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33章 脱不了身

正文 第33章 脱不了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哈哈,实话告诉你吧,我爸是副院长,一般人我不告诉她!不过我可不是走后门进来的,我能到VIP病房,那都是我自己的努力,不许看扁我!”

    原来是副院长的女儿,莘以墨想,有了她,或许会给她一段难忘的医院生活吧。

    “你爸是副院长,那你对医院的感情应该很深吧?”

    小护士沉默了一会儿,狠狠的点头,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深!太深了!深到不能再深了!”

    莘以墨汗颜,这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医院怎么她了。

    “这么说,你和黎大夫很熟咯?”

    “恩,黎叔是个很好的人,小时候就数他对我最好了!现在也是!”说道李大夫,小护士笑得更加好看了,虽然莘以墨看不到,但依旧能从她的语气里感觉出来。

    她点了点头:“他却是是个好大夫。”

    “嘻嘻,见过他的人都这么说!”小护士十分自豪,似乎莘以墨是在夸她一样。

    “黎大夫在医院工作很多年了吧。”

    “恩,从我有记忆起他就在这里了。咦?你是怎么知道的?”小护士突然瞪大了眼,当然莘以墨依旧看不见。

    “是你自己说的。”莘以墨笑笑。

    “哦……原来这样啊,还以为你会算命呢。”小护士颇有些不以为然的道。

    “怎么,你还信算命?”

    “恩,为什么不信!”小护士的回答很坚定。

    “那要我帮你算一算吗?”莘以墨似乎来了兴致。

    “你会算命?”小护士已经把她推进了门,闻言立刻面对面的看向她。

    莘以墨轻轻扯唇:“怎么,我不像?”

    小护士点点头:“确实不像。”

    “那该怎么办呢?我是不该先说点什么,来证明一下呢?”莘以墨状似为难的挑眉,没等小护士开口,就抢先说道:

    “你母亲去世很早,父亲醉心医学,并不怎么关心你,所以你像个假小子一样长大。你怨他不管你,但又舍不得他,他成天的在医院里,所以你就进医院当了护士,觉得这样起码可以离他近一些,对不对?”

    小护士脸上的笑容慢慢僵住,半晌才开口:“原来你就是那个被警车送来的病人。”

    “看来你确实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没心没肺。”莘以墨叉起碟子里的水果,开吃。

    “是啊,谁都看得出来,偏偏他看不出来。”小护士低下了头,走了两步又突然回头道:“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残疾人啊?”

    “恩?”莘以墨不明所以。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可我爸对我根本就是不闻不问,这要不是我上辈子瞎了眼,能找这么个情人?”

    “噗……”莘以墨刚进嘴里的苹果尽数喷了出来:“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哎呀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小护士上前想拍莘以墨的背,却发现那正是她受伤的地方,只好改为帮她顺气。

    莘以墨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的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你我能这样么?还好意思说我不小心!

    不过这样一来,莘以墨算是彻底知道小护士有多么不省心了,不过这不省心有时候也可以省心的,比如现在——

    “那啥,你就让我进去看看呗,那是我姐!”何小虎满头大汗的站在病房外,心中开始诅咒面前的小护士第一万零一次!

    “那是你姐?你也好意思说,看看你这样儿,啊,看看看看,你怎么说也有30以上了吧,人家莘小姐看上去最多二十出头,怎么看也不能是你姐吧?你瞎呀!”

    小护士叉腰站在病房门口,颇有些‘一护挡门,万虎靠边’的架势。

    何小虎被他一顿连损带骂,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去:“你这小护士怎么这样啊!以墨姐,以墨姐!我知道你在听,先让我进去好不好啊!”

    莘以墨躺在床上看着电视,自然也听到了何小虎的喊声,不过这跟她什么关系?

    “喂,我警告你啊!你再这么吵着病人休息,我就叫保安了啊!别以为你是警察我就怕你了!”

    “你,你……”何小虎气结,要不是因为警察的身份,他早就硬闯了,至于在这里跟她磨嘴皮子么!

    “我我我我怎么了我!结巴了?说不出话了?那就快走吧,别在这丢人现眼的了!”

    听着门外传来的各种声音,莘以墨索性关了电视,开始专心的听起门外的动静来。

    同时,穆旭尧手里依旧拿着昨天从李凯那里拿走的密封袋,终于似下定了决定般,放进口袋里,拿上钥匙,下楼。

    莘以墨听着门外两人的对话,渐渐的也开始烦腻,怎么一直都是何小虎在和小护士说话啊,越听越没意思。

    莘以墨正想着要不要叫保安上来赶人,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警察办案,请让开。”

    然后,病房的门被打开,穆旭尧走了进来:“小虎关门,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

    嘭的一声过后,门关上了,小护士的声音也不在了。

    “怎么,穆警官是找到了什么证据,要来抓我回局里审问么?”莘以墨淡淡挑唇,语带嘲讽。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穆旭尧看着她,一双眼睛似深潭一边看不见底,却孕育着风暴。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知不道这样有多危险。”

    “危险?其实除了救穆警官以外,我没受过别的什么伤啊?”莘以墨一副不解的样子。

    穆旭尧向前逼近:“我说的是郑海薇!”

    “郑海薇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么。”莘以墨的语气软了下来。

    “过去了?那是你以为!”穆旭尧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密封袋:“这是在郑海薇家里发现的,你有什么想解释的么?”

    莘以墨不着痕迹的瞄了一眼,该死!怎么就把这东西忘了!

    穆旭尧已经走到她的面前:“这个东西你一定陌生吧?”

    莘以墨蹙眉,她怎么可能陌生!

    “你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告诉你,这东西可不是我发现的,而是物证中心。你知不知道就凭这个东西,已经够你脱不了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