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18章 她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

正文 第18章 她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感受到莘以墨动作沉稳熟练换药,穆旭尧心中不禁有些好笑,他怎么就忘了眼前这位可是法医小姐,这种情况对于她来说只怕早就是家常便饭,他还捯饬个什么劲儿。

    不过一个女人看着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还是很怪异。

    他哪知道,此时的莘以墨也不如他所想的一般心如止水。

    努力控制着双手的颤抖,莘以墨在心里直骂自己没用,不就是个男人的背么,果体她都看多了,怎么心里还跟放了只兔子似的,一跳一跳。

    不过穆旭尧的身材确实不错,不管是从比例还是肌肉的爆发力来看,都是她见过最好的,如果……上面没有这么多弹孔的话。

    分布的四五个子弹孔,小的只有一厘米左右,大的有近十厘米,莘以墨明白那是因为子弹射击的方向不同造成的。

    不要以为现实中中弹跟电视里看上去差不多,莘以墨就曾经见过一个被56式手枪在60米距离击中的人大腿根部,进去是一个小洞,但连子弹带骨渣飞出来的另一边是一个碗那么大的洞,肌肉,血管全部一团糟。

    看穆旭尧背上这些伤,她心里便是一阵抽痛,被子弹射中的感觉,她自己就亲身经历过。那种头5秒没感觉,但后来却像有千百万根针刺向你的感觉,她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很疼吧?”莘以墨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问出这种没有水平的话来。

    她觉得以穆旭尧的性格,肯定会嗤笑一声,或者反问她:你见过谁受伤了不痛的么?

    可穆旭尧没有,感受到莘以墨有些冰凉的手在背上某个地方轻轻拂过,他后背瞬间僵直,在听到莘以墨的话后,他瞬间就明白了莘以墨的意思。

    轻轻摇了摇头:“已经不疼了”

    他的声音很轻,带着淡淡安慰的意思。或许是感受到了莘以墨话里的心疼和痛苦吧,穆旭尧想。

    莘以墨淡淡应了一声,空气再次沉默下来,直至换好了药,莘以墨才再次开口交代他:

    “注意不要乱动,更不要做废手的动作,晚上……小心点儿。”

    “恩”穆旭尧这次倒是很顺从的点头,不似前几次莘以墨交代这些话时的冷眼以对。

    莘以墨也感觉到了他态度的变化,心情很好的朝他一笑,出了门。

    穆旭尧住在5层,莘以墨则是在7层,从阳台望下去,甚至可以看到穆旭尧家的客厅依旧亮着灯。

    莘以墨眯眼看着,心中波澜再起,她动摇了吗?动摇了吧?她可以动摇吗?

    不,她没有资格动摇……

    既然如此,多想无益,莘以墨凉薄一笑,转身回房,关灯,睡觉。

    早上8点,穆旭尧家的门被敲响,莘以墨端着蒸笼走了进来,把手里的蒸笼朝他晃晃:“水晶虾饺”

    穆旭尧一愣,大清早的包饺子?这女人起得比他还早?

    莘以墨把蒸笼往桌上一放,取来碗筷,招呼穆旭尧坐下:“快来尝尝。”

    穆旭尧再次一愣,她这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还招呼起他来了?

    莘以墨可没注意这么多,揭开蒸笼上的盖子,一股浓浓的香味就随着热气升腾开来。

    “来”莘以墨夹起一个虾饺放进穆旭尧的碗里,笑得灿烂。

    莘以墨的手艺很好,一个个虾饺皮白如雪,薄如纸,半透明,内馅隐约可见,看起来就让人垂涎三尺。

    穆旭尧夹起一个放进嘴里,爽滑清鲜的味道让他诧异。

    “味道怎么样?”莘以墨眨着大眼,一脸‘求赞美’的看着穆旭尧。

    “嗯”穆旭尧淡淡恩了一声。

    “喂,你恩一声是什么意思啊。”莘以墨不依不饶,这可是她第一次做饭给外人吃,这家伙居然还这么不识趣。

    “好”穆旭尧又挤出一个字。

    莘以墨这才笑了:“这才对嘛,虽然好久没做过这道菜了,但是手艺还在的说!”

    穆旭尧很敏感的听出了那句‘很久没做过这道菜’,突然就想到了那份莘以墨的资料,父母双亡……

    说实话,若不是对何小虎调来的资料有绝对的信心,他真的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女人居然会是从小就父母双亡的孩子。

    她身上几乎没有孤儿身上会有的负面情绪,所有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阳光,健康。

    “中午想吃什么?我待会去买。”莘以墨一口咬下半个吹凉的虾饺,半透明的面皮映衬着她娇艳的红唇,似乎更加可口了。

    “你早上没买菜?”穆旭尧有些弄不懂了,难道她大清早的去菜市场就买了个虾,待会还准备再去买菜?

    莘以墨摇头:“虾送来就开始包饺子了,这不才吃上么,哪来的时间去买菜。”

    穆旭尧明白了,虾应该是送货上门的。不过大清早的做这么麻烦的早餐,这女人还是怎么看怎么怪异。

    穆旭尧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索性不想了,埋头吃饺子。

    结果两人还没吃完,穆旭尧的电话就响了。

    穆旭尧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何小虎的声音:“头,王兴已经到了。”

    “好,我马上到。”穆旭尧这头应了一声。

    莘以墨抬头:“王兴到了?”

    “恩”穆旭尧对她能分析出这件事没有丝毫惊讶。

    莘以墨想了想,毫无形象的快速咽下几个饺子后把碗一放:“你慢慢吃,我上去准备一下。”

    说完,干净利落的走人。

    莘以墨的动作很快,上去后拿了包包,又多提了一个袋子,前后也就十分钟不到,想来她也是早有准备。

    两人到局里的时候,时间刚刚到九点,整个刑警部都已经处在紧张的气氛当中。

    两人径直进了办公室,莘以墨刚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何小虎就走了进来:“头,莘小姐好!”

    “早上好,何警官。”莘以墨朝他笑笑,称呼中带着疏离。

    “莘小姐跟头一样叫我虎子就好了,何警官听着怪怪的。”何小虎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你可是我未来大嫂!大嫂啊!你叫我何警官,那头儿……

    “那行,我以后就叫你虎子了。”莘以墨朝他笑笑,这次的笑容里已经没有了疏离,热切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