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44章 他才是凶手

正文 第44章 他才是凶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有有有,都有。”听着穆旭尧的语气越加不善,陈峰赶紧答道。

    “说。”

    “那人就是我们市的,电话也留了,但是地址只是一个快递的代收点,他说会自己去取……至于名字,名字就是他的网名,叫做一曲高歌”

    穆旭尧眼神一沉,代收,网名,电话不用说,肯定也是假的,看来对方也不想别人找到。

    5mg,足够毒死好几个人了,如果在H市的地界上,再出一例与银环蛇毒素相关的命案。

    那么,就真是前途难料了……

    晚上,穆旭尧将莘以墨送回了医院,接过一个电话后,交代了她几句注意休息之类的话后,就急忙走了。

    莘以墨知道,他手下有个叫张岩的电脑高手,想来是查到了关于那个叫‘一曲高歌’的人的信息。

    穆旭尧接电话并没有避着她,她刚才听到电话里隐约传来张岩、找到、之类的词。

    她不知道那个一曲高歌到底是什么人,又是否在这件事情里扮演着什么角色,但是这些人,挡她的路了!

    本以为一个王兴,再加上一个陈妍玉,已经足够她的第一步计划。她不是没有想过计划如果出现意外,该怎么弥补,但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出这么一连串的事情。

    这样的情况下,穆旭尧手下警力有限,人手分散,时间就会越拖越久。重要的是,还有两个月就要过年了,警局一般都会争取多破获一些相对比较简单的案件,把一些进展缓慢的大案留着。

    相比于动黑水帮这种大动作,警方肯定会选择先抓到杀王兴的凶手,不让民众产生恐慌,好好过年。

    莘以墨端着热水的手缓缓收紧,她不能再等了!

    第二天一早,黎云初就提着早餐来看莘以墨。

    当时莘以墨正窝在沙发里懒懒的转着一个魔方,见老医生进来,便对他笑了笑,手上不停。

    “黎叔”王青蓝笑着打招呼。

    黎云初对她笑笑,等他将早点摆好时,莘以墨也正好完成最后一步,把一个成功复原的5阶魔方放在茶几上,看也不看的起身。

    老医生瞄了一眼,没有说话。

    倒是小护士惊讶的出声:“不是吧,之前几天你不是一面都没弄成功过么?”

    莘以墨笑着摇头,坐到椅子上,看样子是准备吃早点了。

    黎云初笑着道:“小蓝啊,你先出去找个地方吃点吧,我跟莘小姐有点事情要谈。”

    王青蓝一愣,不过立马反应过来:“哦,好的。”

    “谢谢。”

    莘以墨正吃得欢,就听黎云初开口道谢。

    莘以墨似乎并不意外,微微‘恩’了一声,手上的动作未停。

    黎云初明显没什么胃口,索性放下了筷子:“你为什么帮我?”

    “王兴不值得你以命换命,而且我不是警察,不追求什么真相大白,不关我的事,我干嘛要管。”说完,塞进剩下的半个小笼包。

    黎云初微微一笑,与她无关?他可是不信的……

    不过他更好奇的是另一件事情:“你,是什么时候怀疑到我的?”

    他曾经想过,会不会是因为他曾经在诊室对她的态度过于激动,所以才在事后引起了他的怀疑,但又觉得不大可能。

    “如果我说,从一开始,我就怀疑你,你会不会觉得奇怪?”

    黎云初摇头。

    莘以墨却笑了:“你一定以为,我是因为第一天见面时的对话,才怀疑你的吧?”

    “难道不是?”黎云初诧异了。

    莘以墨摇头:“我最先怀疑的是你,最先排除的还是你,就因为你那句话。”

    “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她的思维。

    “你明明知道我和警方有联系,还跟我说了那些话。杀王兴的人心思缜密,还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不该像你那样激动。”

    “那后来又为什么怀疑我?”

    “因为医院所有的人里,你的嫌疑是最大的,你符合各方面的条件。而且作为专业研究蛇毒的专家,你的手里有蛇毒。但是我依旧不敢确定是你,因为我如果是你,绝对不会用蛇毒去杀人,那不等于是昭告天下,说人是自己杀的吗。

    我也曾怀疑过你是欲盖弥彰,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东西。后来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一列出来么一个个的排除,正应了那句话‘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剩下的那个即使再不可思议,那也是事实’

    所以,凶手是你,毋庸置疑。手里有蛇毒,了解蛇毒的作用,对医院环境熟悉,接触过治疗王兴的相关人员,还曾经在部队或者警局工作过,只有你,最符合这些特征”

    莘以墨眼神犀利的盯着他,语气渐渐放缓:”你选择用银环蛇毒杀死王兴,应该是和你那无辜身亡的妻儿有关。而自你选择杀死王兴开始,就根本没想过要要逃。

    可反而因为这样,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掩饰自己的目的,却反而让警方束手束脚。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不留痕迹,无迹可查,却留下了一条最有可能暴露你的线索,反而洗清你的嫌疑。

    如果不是因为你曾经在诊室说过那些话,我想我并不会那么快就确定凶手是你。因为从表面上看,你和王兴根本没有任何交集,除了你曾经在南方工作过,连你妻女的死,都只是一笔带过。”

    黎云初笑了:“你可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

    莘以墨点头,知道正题来了,于是放下手中的筷子。

    黎云初的神色开始变得微妙起来,似乎在回忆,缅怀,带着痛苦,却透着快乐。

    “我出身在中医世家,从小学医。后来去了部队当兵,因为会医术识草药,被调到南方,成了常年生活在大山里的侦察兵。因为那里条件太艰苦,蛇虫鼠蚁的多,侦查小队又需要到处跑,一旦有人受伤,只有中医才能在最快的时间里,找到合适的草药救命。”说到这里,他有些自嘲。

    莘以墨挑眉,这位还真是谦虚,他说的南方的侦察部队虽然概括很广,但她很明白他说的是干什么的侦查小队。能在那样的地方生存下来,就算他当初是靠着会医术才进的那只部队,但本身能力也绝对不会差到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