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12章 银环蛇毒

正文 第12章 银环蛇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穆旭尧听着何小虎的碎碎念,心中突然划过一个念头,他正要细想,却见何小虎又朝他靠了过来,神神秘秘的道:“头,你老实说,那个莘以墨,是不是你师妹啊?”

    穆旭尧抬头,危险的眯眸:“看来你最近太闲了。”

    “那个,我去看看羽凡那小子审得什么样了……”何小虎自治失言,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

    “嗨,美女!”

    莘以墨闻声回头,就见何小虎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她:“你在叫我?”

    何小虎点头。

    莘以墨却突然笑了起来,两个肩膀一耸一耸。

    “有问题吗?”何小虎不明所以。

    莘以墨摇头:“我只是有点不习惯……”

    何小虎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但却很聪明的没有问出口,这女人的厉害他可是见识过不止一次了,还是少惹为妙,当即换了个话题:

    “那个……霍晨的口供出来了。”

    莘以墨点头,表示知道了。

    何小虎蹙眉,这女人,真不上道儿。不过还是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谄媚的笑道:“那个,能不能说说,你是怎么知道他们对郑海薇下手的经过?”

    莘以墨笑笑,正想说什么,审讯室的门却突然开了,陈羽凡走了过来,深深的看了莘以墨一眼,这才朝何小虎说道:“王昌想见见她”

    这个她,自然是指莘以墨。

    王昌的要求很明显是不合法的,但是眼看着就要在笔录上签字了,那小子提这么个要求,还说不让见人就不签……

    他本想着是过来找何小虎商量商量,看看头儿怎么决定,没想到莘以墨听了这话直接就往审讯室里走去。

    何小虎一看,连忙拍了陈羽凡一掌:“跟上!”然后自己快速的往穆旭尧的办公室走去。

    陈羽凡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莘以墨去了审讯室,顿时知道要坏。

    “你要见我?”淡淡的声音,就像是莘以墨的表情一样。

    王昌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小薇跟我说起过你。”

    “哦。”莘以墨的眼睛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缩了缩。

    “她说你是个好人。”

    王昌的眼睛跟话语一样真诚,莘以墨却是丝毫没有反应,仿佛他口中说的是别人,而不是她。

    “签字吧。”莘以墨冷冰冰的落下一句话。

    王昌就在陈羽凡诧异的目光中,拿起桌上的笔,在笔录本上签了字。

    “出去。”穆旭尧先何小虎一步来到门口,对着里面冷声道。

    “她还说,你的眼睛,像记忆里的姐姐和妈妈,她说结婚的时候,想请你……”

    王昌的眼角滴下泪来,从椅子上站起,深深的盯着莘以墨的眼睛,一步步靠近,似乎是想把这双让小薇喜欢的眼睛映在心里。

    不仅是陈羽凡,就连跟着穆旭尧后来的何小虎,心中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惋惜。

    但却不包括莘以墨,对于这样毫无实质性意义的话,莘以墨向来不感冒,转身就准备出门。

    却见穆旭尧突然朝她扑了过来,然后,她被穆旭尧一把拉近怀里,同时,听到了利器刺进肉里的声音。

    再然后,就是何小虎跟陈羽凡惊慌的声音:“头!”

    莘以墨背后虽然没有长眼睛,但也能听出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她看向穆旭尧背后的时候,王昌已经被陈羽凡何小虎联合制住,手上还拿着一把匕首,在半空中挥舞叫嚣着。

    而穆旭尧的后心处,黑色的风衣上看不出颜色……

    “带下去“穆旭尧推开莘以墨想要查看他伤势的手,狠狠的瞪了陈羽凡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莘以墨有些发愣的看着被穆旭尧打掉的手,正发愣间,却听到陈羽凡和何小虎齐声大叫:“头儿”

    原来,刚走出门的穆旭尧踉跄了几步之后,居然直接倒在了地上!

    “快叫救护车!”

    莘以墨听见有人大喊,然后就是王昌疯魔似的声音:“哈哈哈,死吧死吧!一起死吧!”

    “病人中的是银环蛇毒素,医院有备银环蛇血清,我们已经给他注射了。现在过了十二个小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让他好好休息就是。”

    “哦也!”听到医生说穆旭尧没有生命危险,在外等候的何小虎一众顿时欢呼。

    莘以墨远远的坐在长椅上,像个被抛弃的孩子,听到这消息后放心的笑了,还好,还好,上天还是眷顾她的……

    “医生,我们头什么时候会醒”

    “毒素完全清除了吗?”

    “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吵吵嚷嚷的声音让这位上了年纪的医生有些吃不消,只好笑着道:“人送来的很及时,加上中毒量不大,我们医院又正好有相应的血清,所以抢救及时,注射血清后毒素对人体的影响很小,你们可以放心。”

    得到医生肯定的答复,众人心下大定,见穆旭尧被推出来,连忙上前帮着推车。

    看着几人走远,医生笑着舒了口气,也准备回去休息,面前却突然出现一个女子。

    “请问……”

    “我们去办公室说。”医生朝莘以墨笑了笑,抬步往办公室走去,莘以墨连忙跟上。

    这位老医生,大概50来岁的年纪,身体硬朗,身上带着一股军人特有的气质。

    招呼莘以墨在椅子上坐下后,开门见山:“你想问,银环蛇的毒素为什么会发作得那么快?”

    莘以墨脸上闪过一抹心思被人看穿的窘迫,她的确对此抱有怀疑,银环蛇毒性很强,但人被咬伤后,起初感觉并不是很明显,疼痛感较小。

    一般要过一段时间后才会发展成局部肿胀、嗜睡、运动神经失调、眼睑下垂、瞳孔散大、局部无力、颚咽麻痹、呕吐、昏迷、呼吸困难再到呼吸衰竭致死。

    穆旭尧被王昌手中的匕首伤了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人就倒了,跟本不像是银环蛇的毒素能做到的,虽然她不想怀疑面前这位老医生的诊断,但她决不能让穆旭尧再出事了。

    “毒,确实是银环蛇毒,而且已经完全解了,不过他中的毒和普通的银环蛇毒有些不同。

    银环蛇性格温顺,很少主动伤人,所以较好扑捉,而且毒素会在高温下很快被破坏。最早的时候,M省土著把银环蛇毒素抹在工具上打猎。后来有人用竹子做出锋利的匕首,放在毒素里浸泡,让竹子吸收毒素,用来防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