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38章 他是凶手?

正文 第38章 他是凶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穆旭尧也是恼了,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简直就是喜怒无常!

    莘以墨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穆警官要是没事的话,就请吧。”

    这是——端茶送客?

    穆旭尧僵了僵,这女人还真是做得出来。

    不过他却是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那行,就先走了。”

    “快走不送!”莘以墨将头甩到一边,一副多看他一眼都嫌弃的样子。

    直到穆旭尧出了门,小护士才嗤笑一声:“舍不得就说嘛,非要装,现在人走了,再生气也没用了。”

    莘以墨:“……”她怎么都觉得丫的跟她犯冲。

    “看吧看吧,心虚啦……”小护士好不容易见到莘以墨这样的表情,立刻乐开了花。

    莘以墨直接无视,默默吃饭,她才不跟这种人一般计较。

    这边穆旭尧刚走到医院的停车场,就接到何小虎的电话:“头儿,黎云初的研究室,少了10mg的银环蛇毒素!”

    “我现在就在医院,告诉我地点。”穆旭尧立刻来了精神,难道真的是他?一个念头在心中闪过。

    “是X栋3楼的研究室。”

    “好,我马上到。”穆旭尧加快脚步出了停车场。

    穆旭尧到的时候,研究室已经被何小虎等人控制,包括黎云初等人全都被集中到了一起。

    穆旭尧走了进来没有说话,但身上带着的气势已经把几个胆小的人吓得有些腿软。

    何小虎再次冒了出来:“原来黎云初的研究室在王兴死后,利用从王兴身上提取的毒素,结合手上的银环蛇毒素,在研究那种奇怪的毒素是怎么形成的。

    前几天他们刚有一些突破,就开始着手准备制造解毒剂,前几天就有人发现实验室的蛇毒少了,但是由于这种事情在研究室经常有,他们以为是谁用了,也就没在意。

    结果就在不久之前,有人发现之前从王兴身上提取出来的毒素不见了,想到前两天陈建华的案子,立刻就报了警。”

    “是谁报的警?”

    “就是他”何小虎指向正坐在桌前坐笔录的年轻人。

    穆旭尧随着看了过去,何小虎指那人看起来二十多岁左右,一头短发有些蓬乱,五官长得还算端正,穿着一件灰色的卫衣,此刻正耷拉着肩,回应着对面的提问。

    看他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应该是黎云初带的学生,社会经验不足,所以才会在发现东西少了的第一时间报警,通知警方。

    只要是稍微有一点社会经验的人,就算要报警,也会先和黎云初这个老师商量一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弄得旁边的黎云初一脸迷茫和着急。

    “有没有特别值得怀疑的对象?”两人站在角落里,低声的交谈。

    何小虎摇了摇头:“这种毒素的做法太过简单,只要将两种物体混合就行,根本不用其他任何计算,所以只要是知道这点的人,同时拿到这两样东西,就能造出杀死陈建华的毒素来。”

    穆旭尧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我们已经调过监控了,但是研究室本身就属于秘密的存在,而且这里有十几个人,每天来回穿梭,而且东西失踪的时间也不确定,根本就没办法通过时间来找到嫌疑人。”

    穆旭尧沉默。

    最后,何小虎发话:“所有人都带回警局!”

    然后,就听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是我,是我的错,是我害的陈建华,你们抓我吧。”

    “老师!”一众人大惊,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似乎突然老了好几岁的黎云初。

    黎云初伸手抹了抹突然变得昏黄的眼,对着众人依旧是一副为人师表的态度:“行了,事情到此为止了,能有你们这样的学生,我感到骄傲!”

    “头儿?”何小虎转头询问的看向穆旭尧。

    穆旭尧瞪了他一眼,何小虎立刻会意道:“全都带回去协助调查。”

    协助调查,足以说明何小虎的态度。

    “黎云初都交代了,说他是看不惯陈建华老是欺负一些小姑娘,简直就畜生不如,所以在研究出新的毒素以后,就没有让大家传出去。因为他准备用这种毒素杀了陈建华为名除害,并且觉得这样可以把罪名嫁祸到杀王兴的人身上去。”

    “犯案经过呢?”穆旭尧点起一支烟。

    何小虎顿了顿:“他从实验室带走了毒素和王兴身上的提取物,混合制成了一种跟杀死王兴的类似的毒药。但他一直下不了决心要不要真的杀陈建华,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所以就一直把毒素带在身上。

    结果那天早上正好又遇到陈建华硬要占一个护士的便宜,那护士反抗不成还反被他威胁,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无法再容忍陈建华了,所以在住院部偶然遇到陈建华一个人的时候,他借口有事把陈建华约到了住院部没有监控的地方,下手杀了他。”

    “那个小护士是谁,查过了吗?”穆旭尧轻轻蹙眉。

    “查过了,那护士承认了,黎云初说的属实。而且他是研究室的负责人,这种新研究出来的毒素也就他最为熟悉,他符合作案的条件。”他倒是分析起来。

    “其他人怎么说?”

    何小虎叹了口气:“研究室的人都一口咬定没有乱动过我们说的东西,但也十分坚定的相信说黎云初不是凶手,他们都觉得黎云初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那样的人?”穆旭尧的口气有些玩味。

    “恩,黎云初是公认的老好人,对谁都十分和气,在医院近二十年,除了不听话的的病人外,几乎没和谁红过脸。”何小虎偷瞄了一眼穆旭尧,见他没有表态,这才接着道:

    “不过这老先生说出来的犯案过程,却是无懈可击,他要不是凶手的话,那也应该是站在一旁看完了全场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在代人受过?”

    何小虎点头:“或许他真的看到了凶手行凶的过程,但是又想袒护凶手,所以自己认罪了。”

    “你觉得这样的几率有多大?”

    何小虎想了想:“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