迹,孩子身上唯一的伤口在脖子上,离动脉不远的地方,身上有明显挣扎过的痕迹。而妻子则是和凶手发生过争执,被凶手一刀刺进肚子。

    家中值钱物件全都不翼而飞,认定是有人入室抢劫。妻子和歹徒发生争斗被刺伤,女儿也被凶手用利器刺伤。

    尸检过后,才知道妻子和女儿都是中了伤口上的银环蛇毒才死的,他从妻子女儿的身上提取毒素,然后一次次的试验,发现了那些毒素与普通银环蛇毒素不同。

    后来他终于根据种种证据推演出了妻女死亡现场的经过,应该是凶手拿刀架在孩子脖子上,威胁妻子交出家中财物,但孩子因为害怕挣扎,被匕首割伤。

    由于毒性快速,孩子被割伤后立刻陷入昏迷,护女心切的妻子便于凶手发生肢体冲突,然后凶手给了妻子一刀,妻子也晕了过去,然后凶手翻出家中所以值钱又方便携带的东西,现金,逃离现场。

    可惜那时候并不像现在这样到处都有监控,现场虽然提取到了凶手的指纹,但凭当时的条件,依旧无法找到凶手。

    黎云初十分后悔,自己只顾着工作没有时间多关心家人,要是他当时多打几次电话,或许就能发现不对,妻女就不用死。

    他离开了南方,离开了警队,他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警察,连杀自己妻女的凶手都抓不到的警察,算个什么东西?

    他走了,带着嫌犯的指纹,害死妻女的毒素,还有,对妻女的愧疚。

    他到了南方的医院做医生,开始醉心医学,开始研究各类蛇毒。众人都以为他是想要救南方每年上万因为中蛇毒而无辜丧命的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想继续研究那害死妻女的蛇毒,其中那种会提神蛇毒发作的东西是什么,哪是除了指纹以外,唯一还有可能帮他找到凶手的东西。

    听完这个故事,就连莘以墨也不禁在心中哀叹,老天有眼!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话果然不假。黎云初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王兴,他却因为她早就的阴差阳错,让两人撞到了一起。

    “你从那天发现这种毒素重现开始,就准备要杀王兴了?”

    黎云初点头,笑得依旧和煦:“别忘了,我也曾经是体制内的人,又在市医院工作,借着那毒素的幌子打探一些消息还是很容易的。在你们开始找王兴的时候,我也得到了关于王兴的资料。

    本来我已经不准备动手杀他了,落在警察手里,还是贩毒的罪名,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是因为人在警局,你没法下手吧……

    黎云初自然不知道莘以墨的想法,他接着道:“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来到医院。我偷偷留下了他的指纹,发现和当年留在我家中的指纹是一样的。

    我本来是想把他留给警方,可居然有人来救他,这是我绝对不愿意看到了,既然已经确定了他是凶手,我就立刻回研究室,拿了他当年用来害死我妻女的那种毒素,趁乱注射进那个畜生的体内。

    我熟悉医院的一切,只需要打个针而已,王兴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感觉,自然就不会有人发现我动过手脚。你说的没错,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掩饰什么,我太清楚警方的办案手段了,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掩饰。”

    莘以墨垂眸,确实,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掩饰。

    “你替张烨顶罪,其实是想着死你一个总比死两个强的心态吧?”

    黎云初只剩苦笑:“是啊,却没想到,穆警官会那么敏感。”

    “你知道张烨的身份?”

    黎云初点头:“小云那孩子我很喜欢,在她手机里见过张烨那孩子的照片,后来我问他,他也承认了。”

    莘以墨挑眉,口气意味深长:“他害了你,你却还想救他……”

    出了这么多事,穆旭尧肯定会把眼光放到研究室,黎云初只怕是跑不了了。

    “那孩子是个好的,就是心眼太实了点。”黎云初叹了口气。

    “你来跟我说这些,是准备去自首了?”

    黎云初没有说话,起身开门要走。

    “我还是那句话,王兴那种人渣不配让你替他偿命。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请多等几天。”莘以墨的声音不大,但带着自信。

    黎云初的身子僵了僵,没有回头的走了出去。

    后面事情,黎云初并不清楚,只知道几天以后,警方传来消息,有确实证据证明,王兴是系陈建华收受某势力的好处,在替王兴诊治的过程中下毒所害。

    办公室里,何小虎感叹出声:“啧啧,这陈建华还真不是个东西,看看他都做过些什么事啊,谋财害命,能干的他真是没少干过一件啊!可怜那个张烨了,你说他要是晚几天动手,等我们查到所有事情之后再来翻案,也不用为了这么个人渣赔上大好青春了,我查了下,那孩子人不错的,可惜就是踏错了路啊……”

    穆旭尧坐在一边听着他故作老成的感慨,心思却是一点没有松开,他总觉得这回的证据来的太容易了。

    何小虎好歹也跟了他几年了,对他的心思还是能猜到几分的,见他这幅样子,忍不住道:“头儿你也别那么阴暗了,事情都已经真相大白了,报告也打上去了,上面也收了,也没我们事了。

    对了,前几天以墨姐不是给提供了消息么?她出手绝对不是小事,我们还是把心思放在大事上吧。”他这纯属是打岔。

    穆旭尧没有接话,拿起东西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穆旭尧提着果篮出现在莘以墨的病房。

    莘以墨看到他手上的果篮,不解的抬眸。

    穆旭尧似乎知道她在疑惑什么,开口解释道:“算是谢礼了,这次的案子,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