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1章 乡间女尸

正文 第1章 乡间女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初步确认死者为青年女性,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没有留下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头部有一处刀伤,一处钝伤,身上也有多处留有刀痕,除,初步推断是被两人或两人以上挥刀致死!”何小虎跟在穆旭尧的身边,一边走一边向他报告检查情况。

    穆旭尧“嗯,法医部的人来了没有?”

    “还没有!”

    “保护好现场,先不要移动尸体,等法医部的人来了再说!”穆旭尧走进尸体被埋处,目光扫视过周围的环境,最后才将目光落在死去女子的身上。

    现在正值初冬,H市郊外的气候略显冰凉,但尸体已经发出了难闻的恶臭,脸上的容貌已经看不全,被蚀腐类细菌啃得有些狰狞,看来离被害时间已经有一段日子。

    穆旭尧蹙着眉,蹲在尸体旁,伸手将尸体头部轻轻转动了下,毫无温度的声音问道:“怎么发现的?”

    “是一个农民,说是来看他前些天种下的芹菜,看见这里不对,挖了两下看见有尸体,就报了警!”

    闻言,穆旭尧眼角瞥见离自己不远处的铁铲,将它拿过,目光从刀柄看向锋口,布满黄泥的铁铲上沾着一层浅浅的新泥,覆盖面只有不到3厘米高,这样的讯息让穆旭尧眼角缩了缩。

    穆旭尧直起身,将铲子递给了何小虎,又瞟了眼尸体,淡淡道:“把铲子收好,待会把发现尸体的那人也带回去。”

    “是,头!”何小虎点头应,随即便从其他队员手里接过塑胶袋,把铲子放了进去。

    穆旭尧转身,观察这附近的环境和地势,同时法医部的车子也赶到了。

    “穆警官,发现什么情况了吗?”问话的是一位文质彬彬的男子,名叫岳云,与穆旭尧一般高,体格适中,脸上一副金丝眼镜,身上带着浓浓的书卷气。

    如果不是在工作时间出现,永远都不会有人猜到他是干的哪一行。法医这个职业,怎么看都不适合他,但他却实实在在是一名优秀的法医。

    “暂时还没有,我也正等着你们的尸检报告!”穆旭尧淡淡说着,无视男子脸上的笑容,脸上永远冰冷一片。

    说完话便带着何小虎走到了一边,交代接下来的事宜。

    稍候了几分钟,岳云检查完毕脱掉手套,指挥着人把尸体装袋,起身朝着穆旭尧走了过来。

    “我们会尽快检验,报告出来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穆旭尧垂眸,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点了点头:“好!”

    岳云没多说什么,笑笑之后上了法医车离开了现场。

    “头,我们接下来干什么?”何小虎靠近穆旭尧,贼兮兮地看着自家老大冰冷的脸。要不是知道老大的脾气,谁见都以为他跟岳医生有仇吧!

    “你没听见吗?等报告!”穆旭尧白了他一眼,朝着自己车子走去。

    看着穆旭尧上了车,何小虎急急追过来,扒在车窗边问:“可是头,那之前我们不是要做点什么吗?”

    头儿可是工作狂,什么时候听他说过要等这种话?

    穆旭尧瞅了眼何小虎,冷笑着发动引擎:“当警察这么多年了,该干什么你还不明白?如果真不知道的话,你也不用回来了。”

    话音落,干净利落的倒车。

    何小虎即刻闪离车边,站在原地看着穆旭尧的车屁股走远,这才恍然大悟。

    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人大喊道:“把那个报警的人带到警局去!”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进来!”

    门开,何小虎拿着文件夹直直站在门边。

    “头!”

    穆旭尧从桌前资料中抬眸,淡淡问道:“他说什么了吗?”

    “都招了!他承认尸体不是他挖出来的,他说他看到的时候已经是那个样子,当时就吓得掉了铲子,然后慌忙下山报的警,因为不敢再接近,所以没有去把铲子捡回来!”

    何小虎把审讯的结果告知,眼里尽是对穆旭尧的崇拜,这观察力,实在是强到不要不要的啊。

    穆旭尧点点头,垂眸片刻后问道,“那他又为什么说谎?”

    “他说是心里害怕,觉得告诉我们他看见的是直接暴露在外的尸体,我们不会信!”是啊,一般来说,哪有尸体不被掩埋的,而且这一大清早的,那人身边没有见证人,他也害怕警方怀疑他。

    穆旭尧讪笑一声,朝着何小虎道:“你先去忙吧!”

    “是,头!”何小虎点点头,随即出了门。

    已经被挖出来了!是谁干的?穆旭尧思忖间靠向椅背,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脑海中浮出一个画面……

    ——清晨

    莘以墨在村子里转了半天,才算甩开了身后追逐的人。回头望望身后蜿蜒的小路,心有余悸的拍胸口喘过急气,奔跑的脚步渐渐放缓。

    这群该死的混蛋,居然追着她跑了这么久!

    “前面那臭丫头你给我站住!”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喝,接着还有一大串混乱的脚步声。

    莘以墨本能的回头看去,这些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不过她最近确实松懈了,要是搁在以前,她早就把这些人甩没影儿了。

    “你叫本小姐站住就站住吗?追上我再说吧!”莘以墨不屑地大声吼了一句,还不忘朝他们竖了个中指,很是嚣张。可一转身,那奔跑的速度却是一点也不含糊。

    “看你狂,抓到你我非让你好看不可!快追~~”领头的壮汉忿忿叫嚷,从天刚蒙蒙亮追到现在,这个女人还真是难搞的很。

    莘以墨一边朝着村子外面跑,还得一边回头看看身后的情况,自己的车子为了隐蔽停在一公里以外,不快点想出办法,她很可能就会被包成饺子馅儿了。

    身后的男人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似乎是看着快到村子的街上,打算孤注一掷,莘以墨暗暗叫苦,但脚下奔跑的步伐仍显得轻盈。

    “喂……我说你们,追不上就不要追了,这样跑着多累啊!”

    眼见村子的大街近在咫尺,转出这条小巷子他们便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追她,莘以墨得意地扭头,冲着身后的男人们挥手:“拜拜咯!本小姐就不陪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