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25章 老天都看不过眼了

正文 第25章 老天都看不过眼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莘以墨被护士扶着从洗手间出来时,穆旭尧已经回来了,见到莘以墨从里面出来,露出了然的表情。

    但莘以墨总觉得自己从那平静的表情里看到了一丝戏谑,心中大感不服。

    好在穆旭尧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打开了手里袋子,里面是——白粥。

    莘以墨基本没什么胃口,简单吃了几口就摇头表示够了。

    哪知一向冷冰冰的穆旭尧却在这方便表现出了老妈子的潜质,一勺一勺接着不断喂来不说,还振振有词的给她科普起了营养知识。

    听着穆旭尧的碎碎念,莘以墨心底直翻白眼:你也想想我前两天是怎么照顾你的啊,天天煲粥那可都是顿顿不重样,你现在一碗白粥,连颗盐都没有就想打发我,还跟我谈营养?

    不过看穆旭尧满眼血红还亲自给她喂东西的份上,她还是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了一碗白粥,心里想着,让穆旭尧能够接着去休息。

    不管怎么说穆旭尧都曾经为她挡过一刀,她也不能这么没良心。

    哪知穆旭尧这会儿却跟上了发条似的停不下来,一会儿问她要不要喝水,一会儿问她要不要吃水果,莘以墨只想翻白眼,也只有力气翻白眼:她才喝完粥好不好?

    好在何小虎的到来及时解救了她,不过还是让她挺不满意的,因为这家伙简直就是唐僧附体了……

    “头儿连自己受伤流血都不顾,抱着你就跑……”

    “取子弹的时候那样子,紧紧握着你的手,那愧疚又心疼的样子,简直就恨不得那颗子弹打中的是他……”

    “你出来以后,他就一直守着,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伤口都是让医生来这里处理的……”

    直到莘以墨已经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穆旭尧终于忍无可忍的打断他:“你很闲吗,几个案子还悬着你居然有心情在这里浪费时间。”

    嘎!何小虎的话头终于打住,换上一本正经的表情:“关于王兴的消息我昨天已经第一时间要求保密,除了个别的人知道以外,外面还不知道。尸体现在还在医院里面放着,您看怎么处理?”

    穆旭尧微微思索:“来医院的途中和在医院里,都接触过什么人?或者说,都有什么人和王兴接触过?”

    “接触过的人也就是急诊和肠胃外科医生和护士,其他的都是我们的人。”何小虎道。

    “都做过笔录了吗?”穆旭尧办起案子来,瞬间又回到了无视一切的态度。

    “都做过笔录了,但是……”

    何小虎正要说话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敲响,何小虎停住了话头前去开门。

    进来的是刚才出去没多久的老医生,手里提着一个提着一个袋子,和煦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挂在他的脸上。

    “这是虾仁粥,你们俩现在都属于较长时间没有进食的情况,吃点这个最合适了。”他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来。

    何小虎赶忙接住,笑着道谢:“谢谢医生了,麻烦您了。”

    “不麻烦,打个电话就有人送来,我就是心疼这小姑娘,受了这么重的伤,家里人知道得多心疼啊。”老医生感慨着,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但穆旭尧跟何小虎心里明白啊,莘以墨现在那就是一孤家寡人,老医生这话不等于是伤口上撒盐么?

    果然,莘以墨的眼神暗了暗,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他们不会知道了……”

    “以墨姐,你别介啊,不是还有我们头儿么?”何小虎见这场景,连忙出声安慰,不过这效果嘛……

    老医生也听出了这话不对,看了看手上的表,道:“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们好好休息,争取早点康复,可千万别砸了我的招牌。”

    莘以墨注意到老医生手上带着的是一款很老的机械表,就是那种需要上发条的手表,心中暗暗一叹:看来又是一个长情的人。

    何小虎把门关上,回头望了眼穆旭尧:“头儿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这都过了一天一夜了。”

    穆旭尧摇头:“先说说案子吧。”

    “你吃你的,我说我的,两不误,何况以墨姐怕是也早饿了。”何小虎不死心的道,他是在是怕穆旭尧的身体吃不消。

    穆旭尧却是一点不领情:“我买了外面的粥让她吃过了。”

    “哦……”何小虎的目光投向垃圾篮,见到里面就一个一次性碗,似乎明白了什么,又道:“要不我打电话让人去外面给你也买一份来?”

    莘以墨眉头一蹙,穆旭尧也听出了何小虎话里的意思,不悦道:“他要是想我死的话,会傻到自己送下了毒的东西来么?而且这里是医院,谁傻到在这里下毒啊!”

    莘以墨笑了,是啊,在医院下毒,应该没有谁会这么笨吧?

    何小虎知道是自己小人之心了,不过嘴上叨念着:“头儿你这可就错了,那王兴不就是在医院里被毒死的么……”

    “什么,王兴是被毒死的?”穆旭尧何莘以墨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在医院里有人被毒死?

    “是啊,不但是被毒死的,还是中了蛇毒死的,跟头儿上回中的毒一样,银环蛇毒素,而且发作极快,初步认定和头儿中的是一种毒。

    不过头儿运气好,王昌那把匕首上的毒时间太长,所以给头儿制造了抢救的时间。王兴可就没那么好运了,那模样,死的可真是一点儿都不比点火****舒坦。”何小虎啧啧道。

    穆旭尧眼睛一眯,又是银环蛇毒:“查到是怎么中毒的了吗?”

    何小虎摇头:“老家伙一直叫痛,到处乱动搞得身上都是伤,在法医没有出结果之前,无法判断毒素是怎么进入体内的。”

    “按理说,王兴抢救的时间应该比我要及时的多,怎么会没救回来呢?”穆旭尧提出疑问。

    何小虎的声音低了下去:“老医生说了,要是早一点发现的话,也是能救活了。可谁让那老小子一早就在喊痛呢,当时大家就以为他是在叫肚子痛,所以根本没在意,等发现他不对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

    想着,他又加了一句:“说不定就是这老家伙作恶太多,老天都看不过眼了,所以收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