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27章 经济实惠的毒药

正文 第27章 经济实惠的毒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知道得已经够多了,如你所说,这不是法医涉及的领域,而且专家说得跟你其实差不多。”穆旭尧起身将报告放到一边。

    就听这边的莘以墨道:“说得跟我一样?是砖家吧?”

    结果穆旭尧一撇嘴:“喏,砖家来了。”

    莘以墨转头,就见老医生正带着一脸的和煦,朝她看来。

    不是吧!莘以墨在心里哀嚎,夜里不说鬼,背后不说人,老祖宗的话果然没错……

    老医生将一份文件递给穆旭尧:“我们已经把从死者身上提取的毒素、血液、和上次从你身上提取的比对过了,毒素没有变异,只是被人为的加工过。这样吧,我先简单跟你们说一下银环蛇毒素的成分。”老医生说起话来颇有几分老教授讲课的味道。

    “毒腺分泌的蛇毒含多种多肽成分,具有不同的生物学活性。毒素的主要成分为蛋白质和多肽,其中一种α-BGT毒素与运动终板(乙、酰胆碱)受体结合,从而达到抑制乙、酰胆碱对横纹肌细胞膜的除极化作用,导致神经传导阻断,引起横纹肌松弛。

    α但他并不影响神经末梢(乙、酰胆碱)的释放,而是作用于运动神经突触前膜产生一种三相变化,首先是传出递质数量的迅速降低,其次是释放增加,随后是进一步抑制,从而阻断突触间神经冲动传递,使骨骼肌不能兴奋收缩而转入持续性麻痹,这样你们能懂吗?”

    两人点头。

    “看来你们做了不少功课啊,既然都懂了,那么后面就简单了。有人在毒素里面加入了另外一种物质,使毒素的毒性扩大数倍不止,而且更加凶猛快速,只要几十秒的时间就可以导致呼吸衰竭,然后窒息致死”

    “这种物质是什么,现在知道吗?”穆旭尧的问题一针见血。

    老医生摇头,微微思索了一下才道:“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物质,我们目前还没有相关的资料记载,所以帮不上你什么了。”

    莘以墨打量了老医生一眼,突然蹙了蹙眉:“嘶”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穆旭尧见她面露痛苦之色,也着急起来。

    “让我看看”老医生也快步上前。

    莘以墨轻轻摇头:“没事,可能是睡太久了,头有点痛。”

    “别说话了,先让医生检查。”穆旭尧打断了她的话。

    老医生对着莘以墨检查了一番,甚至连号脉都用上了,最后也只得出一个结论:一切正常,除了失血过多有点虚弱,没有其他问题。

    莘以墨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关注着老医生,尤其是对老医生号脉这一本领表现出了异常的兴趣,不过在听老医生说了一大堆望闻问切的话之后,果断的觉得自己还是先学好本分的好……

    穆旭尧依旧不忘从老医生嘴里多探听一些消息,并且打探起了当天给王兴诊断的大夫,接触过的护士一类。

    老医生不厌其烦的一一作答,直到穆旭尧问他,知不知道H市哪里可以找到银环蛇的时候,老医生愣了。

    半晌以后才回答:“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这种蛇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养来当宠物,医院每年都会接到不少养银环蛇被咬伤的患者。”

    “这么说,在H市有地方在买这种蛇?”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也只是猜测,毕竟银环蛇属于国家保护动物,又有大陆地第四大毒蛇的称谓,不管是什么渠道,都不好走,一般人也带不走。”老医生似乎对这些很熟悉。

    “也就是说,非一般人还是有渠道可以走的?”穆旭尧敏锐的抓住了老医生话里的重点。

    老医生似乎站的久了,身体有些麻,活动了一下身体才道:“银环蛇又叫金钱白花蛇,有祛风湿、定惊搐的功效,治风湿瘫痪、小儿惊风抽搐、破伤风等症,蛇胆则可治小儿高烧引起的抽搐,是一味珍贵的药材。

    在一些餐馆里,银环蛇肉也是有名的佳肴美味,一些馆子打着药膳的名义,什么蛇羹、蛇汤的养生菜,卖得那叫一个红火,前不久不还有新闻说有餐馆里的蛇跑进了幼儿园里么。”

    “这么多人吃,这么也没见死上一两个的。”何小虎从门口走了进来,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

    莘以墨勾唇:“蛇毒的成分是蛋白质,高温下很容易变质,而且毒素只作用于血液,所以死的永远不会是吃了它的人……”

    “吃的也就算了,那些养蛇的才真是不知死活,万一跑出去咬了人,还真是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我刚刚查过,我们国家一年就有30W左右的人中毒,其中不少还都是被自己养的宠物蛇咬的,别说是银环蛇了,蝮蛇、眼镜蛇、蓝长腺珊瑚蛇,简直是什么毒养什么,一个比一个不要命!

    我们国内每年生产的血清都不够用,居然还没事找事,作死活该!”何小虎一如既往的念叨,想来是被死亡数据惊到了。

    “行了,我要的东西呢”穆旭尧打断他。

    何小虎递上一摞文件,又看了一眼旁边的老医生,道:“都在这里了。”

    穆旭尧接过文件,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老医生:“老先生对银环蛇很有研究?”

    老医生叹了口气,似在回忆:“我曾经在南方工作过,那里的自然环境好,蛇虫鼠蚁的也多,每天都有好多人被毒蛇咬伤,所以我在当时号召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专门研究抗蛇毒的药物。”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请问在您知道的人中,有多少人对银环蛇的毒性有相当的了解?”

    “这个……这个……还真说不清楚。”老医生似乎在努力回忆。

    “国内的银环蛇多在M省,那里的人多数靠山生活,而且大部分的人都会一点医术,也有很多人善于制毒,祖祖辈辈相传下来的办法,他们在对对蛇毒的运用上只怕不比专家差。”莘以墨突然插口道。

    何小虎眼前一亮,大嫂就是给力,什么都知道!

    老医生也惊讶的看向莘以墨,目光中意思复杂闪过。

    迎上穆旭尧不解的目光,莘以墨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你中毒后我特意查过这方面的资料,M省有很多土著都会用蛇毒涂抹在工具上打猎,因为蛇毒在高温下会变质,失去毒性,不管是再毒的蛇毒,烹煮过后都不影响猎物的食用,而且毒蛇到处都是,不受管制,对于他们来说,经济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