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缉捕娇妻:刑警先生,我自首 > 正文 第9章 一闪而过的沉重

正文 第9章 一闪而过的沉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哦,怎么又没去成了?”穆旭尧戏谑的看她,眼神中透露出一种‘看你怎么圆谎’的意味来。

    莘以墨当做没看到,依旧一脸郁闷:“导航出了点问题,晚上又不太看得清路,结果迷路了,天亮了我才回的家。”

    穆旭尧看着她,这女人的话当真是滴水不漏:“那么请你解释一下,11月2号的清晨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离郑海薇的埋尸地。”

    穆旭尧只是在那附近看到过莘以墨,猜测她也是冲着尸体去的,所以这话纯属诈她。

    莘以墨眉角一跳,很快就想起她在路上遇到的那辆和她‘亲密接触’过的车子,该死的!难怪她觉得穆旭尧的车子看着有些眼熟,原来昨天早上是他,怎么这么衰!

    莘以墨心中叫苦,面上却是一片愤慨:“吼,原来昨天早上那个差点撞到我的人是你!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遇上你就没好事儿!”

    “别想转移话题,老实交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郑海薇的埋尸地?不知道,我没去过。”莘以墨回答得很是坚决。

    “那么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条路上,又是为什么被人追赶?”

    “我怎么知道啊,在车里待了一个晚上,又冷又饿的。天亮的时候把车往外开,路过一个小村子的时候就想找户人家方便一下,顺便找点吃的填填肚子,谁知道路上会突然冲出来一堆看着就不是好人的家伙,我当然拔腿就跑!”

    说着,莘以墨狠狠的瞪了穆旭尧一眼:“还警察呢,明明看见我被人追也不救我!”

    穆旭尧就像没有听到她最后一句话似的,接着说道:“郑海薇的尸体被发现就埋在那附近,而你这个跟她在一个部门的同事居然也出现在那里,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你这话……怀疑郑海薇是我杀的?”莘以墨瞪着他。

    第9章无耻的穆旭尧

    穆旭尧冷笑:“人或许不是你杀的,但你肯定知道一些什么。我也不怕告诉你,郑海薇的案子牵连很大,背后的势力也不小,否者这案子也轮不到我来管,我这里可不像公安局那么好进好出。”

    莘以墨不说话了,穆旭尧没有确实的证据定她的罪,一切都是靠猜。但却绝对有理由给她来个严密监管,到时候……

    见她不说话,穆旭尧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盯着莘以墨再接再厉道:“郑海薇的尸体你应该看过了吧?相信你一定不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像她那样躺在地里吧?而且你运气这么不好,说不定死了都没人知道。”

    莘以墨眼中的挣扎一闪而过。

    出去打水的何小虎正好开门进来,将一次性水杯放在她的面前。

    莘以墨嫌弃的蹙眉:“不都说来警局是请喝茶么?”

    “没有。”何小虎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那就咖啡吧。”莘以墨,她记得昨天穆旭尧就是端着咖啡进的审讯室。

    “你……”何小虎正要发怒,穆旭尧却突然开口:“给她一杯咖啡。”

    何小虎心里那个郁闷啊,头儿这两天到底是有多不正常啊,让他给嫌疑人泡咖啡不说,还一起坐在这里看她慢慢喝!

    这女人摆明了就是在拖延时间,真不知道头儿是怎么想的!

    他正想着,却见穆旭尧突然起身:“让她登记一下,走人吧。”

    何小虎诧异更甚:“头?”

    “没听见吗?完事之后把那些照片拿去给另外几个人看看,核对一下口供,没问题就都放了吧。”

    何小虎不明所以的一脸茫然,莘以墨却是突然变脸,厉声喝道:“你无耻!”

    穆旭尧却是脚步不停的朝门外走去。

    “穆旭尧你给我站住!”

    “有事?”穆旭尧转身,轻描淡写的语气。

    “我手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莘以墨无奈的坐下。

    何小虎终于聪明了一次,快速反应过来:“那就是有客观证据咯?”

    莘以墨摇头:“我也是根据一些事情猜测而来的。”

    穆旭尧的声音带着嘲讽:“光凭猜测就能找到尸体,你本事不小!”这是要她先解释怎么发现的尸体。

    “郑海薇和王昌是情侣关系,但是因为公司不允许办公室恋情,所以两人一直都掩饰得很好。”

    “那你是怎么发现的?”

    “郑海薇是孤儿,平时话也不多,我跟她并不算熟。知道这事是一次意外,我在商场遇见郑海薇,那时候王昌并不在她身边,她胆子小,以为我看到了,所以就求我为他们保密。我也没想管他们的闲事,就答应了。

    除此之外我跟她再也没有过私底下的接触,直到一个月前左右,她突然请假,晚上却打电话来请我吃饭,说谢谢我这段时间替她保密,并且很高兴的告诉我,她这次是请假是准备和王昌去他老家见父母的,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她回来后就会辞职,开始筹备婚礼。

    果然,王昌第二天就和业务部的霍晨出差云南,中途我接到过郑海薇的一条短信,上面就两个字‘谢谢’。”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眼中的沉重一闪而过。

    “几天后,王昌失魂落魄的回来,郑海薇却再也不见人。

    我觉得事情不对,又在停车场发现霍晨的车上有很多泥,所以我上周末找借口上了他的车,拷贝了他的行车记录”

    “你是从行车记录找到尸体的?”何小虎诧异,就这么简单?

    “那具尸体处理得很干净,如果霍晨是埋尸的人,绝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说这话的是穆旭尧。

    莘以墨无奈的摊手:“拷贝行车记录只是我想碰碰运气罢了,不过我最近的运气一向不好,所以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东西。”

    “那你是怎么找到埋尸点的?”何小虎有些急了,这女人说个话真是急死人了。

    “导航。”莘以墨喝完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埋尸地,当然是越远越偏僻越好,最好是找个人迹罕见,一辈子都不会有人去的地方。

    同样的,这个地方埋尸者很可能自己也不是太熟。或者埋尸者心思更缜密一点,找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把尸体埋了,然后连自己都找不到自己把尸体埋在哪里了,也是有可能的。

    但埋尸这种事,是不会有人在大白天去干的,所以一定是在晚上行动,不熟的地方,晚上看不清周围本来就不熟的情况,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