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42章 谁教你们打人打脸的

正文 第42章 谁教你们打人打脸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中午的时候,整个刑警部都吃上了穆旭尧请客的外卖。

    “呜呜,好感动,这是头儿第一次请我们吃东西……”呜咽的声音响起,当然是装出来的哽咽。

    “可我还是觉得上次的虾饺好吃……”有些期盼的声音。

    “闭嘴吧,有的吃就不错了,在这么多话就滚一边去别吃了。”这是嫌弃的声音。

    “哎,我不就是感慨一下吗,至于么。”

    众人甩过去一堆的白眼,当然!

    莘以墨换上何小虎带回来的厚实衣服,此刻正坐在沙发上捧碗喝着暖和的热汤。

    由于有王青蓝在,所以他们并没有多说话,四个人安静的吃着。

    倒是何小虎在收了东西后神神秘秘的把小护士叫了出去,然后王青蓝再进来就说有事想请个假……

    再然后,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了两个人。

    何小虎站在门外,看着关得紧实的门,贼兮兮的笑着,那模样,简直就是要多坏有多坏了。

    王青蓝满脸的不忿,这混蛋刚才把她叫出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让她不要去做电灯泡,打扰人家两人培养感情什么的,现在居然自己在这笑得更什么似的。

    越想越气不过之时,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王青蓝笑了,笑得十分灿烂,然后——

    “啊!!!!!”

    何小虎撕心裂肺的喊声几乎让整栋大楼都颤了颤,办公室里的两位自然也听得明白,不约而同的都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何小虎只觉得自己的脚趾快要断了,这女人真狠啊,这一脚可正好踩在他的脚趾上,怎一个痛字了得!

    等他终于好了一点,想着上去报仇的时候,周围又哪里还有王青蓝的影子。

    怒冲冲的走到半路,就收到了周围同事各种暧昧的目光。

    “虎哥,刚那小护士不错啊!”

    “你们两加一块那可就真是双重制服诱惑了”

    这话刚说完,周围就是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

    何小虎哪会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是什么想法,无非就是一群光棍儿间的自嘲罢了,在心中狠狠的想着,谁TM能看上那么个小辣椒啊!

    于是乎,刚刚被带回来的那群研究室人员和审讯人员都遭殃了。

    莘以墨出来的时候,就听到审讯室里传出何小虎的怒吼声:“你TM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

    莘以墨有些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奇葩才能把何小虎气成这幅模样。

    走进审讯室,何小虎和里一个警员见到是她,开口问好:“以墨姐。”

    莘以墨微微点头,道:“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一人道:“这家伙不老实,东西摆明了就是他偷了,可打死都不承认。”

    莘以墨挑眉看向那人:“哦?看来心里素质不错啊。”

    “嘴死硬死硬了,简直就是属鸭子的,还是死的!”何小虎口气不善道。

    坐在里面的人大约二十多岁,身上穿着实验室的白大褂,上面隐约可以看到一些没有清洗干净的痕迹,头发也没有梳整齐,整体乱糟糟的,莘以墨在第一时间就给这人定位,他没有那蛇毒去杀人的胆子。

    那个杀王兴的凶手,非常注意细节,应该是个平时穿着看起来体面的人,起码也应该是干干净净,绝不会是这副德行。

    那人低着头,默不作声,间或有低声的呻吟发出。

    莘以墨走进两步,看了看审问的笔录,对那人道:“把头抬起来。”

    那人抬起脸,嘴角有破损,沾了血迹,眼神惶恐不安。

    “先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又说毒素不见的时候你正在另一间办公室……我们可还不知道毒素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呢,要不你跟我说说,要是能提供有用线索的话,有奖金的。”

    莘以墨笑得很柔和,似乎真的是在安抚一个被吓到的人,可听到这话的人却没一个真的因为那就是她真正的态度。

    那人不知道莘以墨的身份,但见两个警察都把她叫姐,在听她说话的口气,自然就以为她也是警局的人,哭着道:

    “领导,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让他们别再打我了……。”

    莘以墨眼神一横,直直的盯着那人怒道:“他们对你刑讯逼供了?”

    那人还以为是遇到了救星,赶忙道:“是啊,你看我这全都是被他们打的!真没想到警察会这么黑啊!”

    莘以墨冷哼一声,看向何小虎道:“你们刚才打他了!”

    两人顿时面面相觑,原本见那家伙说话不老实,这种情况下都还抵死不认,当然要教训教训。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告状,莘以墨看起来是满脸的怒容。

    两人不敢看莘以墨:“这小子确实不老实,所以——”

    “所以就打他了?”莘以墨冷声道。

    两人在莘以墨强大的气势下哆嗦着不敢说话,根本就没想过莘以墨根本就没有权利训他们,却听莘以墨接着道:“谁教你们打人打脸的?当警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居然犯这种错误!”

    两人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小虎你出来”

    何小虎跟着莘以墨走了几步,就听莘以墨道:“两件案子已经把你们头推到风口浪尖,这家伙要是真跟那两起杀人案没关系,你能确保他出去后不会到处乱说你们为了破案对他刑讯逼供了?他脸上身上可还带着伤!

    尤其现在的媒体简直是无孔不入,这次的事情也有很多人关注,别惹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何小虎也知道是自己没把事情办好,确实是他太心急了,急着想要那5mg毒素流落到了哪里,已经出了两起命案了,那消失的几毫克可是足以杀死好几个人的,要是再出上一起被同种毒素杀死的人,那么头儿的处分绝对是少不了。

    “那……那他要是不肯说,怎么查?”

    “别整出外伤,也别让他乱说话咬你们尾巴就行了。”

    再次进入审讯室,就听到那个小青年在喊着“告诉你,刑讯逼供是犯法的,我……”

    “看来这家伙嘴巴挺硬的啊,想来也不怕打,要不你们就试试他的嘴到底有多硬吧,别整出外伤来,让人看出是你们的手笔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