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17章 那天出门没看黄历

正文 第17章 那天出门没看黄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下午的阳光从窗外射来,落在客厅里两人的身上,和煦而灿烂。

    两人的下午在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奇怪的默契中度过。

    晚上吃饭的时候,穆旭尧突然想到两人的第一次正式接触,他坚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莘以墨却是顺走了那人的钱包。

    “你手上的动作很快。”

    “恩?”对于穆旭尧嘴里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莘以墨不明所以。

    “上水咖啡”穆旭尧提醒到。

    莘以墨咽下了嘴里的菜,语气有点闷:“就挖苦我吧,要是真的够快,还能被你逮着……”

    “你并不缺钱。”这是穆旭尧当时怀疑莘以墨接近他另有所图的原因之一,可连他自己都没发觉,他问莘以墨这个问题,就是想让莘以墨把事情说清楚。

    从心里来说,穆旭尧这是在为她开脱。

    “嗯……那个……那天出门没看黄历……”莘以墨支支吾吾。

    穆旭尧点点头表示认同。

    莘以墨顿时就囧囧有神了,这男人情商是低到何种程度了啊!她一个女孩子都这样支支吾吾不说话了,他还能……还能这样理所应当的点头表示认同?

    看着穆旭尧那双盯着自己,还在等着自己解释的眼睛,莘以墨也只能甘拜下风了:“吃饭呢,能不能不说这些。”

    穆旭尧看了看碗里的饭,颇觉有理的点点头,也对:“那就吃完了说。”

    莘以墨:“……”

    结果等莘以墨刷好碗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见到穆旭尧正襟危坐在沙发上,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好吧,她认栽……

    “因为这个事情,所以你就偷了他的钱包,想让他没钱付账?”

    莘以墨小猫儿似的窝在沙发一角,下巴抵在抱枕上,蹙着眉一脸苦大仇深,狠狠点头:

    “就他那样儿,看着他跟看着面前有头猪没什么差别,居然还敢来打扰本姑娘用餐的美好心情,顺个钱包给个小教训算是便宜他的了!你都不知道,就看着他那张脸,我当时差点没把刚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

    “哼、呵呵、呵呵呵”

    听到对面发出奇怪的声音,莘以墨抬眼看去,瞬间呆若木鸡!

    穆旭尧居然笑了?不是冷笑,也不是讪笑,更不是嘲笑,而是真真正正的笑了,开心的笑!

    莘以墨第一次知道有人的笑能这么好看,就像是冰川上太阳,一点一滴都不浪费的折射在每一处,闪闪发亮……

    莘以墨呆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反应过来穆旭尧这根本就是把快乐建立在她的杯具之上:“不许笑!”

    谁知他这么一说,穆旭尧笑得更欢了。

    “混蛋,我让你笑!”莘以墨气急,抓起手中的枕头就朝穆旭尧砸了过去。

    哪知一个抱枕根本不足以威胁到穆旭,人家轻轻一闪就躲了过去。

    “啊啊啊啊!”莘以墨大叫几声,朝着穆旭尧扑了过去,两只手直接往穆旭尧腰间的敏、感部位而去:“你想笑是吗,那我就让你笑个够!”

    “嘶!”一声明显的抽气声响起。

    莘以墨立刻想起穆旭尧身上还有伤:“你没事吧?我看看有没有事!”

    穆旭尧拉住了莘以墨想要解开他衣服的手:“没事,不用看了。”

    “不行,万一伤口裂开了怎么办,我还是看一眼放心些。”莘以墨坚决的伸出魔爪。

    “说了没事就没事,你一个女人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拉男人的衣服。”穆旭尧蹙眉。

    “这有什么,男人的身体我看得多了,而且我是看伤口,又不是要占你便宜!”莘以墨说的理所应当,却不知道穆旭心里有多崩溃。

    “我说了不用就不用”穆旭尧心中那个郁闷啊,这姑娘是不是有毛病啊。虽然他知道她说的是男人的尸体,但是话这样说很容易引起误会的好不好?

    而且一个姑娘家在他一个男人的家里,还来脱他的衣服。她好意思,他还觉得脸热呢。

    “喂,你不是在害羞吧?”莘以墨突然有些小心的问道。

    穆旭尧脸色一僵:“很晚了,你该回去睡觉了。”

    莘以墨看了看钟,晚上快8点了:“那行,你去洗澡吧。”

    穆旭尧正要发作,却见莘以墨拿来一个药箱放在桌上,接着说道:“洗完我好给你换药。”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穆旭尧的声音有些硬。

    莘以墨闻言挑眉,将她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打量了一番,然后在穆旭尧不解的眼光下问道:“我已经确定你身后没有长眼睛,也没有多余的手了,请问你打算怎么自己给自己换药?”

    穆旭尧“……”他还真是没话可说。

    可穆旭尧明显低估了莘以墨,因为就在他进浴室要关门的时候,莘以墨又突然来了句:“需要帮忙吗?我怕你不小心弄湿伤口。”

    结果当然是以穆旭尧狠狠的关上门告终,莘以墨却是在门外笑得跟偷袭成功的猫儿一般。

    没想到穆旭尧这样冷冰冰的人也有害羞的时候,原本她还不太敢相信,但是看他刚才的样子,看来之前查到的资料有误啊……

    穆旭尧出来的时候,莘以墨正抱着柠檬茶小口的啜着,似乎没有听见他走来的声音。

    正好穆旭尧也还没有准备好让莘以墨给他那啥的,所以披着大浴巾就在沙发一边坐下。

    结果他才坐下,莘以墨就放下了杯子,打开药箱:“别遮遮掩掩的了,待会一样被我看光。”

    结果穆旭尧出人意料的把身上的浴巾一松,放到了一边。心中默念,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

    结果莘以墨乐了:“你难道不冷吗,我只是让你把后背伤口的部位露出来,没让你当果男啊!”

    她这么一说,穆旭尧才发现自己刚刚是做了一件多傻的事情,又伸手抓住浴巾披在了身上。

    莘以墨拿出镊子消毒,然后开始拆穆旭尧背上的纱布。伤口锋了有好几针,看着不大,但是却很深。

    刚进医院的时候,穆旭尧身上的蛇毒正在发作,根本不敢乱用止血类的药物,还好有那位老医生……

    想到那个有些奇怪的老医生,莘以墨微微失神,直觉告诉她,那个老医生有秘密,还是关于王昌他老爹的。

    可是她并没有多少要去救济世人的心思,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不管老医生有多少秘密,都与她无关。管的太多了,危险的就是她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