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37章 大棒加甜枣

正文 第37章 大棒加甜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事就没人管管?”莘以墨蹙眉,怎么也没想到这一个医院也能乱成这个样子。

    “谁敢管啊,市长是他大舅子,他老爹以前也是省厅里的,虽然现在下来了,但是人脉放在那儿呢,院长都要给他三分面子,哪还能管得了他啊!”小护士的声音低了下来。

    想来也是,院长都管不了的人物,她爸一个副院长自然更管不了,她有着副院长女儿的身份,陈建华不敢对她乱来,却也绝对够让她恶心的吧。

    不过这样一来,关于陈建华的事情就太乱了,杀他的人有可能和王兴有关,但也有可能是什么跟陈建华有仇,知道了这次王兴的事情后,找了相同的毒素来杀了他,试图通过这点来混淆视听。

    而这个跟陈建华有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已知的就有那个死去的护士家属,还有证人护士,而在她不知道的人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对陈建华不堪其扰,甚至每一个被陈建华骚扰过的女性都有嫌疑。

    不过她的话倒是让莘以墨对黎大夫有了新的认识,却也加深了莘以墨对他的怀疑。李云初应该是曾经在公安系统工作过的,还有他那死因不详的家人。

    想到第一次见他时,他说过那种毒,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这也就从侧面说明他知道那种毒,而他本身又是蛇毒专家,所以他手里很有可能就有类似的,或者是一样的毒素。

    这也是莘以墨怀疑老医生最主要的原因,但是如果王兴真的是老医生杀的,他又为什么杀陈建华呢?这两人基本上是毫无交集,也不存在利益冲突。

    也可以说黎云初有可能是见不惯陈建华调戏那些跟他女儿年纪相仿的女孩,所以杀了他,但是这样一来,前一条就要被推翻了。

    因为如果王兴真是他杀的,在警察还没有抓到凶手的时候,他再度作案,很有可能暴露自己,这是很不明智的。

    虽然他说过那种毒素其他人不知道,但那也只是他所知道的没人知道,并不代表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就真的没人知道这种发作极快的银环蛇毒素。

    所以凶手不一定是同一个人,或者同一个组织,也有可能是后面杀陈建华的凶手,想要把事情都推到前一位的身上……

    莘以墨陷入了死局,开始的时候她真的觉得老医生就是杀王兴的凶手,因为那天在病房,老医生看时间的时候,她在他手背上看到了一个被银环蛇咬伤的伤口,应该是近期造成的。

    而他又是整个H市,最有可能持有类似毒素的人,怀疑他无可厚非。但是相较之下,莘以墨觉得他杀害陈建华的几率比杀害王兴要更有充足的动机。

    她也曾经怀疑过王兴有可能是陈建华杀的,毕竟他户头上多出的那笔钱,那么巧合的时间,根本无法用巧合来解释。

    但是听小护士的说法,如果真的是陈建华杀人,那么她觉得以陈建华的行为作风,他应该会选择更加隐秘的做法,让王兴死的不明不白,或者直接制造一场医疗事故,反正他上头有人罩着,根本不用担心被牵扯。

    反正怎么看,他都不该选择用下毒这种能够被轻易查出来的手法,他有太多比这更好、更简单的选择。

    但这样一来,陈建华户头上突然多出来的那50万就不好解释了。

    难道是陈建华收了人家50万定金,按照对方的要求一定要用特定的毒素毒死王兴,然后又被对方给灭口?

    又或者,老医生知道陈建华和人达成了邪恶交易,而自己手上又正好有类似的毒素,所以在事后找了个机会杀了陈建华为名除害,又正好嫁祸到和陈建华交易的人头上?

    她不知道的是,另一边的穆旭尧也陷入了思维死角,这次的事情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对这种毒素不了解,根本没办法判断真正的毒发时间,也就没有办法查到对方下毒的时间。

    而陈建华的死就更是让人头疼了,这家伙身上的谜团也不少。更可气的是,他和H市的市长家是亲戚,他爹更是在省厅有关系,正通过关系向他们施压,让他们尽快破案。

    而根据何小虎拿到的消息,别说是H市了就是在市医院里面,想陈建华死的就是按打来算的,比如那些经常被他羞辱的医生,还有那些长期被他骚扰的女性,说不定就有个胆大又气不过的,正好就借着这次的事情把他个干掉,那也不是不可能,谁让这家伙得罪的人太多了呢。

    想到何小虎拿资料进来时的眼神和语气,穆旭尧也有几分理解,这家伙简直是死不足惜,也不知道莘以墨在知道这些后,会不会也变脸?

    想到莘以墨,自然也就想到之前那个陈家女儿的事情,穆旭尧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是之前那个被害女孩的家属动手了?

    晚上莘以墨正要吃饭时,房门被敲响。

    穆旭尧走了进来,把一袋子甜枣放在了桌上,听说这东西不错,女孩子都爱吃。

    莘以墨目光闪了闪,透出几分嘲讽:“大棒加甜枣,穆警官用得还真是得心应手啊。”

    穆旭尧一开始根本没听出这话真正的意思,只当莘以墨是不满他昨天算计她,所以还在生气。

    结果他刚准备坐下,莘以墨就不阴不阳的开口:“穆警官这次又有什么要威胁我的话请尽早说,我就算吃不下,也比待会儿吃了吐要好。”

    这是变相的骂他恶心吗?穆旭尧蹙眉,没有说话,什么叫做又要威胁她?翻旧账?王昌的事情都过去快半个月了,她不至于吧。

    可他不说,不代表莘以墨不说啊:“第一次拿王昌身后的人来威胁我,前天还是拿那些人来威胁我,我可是把最后的底牌的交给你了。难不成穆警官这次是找到了什么新的证据,又开始怀疑我跟猛虎堂也有勾结了?”

    穆旭尧微愣,他不知道莘以墨居然会把事情想到那么远去,他今天来其实就是想感谢莘以墨给他那个电话的事。当然,也有想要缓和关系的意思,只是没想到会成这样。
第36章 狗改不了章节目录第38章 他是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