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20章 翻过一页

正文 第20章 翻过一页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将一杯茶放到了穆旭尧手边,莘以墨端着自己那杯又窝回了沙发上,看着十分惬意。

    穆旭尧抽空瞄了她一眼,心中冷嗤:她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

    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穆旭尧眼中闪过一抹惊异,朝莘以墨道:“茶是你泡的?”

    何小虎泡咖啡还行,泡茶的技术他可是不敢恭维。

    “恩”莘以墨点点头,笑了笑:“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和喝咖啡,茶和咖啡一样可以提神,而且来得更健康”

    “谢谢”穆旭尧淡淡道谢。

    “不客气”莘以墨看看的应声,将眼睛放回手上的杂志,面上看不出什么不妥,心中却是大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家伙没有追究她突然拿走他咖啡的事情。

    将手里的杂志翻来覆去,莘以墨是一点都没看进去。

    正在这时,何小虎敲门走了进来,将一份资料放下:“头,这是黑水帮暗线发来的消息。”

    穆旭尧伸手接过,看了两眼后利落的起身:“全队人楼下集合”

    “是!”

    莘以墨翻着杂志的手微微一顿,又很快的翻过一页,有何小虎在他身边,她安静的坐在这里就好。

    倒是穆旭尧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按莘以墨往常的表现来看,穆旭尧认为她应该会想着要跟去看看热闹的。

    不过她愿意安静待在这里也好,这样他也不用多费心了。

    桌上的茶续了一杯又一杯,莘以墨穷极无聊,索性取出包里的电脑,玩儿起了游戏。

    她今天的状态特别的好,在格斗场气贯长虹,得胜连连,直到穆旭尧回来,莘以墨才意犹未尽的退出。

    听着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秀气的眉蹙了蹙,穆旭这是带了多少人回来啊……

    “头儿,这是口供。”没一会儿,何小虎就拿着口供进来了。

    穆旭尧翻了翻,眯眼:偷渡,从事色情交易。

    这些口供,还真是统一的一致啊……

    “目前已经确定她们全都是偷渡者,但她们随行的东西里,没有搜出任何不正常的东西。”何小虎在一旁道。

    “这群人绝对有问题,否则口供不可能会如此统一。”穆旭尧将手中的口供放下。

    何小虎点头:“组织卖、淫当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这么大的罪都能让这些人抛出来,如果真的只是个幌子的话,那么这背后的东西就真是不小了。”

    “送去做CT吧。”莘以墨突然开口。

    穆旭尧看向她,何小虎也诧异的回头,莘以墨窝在沙发上,显得有些慵懒,但一双眼睛却似看穿一切,清澈透亮。

    “照她说的做。”穆旭尧想也不想吩咐道。

    “是”何小虎心中一阵激动,看来这回是抓到大鱼了:“原本以为黑水帮是大头,没想到这猛虎堂比黑水帮更狠!这回非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人是在猛虎堂的地盘上抓的?”莘以墨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是啊,我们一路跟着,在渡口抓回来的,领头的也是猛虎堂的人。”何小虎一脚都踏出门了,听到莘以墨问话又收了回来,答道。

    “危险!你的线人很可能已经暴露!”这句话,莘以墨冲口而出。

    “不……”何小虎正想说不可能。

    穆旭尧却同时开口:“理由,解释,小虎你立刻去联系他!”

    何小虎心中顿时大惊,头儿虽然面上还在要解释,但是心里只怕已经认定了事情的可能性。

    他可以不信莘以墨,但是头儿他是绝对相信的,想到这里,何小虎再次发挥惊人的速度,瞬间消失在办公室。

    莘以墨看着还在等着她解释的穆旭尧,微一思索:“人体运毒这种方法一直是黑水帮在用,猛虎堂有自己的渠道,他们没必要走这条路。”

    人体藏、毒是一种容易躲过安检的方法,但也是一种很危险的方法。藏、毒者不禁要强忍因胃部收缩的恶心感觉,将包装好的毒品用水吞进胃肠,或放进****,到目的地再将毒品排出。

    还要面临在运输途中因为毒、品包装破裂而造成的死亡。一个人一次可在体内藏毒500至1500克,吞食毒品一般用时五至十多个小时。毒品可在藏毒者体内停留约4天。

    这种方法虽然可以极大限度的躲过安检,但是却很容易出现意外死亡,造成更大的麻烦,所以一般只有毒品贩子才会用这样方法,真正有渠道的人是不会铤而走险的。

    不过看着穆旭尧那明显的:我不信的眼神。

    莘以墨再次败下阵来:“今天带头的确实是猛虎堂的人,说明猛虎堂确实有人参与其中。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先不说,但据我所知猛虎堂从来不走这种渠道,突然走一次就被你们人赃并获这么多?

    而且今天的消息还是黑水帮的线人提供的,偏偏提供得那么及时,让你们根本没有思考事情的来龙去脉有没有不对。你在猛虎堂也有线人吧?猛虎堂的线人都不知道的事情,黑水帮的线人居然能知道,整件事情更是到处都透着诡异。

    现在总共有两个答案来解释这件事,第一:所有事情都是巧合,不过我想你是不会信的了。第二,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透露给警方的,不过具体是怎么回事,那可不太好说……”

    穆旭尧冷笑:“一种是线人被发现了却不知道,一种则是线人已经变节,或者受到对方威胁传递了这样一则消息出来。”

    “没错,你刚才不说这些就让何小虎去打电话联系对方,就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反应吧。”

    她还真是佩服穆旭尧的反应,事情不对虽然是她发现的,但那也是因为她刚才在办公室闲的无聊将事情做过一次推演和知道猛虎堂的一些秘辛才分析出来的。

    穆旭尧却是从她短短一句话就分析出了事情的关键,和可能发生的情况。什么要她解释,根本就是为了从她话来找突破口,看看她是不是和这些事情有关系,当然,他也成功了。

    穆旭尧没有回应她的话,空气一时间有些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