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23章 有美来救

正文 第23章 有美来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莘以墨自信一笑:“这就是我为什么说,这是一次试探的原因。你想想对方传来消息的时间,人还没到码头你们就跑去那里蹲着了,这种事情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只有让这些东西到了对方手里再被抓住,才能达到这场陷害的最佳效果。

    在码头抓到人,除了缴获东西以外,对方完全可以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不符合实际效益。但换一种解释就很容易说通了:

    他们早有计划要在这件事情上坑猛虎堂一把,中间正好出了暗线这个变数,或者因为暗线的身份让他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敢轻举妄动,又或许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他们要确定暗线的身份,所以决定通过暗线来传递这个消息,确定暗线的真假,也重创猛虎帮一次。

    但是他们也不敢确定暗线会不会按照他们的设定去做,所以他们提前将消息提供给了暗线。如果不出事的话,那么就代表暗线暂时清白。

    这时候,他们留下的后手就可以施展了,相信如果今天没有暗线的消息,那么在这些人到了猛虎堂场子里的时候,就该有消息传来,让你们去猛虎堂抓个现行了。

    一件事情,两个时间,就可以出现两种不同的效果,唯一相同的就是猛虎堂都会损失掉这批货,而后面的一种,甚至可以把整个猛虎堂都明明白白的牵扯进来,当真好算计。”

    “天,如果你的分析是真的,那么这个设计的人也太狠了,这简直就是一个死局啊!”何小虎感叹道。

    “能够这么快的想明白对方的计划,还是你技高一筹。”

    嘎!莘以墨愣住,穆旭尧这是在夸她吗?可她为毛从这里面听出了满满的嘲讽?

    同时呆住的还有何小虎,他感觉出了两人之间的尴尬,当即打圆场道:“还真是多亏了以墨姐,不过按你刚才说的,那么我们在黑水的暗线岂不是很危险?”

    “不是很危险,而是非常危险。”莘以墨下了结论。

    暗线如果是变节的话,现在应该是留着继续跟警方联系才是,现在已经联系不上了,这代表他已经被暴露,被控制了。

    另外两人自然也想到了这点,所以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太过惊讶。

    “头儿”何小虎想了想,郑重的建议道:“我觉得我们现在的警力严重不足,是不是可以请求上面调人过来协助?”

    穆旭尧沉默了一会儿:“这个我要先和陈局商量一下,暂时就先这样,你让人去黑水的地盘排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找到关于林桦的消息。”

    “是!”

    “你看着我干什么?”何小虎出门后,穆旭尧就一直盯着莘以墨,看得她直发毛。

    “你自己心里清楚!”这个女人全身上下都透着古怪,就连李平他妈得尿毒症的事情都知道,还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迅速反应过来这一连串的事情,这足以说明她手上有着不下于警方的线索资料。

    这样的势力,这样的头脑,让穆旭尧不得不怀疑,这个女人在带着目的接近他。但是细想下来,他却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她别有目的,虽然她行事作风处处透着怪异,但就是让人抓不到尾巴,当真是滑不溜手。

    “哼,你当我愿意多管闲事啊,让你那么下去,我得什么时候才能吃饭啊,肚子都要饿扁了……”莘以墨似乎有些委屈,甩过头不去看穆旭尧。

    穆旭尧或许是第一次见莘以墨有耍脾气的时候,顿时有些无措。但是一想到她身上种种一点,穆旭尧又硬起心肠。

    “这里是警局,不是饭店,我也没有请你来这里,受不了的话,就请自己走人吧。”

    “你……”莘以墨深深的吸进一口气,没有再说话,拿起包包出了门。

    穆旭尧听到关门的声音,心中某个地方似乎少了什么,空空的,不太习惯。

    莘以墨接到何小虎的电话是在第二天的晚上,那头的何小虎有些着急:“以墨姐,你知道头儿在那里么?”

    “出什么事了?”莘以墨从他的口气里听出了不对。

    “王兴死了,在医院里,头儿的电话打不通,你能找到他人么?”

    “什么?”莘以墨心中一惊,赶忙又问道:“你什么时候找不到人的?”

    “大概下午就不在了,几个小时前王兴突然肚子痛,他说自己是肠粘连,我们打电话让救护车到局里,医生也判断是肠粘连,需要立刻送医院。那时候头儿已经联系不上了,最后还是决定把王兴送到医院,结果我们才到医院就有人来杀王兴。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啊你,一次说完不行么?”莘以墨说着话,手里却一点也不含糊的从厨房拿上一叠锡纸,撩起桌上的包包。

    “对方的人还没进来就被干掉了,但是王兴却死得不明不白,现在事情还没有扩大,但是……”

    “我明白了,你们现在守好尸体,保护好现场,我想办法找人。”莘以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提着包包出了电梯,直往穆旭尧家的方向而去。

    她自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穆旭尧失联,嫌疑人死在警方的布控之下,事件一旦扩散,会让民众对警方的能力生出质疑,这绝对是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

    想着这些,她已经来到穆旭尧家门前,敲了几次门发现没用后,莘以墨翻开包包,取出几张锡纸在手里看似随意的折叠几下,然后将已成条状的锡纸塞进了锁眼里。

    几秒种后,随着一声轻响,门应声而开。莘以墨走进屋里,快速的观察了一遍后,关上门往停车场走去,同时拨通了何小虎的电话。

    “以墨姐,你找到头儿没有。”何小虎很快就接了电话。

    莘以墨没功夫跟他解释,直截了当的问他:“你们排查之后,有那个暗线的消息吗?”

    “这……”何小虎微微一愣,而后欣喜的道:“对的,我刚把排查完的资料送去没多久,头儿就走了。”

    “把地方告诉我。”莘以墨已经上了车,歪头夹着手机,快速的将车开出停车场。

    “好,东大街88号、天韵娱乐会所,那里是猛虎堂的大本营,林桦很可能就是被带到那里去了!”

    “穆旭尧可能在那里出事了,你看着办吧。”莘以墨说完,果断的挂了电话。

    电话这头的何小虎一阵的发蒙,让他看着办是什么意思啊?

    晃神了半晌,他才突然反应过来,拿出手机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