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13章 穆旭尧也会说这种话

正文 第13章 穆旭尧也会说这种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老医生说到这里,微微观察了下莘以墨的反应,接着道:“这种匕首M省很多本地人都会做,多年前有个人在制作匕首时,偶然往毒素里添加了一些东西,加快了毒素的扩散,大大减少了中毒后的过渡期,让毒素的致死率直线上升。

    但那人也是偶然为之,而且他应该并不知道这匕首有那样见血封喉的本事,所以,这样的竹刀只有一把。”

    “您到底想说什么?”莘以墨笑着,眼中闪过一丝防备,这老先生有问题。

    老医生的脸慢慢变得严肃,眼中带起一抹深深的仇恨:“告诉我,那个人在哪里?”

    莘以墨反射性的摇头:“我不能告诉你。”

    “告诉我,他在哪里?”医生突然起身抓住莘以墨的手臂,神色激动的大声道。

    “您先放开我好吗?”莘以墨抬手想要挣扎,却发现这位老医生力气大得惊人,她根本挣脱不开。

    “喂,你干什么呢!”何小虎跟着众人回到病房,却发现不见了莘以墨的身影,回去找她却听说她跟着给头儿治疗的医生走了,结果找来就看到这幅景象。

    伸手打开老医生握住莘以墨的手,何小虎毫不客气的瞪了老医生一眼,拉着莘以墨离开。

    两人回到病房的时候,穆旭尧已经醒来。看着他因为穿着白色的病号服,衬得更加苍白的脸色,莘以墨眼中闪过一丝愧疚:“谢谢你”

    穆旭尧将她的表现看在眼里:“我只是在尽一个警察的义务。”所以你不用觉得亏欠我。

    “我……算了,你好好休息,我待会儿再来看你。”

    看着莘以墨打开门,何小虎的手动了动,最后看了穆旭尧一眼,然后道:“我去送送他。”

    说完,便在众人暧昧的眼神中追了出去。

    “莘……莘小姐,请你等一下。”

    听到身后传来何小虎的声音,莘以墨停下脚步:“有事?”

    “那个,莘小姐,我们头儿他……他不是那意思……”

    看着何小虎一脸怪异,莘以墨轻笑:“那是什么意思?”

    “反正不是你理解那个意思。”何小虎满头大汗,心中叫苦,失策啊失策,可别越描越黑。

    “那你说说我理解的是哪个意思?”莘以墨抬眼看他,越看越觉得这家伙挺可爱的。

    “哎,我们头儿只是不想你有心里负担,所以才那样说的,你别……”

    何小虎阻止了半天的语言,才明确的表达出他想表达的意思,但是说到一半就又悲剧的停住了,他发现这回真是黑到不能再黑了……

    莘以墨看他这幅样子,却是不好意思再逗他,朝他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你们头的心思,你放心吧,我先走了啊”

    “诶,这都说清楚了你怎么还走啊?”何小虎不明觉厉。

    莘以墨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太阳快下山了,我还赶着去买菜呢,你要是想让你们头儿饿肚子的话,就尽管不让我走吧。”

    “啊?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了,头儿就交给你了……”何小虎眼中闪过一抹了然,然后就陷入了莫名的兴奋中。

    莘以墨走出很远还在腹诽:“这孩子是傻了吧,瞎兴奋个什么劲儿呢?”

    当莘以墨带着香喷喷的鸽子汤来到医院时,穆旭尧正一个人百无聊奈的躺在病床上。

    那群臭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让他们回去安心工作居然就真的走了,也没人关心他有没有饭吃,没一个有良心的。

    最最最主要的是,他不喜欢医院!

    其实他这真是冤枉几人了,要不是何小虎神神秘秘的对他们挤眉弄眼,又威逼利诱的,他们怎么可能放着自家头儿在医院不管?

    见到莘以墨进来,穆旭尧没有说话。莘以墨将手里的保温盒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用勺子盛出,声音放得很轻:

    “鉴于你全身的神经系统都有不小的损伤,消化系统也受到影响,所以我煲了鸽子汤和粥。”

    穆旭尧依旧没有说话,莘以墨也不管他回不回答,一手端着碗,舀起一勺鸽子汤送到穆旭尧嘴边。纯白色的乳鸽汤冒着热气,老远就能闻到香味儿。

    穆旭尧愣了几秒,终于张口吞了下去。

    “味道怎么样?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吃口味太重的,我没放太多盐,所以口味偏淡。不过你以你现在的情况来说,就算是放足了盐,到你嘴里也是淡的了。”

    莘以墨递上一勺汤,‘若有所思’道。

    穆旭尧的嘴角在莘以墨看不到的地方抽搐了下,这女人,有她这么说话的么!

    就在两人不咸不淡的气氛中,小半碗乳鸽汤见了底。莘以墨看着手里的空碗,十分有成就感的笑了:“看来我的手艺还是蛮受欢迎的。”

    穆旭尧:你能不这么自恋么?

    莘以墨自然听不到穆旭尧心中的呐喊,她打开了保温盒饭盒的另一层,取出一小碟色泽金黄,满是油光的东西来。

    床上的穆旭尧闻到这个味道,顿时深吸一口气,这是……

    “怎么样,香吧?我特意跑了好几家才买到的,这家是苏州的老字号,肯定合你的口味。”

    莘以墨将他的表现净收眼底,语带得意,丝毫没有发现穆旭尧听到她那句‘苏州老字号’时,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郁。

    秃黄油是起源苏州的美食,但是知道的人却不多。最主要的是,她话里的口气,知道他是苏州人?

    莘以墨依旧自顾自的说着:“秃黄油太过油腻,你现在的情况不能多吃,不过配热粥倒是刚好。”

    说着,一勺米粥再次到了穆旭尧嘴边,上面点缀着点点金黄,穆旭尧食欲大开。

    吃完饭后——

    “你不回去洗碗吗?”

    莘以墨白了穆旭尧一眼:“到底有没有良心啊,才吃完还没消化呢吧,就开始卸磨杀驴想赶我走了?”

    穆旭尧的脸色僵了僵,语气却软了下来:“听虎子说你一直在医院也没好好休息,早点回家休息也好。”

    莘以墨突然转头,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穆旭尧,她没看错吧?眼前这个人真的是穆旭尧?穆旭尧也会说这种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