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24章 风水轮流转

正文 第24章 风水轮流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莘以墨开着车在还算畅通的路上一路狂飙,原本半个小时的路她只用了不到20分钟。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夜场里最热闹的时候,莘以墨下了车,带着碰运气的心理准备在附近先转悠两圈,看看能不能碰上死耗子——错了,是穆旭尧。顺便熟悉熟悉环境,方便直接杀进去找人。

    结果走到天韵后面小巷子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有动静。莘以墨快速闪到一边,找来个隐秘的位置观察起来。

    “吧嗒,吧嗒”这是有人在往这边走的声音,听这脚步身声对方似乎有些吃力。

    莘以墨眯眼,借着微弱的灯光打量着来人——是穆旭尧!

    虽然没有看清楚脸,但莘以墨确定面前的人就是穆旭尧。

    想着,她一边拿出手机通知何小虎她的位置,一边快步朝穆旭尧跑去。

    穆旭尧听见前面传来声音,定睛一看才发现来人是莘以墨:“你怎么来了!”

    “我们就在天韵后面的小巷子里,穆旭尧也在。”莘以墨挂掉电话,伸手搭了穆旭尧一把,从之前的脚步来看,他的脚受伤了。

    “小虎找不到你人,打电话也不通。”简单一句话,解释了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你快走吧,他们手上有枪。”穆旭尧伸手想摆脱她。

    “小虎他们就快到了,再啰嗦谁都走不了。”莘以墨低喝一句,拉着他不再说话。

    两人才跑出几步,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他在那!”

    莘以墨心跳猛的加速:“小虎他们就在附近,只要跑出这条巷子他们就不敢追来了。”

    穆旭尧没有说话,但脚下的步子明显加快。

    近了,近了,两人终于跑到了巷子口。何小虎带来的人早就准备就绪,一见两人出来,立刻找准地方举枪对准了巷子。

    “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有人朝里面喊话。

    但回应他们的是一连串的枪声:“砰砰砰!!!”

    随后,穆旭尧耳边传来莘以墨的一声闷哼,然后他明显的感觉到莘以墨的身体僵直绷紧,这是——中弹了!

    但他没有时间犹豫,立刻拉着莘以墨往边上跑。

    警察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开枪,不过反应也算快速,立马有人上来接应穆旭尧。

    剩下的事情莘以墨就不知道了,巨大的疼痛席卷了她,那种被千万根针刺的感觉又回来了。

    “啊……”

    穆旭尧抱着她,听着她痛苦的呻、吟,心疼看着她因为失血变得惨白的小脸,一边心疼的搂着她,一边催促这司机:“开快点!”

    何小虎看着自家头儿疯魔一般的表现,默默的转开头。虽然他很想告诉他,对方用的是自制的土枪,威力不大,莘以墨受伤的是后背,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莘以墨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屋子的白色,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白色的被子,白色的窗帘,还有隔壁白色的床上有个人……

    看着对面那张熟悉的脸,莘以墨瞬间清醒,她中弹了,现在应该是在医院,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穆旭尧会在她隔壁床?

    “撕”只是轻轻的动了动,身上传来的疼痛就让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莘以墨正在心里骂娘,所以没有注意到对面的穆旭尧已经因为她这一声而睁开了血红的双眼。

    “你还好吗?”一道嘶哑的声音传来。

    莘以墨闻声望去:“啊~啊……”

    “你怎么了?我去叫医生。”穆旭尧从床上爬了起来。

    “不用不用,我没事。”莘以墨连忙出声制止,不过声音很小,穆旭尧根本听不见。

    再次进来的是熟人,上次为穆旭尧治疗的老医生和小护士,老医生笑着和蔼的问她:“有哪里不舒服吗?”

    莘以墨摇头。

    医生看向穆旭尧。

    “你刚刚不是叫疼吗?”穆旭尧的声音依旧沙哑。

    莘以墨翻了个白眼,声音有些和穆旭尧有一拼:“我那是被你吓的。”

    穆旭尧不解,老医生看了看穆旭尧,笑了:“小姑娘可不能笑话他,你死活拉住他不松手,他带着伤陪你做完了手术后才处理自己伤势,一晚上根本没睡。”

    死活拉着他不松手?莘以墨恶寒,她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不过面对现在的情况,她还是选择了装鸵鸟。

    医生在小护士的帮助下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口,眼中有一丝佩服闪过:“你运气好,对方的枪威力小,子弹被肩胛骨卡住了,这要是再歪那么一点点,就打到脊椎骨了,到时候小命能不能保住都难说。

    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孩子,在那样的情况下都不愿意打麻醉,实在是难以想象。”

    “那个……”莘以墨想要解释些什么。

    但老医生明显不给她机会:“伤口恢复得不错,但一定注意别跟那位似的乱动,你这可是伤了骨头的,可不像他那样伤口裂了从新缝合就行”说着还瞪了穆旭尧一眼。

    莘以墨这回真的默了,不然她还能说什么?

    医生前脚出门,莘以墨就问穆旭尧:“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下午1点,你已经昏迷了14个小时。”穆旭尧飞快的看了一眼时间,准确的报告。

    莘以墨翻了个白眼,她这叫昏迷吗?明明只是太累了所以顺便睡了一觉好不好。

    “想吃什么,我去买”穆旭尧站在床前问她。

    莘以墨盯着他那双看不出眼白的眼睛,眼中闪过心疼。老医生没必要骗她,所以……穆旭尧是守了她一夜吗?

    穆旭尧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清了清嗓子又重复了一遍。

    “粥。”莘以墨却是有些饿了。

    “行,你等着。”穆旭尧转身下了楼。

    看穆旭尧红着眼睛往外跑,莘以墨的眼神暗了暗,一抹复杂快速划过,快得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估摸着穆旭尧已经走出去一段,莘以墨这才忍着疼吃力的按下呼叫铃。

    风水轮流转,明朝到我家。莘以墨现在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体验,天知道她是怎么在被尿憋醒后还应付过穆旭尧这一堆突如其来的关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