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29章 一场闹剧

正文 第29章 一场闹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行了,做好你自己的事,她说得没错,这本来就不是她该管的事情。”如果她不管他的话,现在也不会躺在这里了。

    穆旭尧放好床,顺手替莘以墨拉好被子。

    “试验表明,同站立或坐着的姿势相比,当人们蜷在床上或沙发上时,他们解决问题的速度会更快。科学家发现,去甲肾上腺素——在压力下大脑产生的自然激素,能够干扰脑细胞的活动,降低人们叙述和推理时的注意力。

    人们站立时会触发大脑产生反应,这种反应会产生更多的去甲肾上腺素。但躺着则能降低这种激素的浓度,有助于更清醒地思维。

    此外,当人们躺着时,大脑的血液流动会比站立时更加顺畅,有利于大脑供血供氧,大脑会更清晰地浮现出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头脑中有更多的空间供思考。

    所以真诚的建议你们,可以躺着想事情,或许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尤其适合没睡好的人,不过请把顺序倒过来,先睡一觉再想事情。”

    说这些话的时候,莘以墨依旧闭着眼,面上没有其他表情。

    何小虎偷眼扫着穆旭尧那双依旧血红的眼,心中一抹心疼闪过,而后便是庆幸。有莘以墨这样的人在身边,头儿的生活应该会比以前好吧。

    莘以墨自然不可能那么快就睡着,她受伤的是身体又不是大脑,不过过度思维的后遗症还是没能落下她。

    浑浑噩噩的一觉,当病房门开启的瞬间,她便已经醒来。

    小护士见她睁眼,对她露出亲切的笑容:“吵醒你了?”

    莘以墨摇头,看向窗户。

    小护士立刻过去拉开窗帘:“今天天气不错。”

    “恩。”莘以墨笑着应了一声,看向隔壁的床位,空的。

    “那位先生应该刚离开没多久,他昨晚是在这里睡的,我查房的时候见过。”小护士笑得很贼,声音也是贼兮兮的,想来是还对穆旭尧那天的态度心有余悸。

    莘以墨脸上划过一丝可疑的红晕,转开了话题:“可以帮我把床抬高一些吗?”

    “可以的。”小护士应声,将床位调好,然后将一根温度计夹在莘以墨的腋窝下,动作十分熟练。

    莘以墨朝她笑笑,状似好奇的开口:“医生又说我什么能出院吗?”

    “出院?你这伤可不清,伤筋动骨一百天,还遇上黎大夫,就别想了。”小护士表情有些夸张。

    “他怎么了?”莘以墨也开始好奇起来。

    “黎大夫是我们医院出名的脾气好,但更怪。”小护士一脸神秘。

    “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跟我说说呗?”莘以墨的好奇心算是被勾起来了。

    小护士得意的一笑:“黎大夫对病人特别好,这个你知道吧?”

    “恩恩”莘以墨忙不迭的点头:“他昨天还买了粥给我,好贴心的感觉,身上有种长辈的慈祥感。”

    “他不是对每个病人都这样的,有时候凶得很呢,不过啊,都是为病人好。每次遇到难缠的病人,他也是毫不客气的,可以把人骂个狗血淋头!”小护士笑得很好看,提起黎大夫,她整个人似乎都陷入一种很轻松的状态。

    “这话怎么说啊?”

    “这么说吧,他对所有病人都好,但他对那些没有亲属陪同,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里,孤零零的病人更好。”

    “对没有人陪同的孤独病人更好?”莘以墨低声重复。

    “是啊,他甚至做过给伤了腿的病人订三餐这种事情。”小护士说道这事,显得十分自豪,似乎那个做好事的人是她一般。

    “还有这种事啊?”莘以墨诧异,想了想又道:“黎大夫是急诊的大夫吧,怎么也会治蛇毒吗?”

    “黎大夫可不止会急诊,他老人家除了是外科医生,还懂中医,又是蛇毒专家,送来我们医院的蛇毒患者,大部分都是他救回来的!”说起老医生的丰功伟绩,小护士兴致勃勃。

    “哦,原来是这样啊,还真是厉害。”莘以墨感叹道。

    小护士取出莘以墨的温度计看了看,露出放心的笑容:“好了,体温正常,你多注意休息,我先去其他房间了。”

    “恩。”莘以墨对她浅浅一笑,心里却不是滋味。

    早市——

    穆旭尧接到电话后就往这里赶,终于在现场看到了所谓的‘银环蛇’

    这是黑白王蛇,也叫加州王蛇,是王蛇类中最普遍的种类。

    之所以称王,最主要的特点就在于它本身无毒却主要以其他蛇类特别是毒蛇为食,由于它对于蛇类的剧毒几乎是免疫的,所以在原产地经常以响尾蛇或铜斑蛇为食。

    当然其他如鸟类、蜥蜴及老鼠等小型哺乳动物也是食物的范围,王蛇一般都是以蟒蛇的缠绕方式使猎物窒息死亡后再吞食,如果有人住家区域有蛇类为患,只要养条王蛇保证方圆几公里之内蛇鼠绝迹,所以在我国太省的市面上经常有人售卖人工繁殖的幼蛇。

    这种蛇的花纹和银环蛇很像,但是懂的人都知道两者差别很大,十分容易分辨。

    因为银环蛇是三棱截面,也就是说脊柱是突出的。但黑白王蛇却是圆筒状。

    银环蛇头部全黑,而黑白王蛇头部有白斑,幼年时期或许不太明显,但仔细分辨还是可以鉴别的。

    再就是银环蛇腹部全白,而黑白王蛇腹部依旧是一圈圈的花纹。

    综上所诉,现场这些都是黑白王蛇,没有银环蛇。

    回想着刚才专家的话,又看了看穆旭尧那可以滴出水来的脸色,何小虎只剩苦笑。

    大清早的接到报警电话说这里有人售卖银环蛇,全队出动到了现场,却发现只是误会一场,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何小虎突然觉得脸有些热,他是该脸红了,没搞清楚事情就带着一大队人这么招摇过市,他自己都觉着丢人……

    半晌后,有人上前问道:“虎哥,这些蛇怎么办?”

    何小虎看了一眼穆旭尧已经远去的背影:“凉拌!收队!”

    凉拌?到底是怎么办?那人想了半天才想明白何小虎这话的意思,大手一挥:“收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