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35章 有算计的穆旭尧

正文 第35章 有算计的穆旭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他笑得很自然,转身却拿着一袋黑色的东西递给一旁的小护士:“这个就给你吧”

    小护士定睛一看她手里的东西,顿时就炸了:“你当本姑娘是垃圾回收站啊?要回收也该是你这样的,酱油那么多的东西谁敢吃啊!”

    “你骂谁呢你,什么态度啊,小心我投诉你!”何小虎立刻听出了小护士的弦外之音。

    “行啊,有本事去投诉啊,也不怕告诉我,我爸是王成林,你有本事去告就准备好一辈子别来这住院!”

    “你……”何小虎气结,这里是市医院,刑警局的人伤了都是统一往这里送的……

    莘以墨勾了勾唇:“大家一起吃吧。”

    嘎,另外两人同时停住了动作,何小虎更是兴奋得跟什么似的立马跑上前:“以墨姐你说真的?”

    莘以墨白了他一眼:“假的,你快滚吧。”

    “听到了吧,假的,你快滚吧,用爬的也行!”小护士来参了一脚。

    “不行,我以墨姐说的话,假的我也当真的听!”何小虎摇摇头,立刻美滋滋的回桌前坐了下来,一副不吃饱喝足不走人的架势。

    莘以墨脸上却有些僵硬,假的也当真,穆旭尧他也会这样吗?

    两人不知道莘以墨心中的纠结,何小虎帮着小护士摆好菜,就过来扶莘以墨。

    美食当前,何小虎跟小护士倒是很默契的没有再斗嘴,而是将战场转移到了桌上,倒也让莘以墨颇有弱智儿童欢乐多的感觉。

    相比之下,另一边的穆旭尧就不是那么好过了,早上一上班,他就先去物证科找到李凯,处理了那枚徽标的事情。

    然后回到办公室,一待就是一个上午。

    想起他离开时李凯的眼神,自嘲一笑。

    一旦证明郑海薇身上那枚徽标是莘以墨的,那么莘以墨很可能也会被列入杀害郑海薇的名单之中。

    如果莘以墨坦白徽标是她放进郑海薇尸体里的,那么她就涉及到了伪造线索,故意扰乱警方视线,甚至是有意包庇凶手,想替凶手顶罪的漩涡,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能说明她当时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再严重,甚至有人可以用那枚徽标做切入点,直接把郑海薇一案翻成另一种局面,而莘以墨,绝对是会牵扯其中的。

    他把那么重要的物证带走,本身就不合规矩。现在又把东西留给了莘以墨,也就是摆明了不会让这件事情曝光,相信以莘以墨的聪慧不会不明白。

    但他也是想告诉莘以墨,他是相信她的,相信她跟郑海薇的死没有直接关联,或者说,相信了她的话。

    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莘以墨真的知道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者其他线索的话,应该不会对他有太多的隐瞒。

    他承认自己这次的做法有些不地道,如果真心想替莘以墨保密的话,他就应该秘密的把东西处理掉,而不是交给莘以墨。

    也知道莘以墨一定也会想到这点的,就是不知道莘以墨到底会如何选择了。

    病房里的三人吃完了饭,小护士收拾东西出去了,何小虎也正准备告辞,就听到莘以墨朝他道:“小虎你去看看门外是不是有人敲门。”

    “啊?”何小虎楞了一下,没听到有声音啊?不过还是很‘听话’的去门外看了看:“以墨姐你听错了吧,没人啊。”

    “没人啊,那就算了,可能是风吹的吧,你把门关好,别待会儿又吹响了。”莘以墨朝他笑笑,脸上一派自然。

    何小虎应声关好门回来,就见到桌上多了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

    “以墨姐,这是?”何小虎不解道。

    “把这个拿回去给穆旭尧,告诉他,打不打随他,但如果打了,请务必一定保证她的安全!”莘以墨神色肃穆,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威严的气势。

    “好,我知道了,谢谢以墨姐。”何小虎被她突然爆发的气势吓了一跳,连连应声。

    莘以墨没好气的一笑:“连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跟我说谢谢,警察要都向你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何小虎自然听懂了她话里的调笑,挠挠头傻笑道:“以墨姐是好人,做的也一定都是好事!”

    “快走吧,别在这给我戴高帽了。”

    门刚刚关上,莘以墨就敛下了眉。

    她是好人吗?

    做的是好事吗?

    是吧?

    “这是?”看着何小虎郑重其事放在桌上的纸条,穆旭尧有些不解。

    何小虎却笑得一脸灿烂:“以墨姐今天请我吃饭了,这是她给我的,让我转交给你,还说打不打随你,但如果打了,请一定保护好对方!”

    穆旭尧了然,看来她是懂了他昨天的意思了。

    “你先出去吧”

    “是!”

    待何小虎吃了门,穆旭尧拿起电话,又放了下去,从抽屉里拿出一部手机,这才拨通了纸条上的号码。

    才接通,那边就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是穆警官吧?”

    “是。”看来莘以墨已经跟对方打好招呼了。

    “我叫陈妍玉,是黑水帮帮主林何帆的情人。”对面的声音依旧甜美动人,但穆旭尧明显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不知道穆警官还记不记得3年前的陈氏企业爆炸案?”

    “你是陈家的人,那个出国留学后来失踪的女儿?。”穆旭尧不假思索的道。

    记得3年前的陈氏企业爆炸案,陈董事长一家全部被炸死,只有一个出国留学的女儿幸免于难,但却在国外失踪,想来就是她了。

    “是的,就是我,我回来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多了几分阴冷。

    “当年的事情是黑水帮干的?”

    “咯咯咯咯咯……”对面的人突然笑了起来:“有没有关系穆警官心里难道还没有一杆秤么?”

    穆旭尧默然,当时这个案子并不是他负责的,他也曾经提出过类似的怀疑,但是没有被采纳,也是有心无力。只是没想到,3年后,陈家的女儿会突然出现在黑水帮,还成了黑水帮帮主的情人?

    穆旭尧很快想通其中关节,没想到,受害者家属委身仇人套取证据这种一般只在故事里听到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