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六章 政治与生意

第六章 政治与生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0月18日,晴。

    钱浩夹着个小公文包匆匆赶到了住宅区空地上临时搭起的一个大棚子,找了个木头桩子就坐了下来。会议已经开了半个小时了,目前主席台上马乾祖正在做着发言。

    钱浩放眼望去,黑压压地一片人。经过几天的筹备,今天是穿越众召开的第一次全体大会,除了看守荷兰人的警备队两个班,及一些重要区域的留守人员以外,几乎全体到场,人数超过了500人。

    “综上所述,穿越众全体大会为最高权力机关,每年举行一次。在全体大会闭会期间,设立执行委员会为常务执行机构。执行委员会设主席一人,组成人员为:执委会主席、陆军委员、海军委员、农业委员、工业委员、物资委员、外交委员、司法委员、交通委员、财政委员和内务委员。主席负责主持全面工作,任何一名委员提交的议案均需由执委会全体成员表决通过。执委会成员任期为三年,由全体大会选举产生。在全体大会闭会期间,若需重新选举执委会成员,须由执委会主席提议或由三分之一以上穿越众联名提议召开全体大会讨论选举。”经过反复征求意见,马乾祖抛出了这个他琢磨了好几天的议案。

    “下面进行举手表决。”主持会议的刘为民清了清嗓子,“请工作人员做好计票工作。”

    这个组织架构和当前的差不多,只是更加完善正规罢了。穿越众们无可无不可,很快,统计数字出来了,参会人员502人,有476人同意,提案顺利通过。

    “下面进行执委会成员选举,所有年满18周岁的穿越众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任期为1630年10月18日至1633年10月17日止。请大家将自己面前的选票…咳…黄豆投入各个候选人面前的碗里。下面开始进行陆军委员的选举…”

    陆军委员彭志成、海军委员王启年、工业委员马甲、农业委员金科拉的当选毫无疑问;萧百浪因为是运盛一号货轮船长,凭着“资历”当上了交通委员;历史地理功底深厚、还会法语的高摩当选外交委员;邵树德在击败一名竞争者后,成功当选物资委员;司法委员和财政委员的位置经过了一番争夺,最后会计出身的汤圆当选财政委员,律师出身的白斯文当选司法委员;内务委员则由某市公安局刑警出身的焦唐当选。

    最后,万众瞩目的执委会主席一职,由于刘为民的放弃参选,被马乾祖轻松拿下,刘为民当选为全体大会主任。至此,穿越众的组织权力机构初步形成,接下来需要的是完善下级机构。

    选举结束后,刘为民宣布闭会。早已经饿的头晕眼花的穿越众纷纷作鸟兽散,吃饭去也。

    而新当选的外交委员高摩当即向执委会提交了关于如何处理荷兰西印度公司武装船只“橙色河流”号的议案。

    高摩提议借此与荷兰西印度公司建立良好的关系。“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巴西的葡萄牙人和乌拉圭河西岸西班牙人是我们潜在的敌人。目前葡萄牙正被西班牙联合统治,而荷兰一直和西班牙处于战争之中。最妙的是这几年间,荷兰人和葡萄牙人在亚马逊河流域的争夺也日趋激烈。1624和1627年,荷兰人两次占领巴伊亚;今年,他们又占领了伯南布哥。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认为我们应当友善对待与荷兰相关的一切。在此我提请执委会同意橙色河流号的靠港修理请求,并积极与其磋商,争取建立贸易关系。”

    “我还是那句话,荷兰人不一定会平等地对待我们,我们没本钱冒险。”新任陆军委员彭志成第一个反对。

    海军委员王启年目前还是个光杆,运盛一号和拖船暂时都没法动用,所以他看上了荷兰人的船。“自古以来大鱼河就是我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橙色河流号武装商船携带武器非法侵入我国内河,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对此,我表示强烈愤慨。对于这些入侵者,我认为应当立即执行逮捕,作案工具予以没收。”

    咳咳……王启年无耻的话语引起了执委会成员们的一片咳嗽声。

    军方的反对并不能阻挡执委会其他成员的热情。农业委员表示需要牛羊马匹和各种种子;工业委员表示需要铜、铁、毛皮、石墨等生产物资;物资委员表示需要布匹、药品和工具等生活物资;交通委员表示需要引进急需的技术人才;最后就连彭志成都觉得他需要购买一些火炮以充实规划中的炮台。

    马乾祖最后总结:“我们需要人口!同志们,我们需要大量的人口!工场、矿场、伐木场、农场甚至军队,哪里不需要人力?我觉得我们应该和他们谈谈移民或者奴隶的事情。”

    最后的投票结果没有悬念:8票同意,3票反对,提案获得通过。

    高摩带着满脸笑容来到了临时安置荷兰人的棚户区。

    “高,你终于来了。希望你带来的不是什么坏消息。”早就等得望眼欲穿的库艾特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和他的水手们被软禁在这里已经足足三天了,他甚至一度以为他们将被这群野蛮人秘密处决。幸好,事情似乎没有向他担心的最坏一面发展。

    “哈,以这片土地的统治者——执委会的名义,你和你的水手将得到公正的对待。”高摩说道,“你们将得到充足的食物、饮水甚至酒,船只需要你们自行修理,我们负责提供木料,当然了,这是未经处理的新鲜木材。”

    “感谢上帝。”并不虔诚的库艾特船长在这一刻由衷地赞美主。“这些鞑坦野蛮人一定是被主感化了。”他暗暗想道。

    “而且,经过我的力争,执委会已经同意今后荷兰船只可以自由地在我们的港口停泊,并取得补给。”高摩笑着说,“据我所知,贵国和西班牙之间正处于战争状态。一旦你们能从我们这里取得补给,你们袭击圣地亚哥、利马和瓜亚基尔的船只航程将缩短一半。”

    库艾特的脸色凝重了起来,“你们需要什么,冒着开罪西班牙人的风险?联省共和国是为了自由而战,你们呢?”

    “西班牙人也是我们的敌人。”高摩同样严肃地说道,“秘鲁总督是个贪婪的人,西班牙人已经在蒙得维的亚地区建立了小型的贸易点,耶稣会的传教士甚至深入了内陆地区。而这片土地只能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执委会。我们绝不会屈服,或许是西班牙人,或许是圣保罗人,冲突迟早会爆发。”

    库艾特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义正词严的高摩,在他看来,这帮鞑坦人(或许是印第安人?)竟然狂妄到挑战葡萄牙人和秘鲁总督对拉普拉塔东岸地区的统治权。“不过谁在乎呢?”他随即释然,“至少在被西班牙人毁灭之前,他们确实能提供给我们航海所需的补给,这样船员的死亡率将会大幅降低。我们需要付出的,也许只是一点友善的态度?”

    “另外,我们希望和你们进行贸易。牛、羊、马、铜、铁、铅、人口等等一切我们都需要,只要你们能运来,我们都可以收购。甚至你们还可以将缴获的战利品处理给我们,然后在我们这里装满瓷器回到欧洲。”高摩说道。

    “瓷器?!”库艾特的脸色终于变了。他很清楚一件漂亮的中国瓷器在欧洲的价格,那绝对是令人咋舌的。除了王室和贵族外,一般人根本连想都不用想。而且,关键是这玩意儿有价无市,供不应求!

    “是的,正宗明国瓷器,我甚至可以给你看看样品。”高摩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从随手携带的皮包中拿出了一个圆形瓷盘。这是一个现代制作的仿清乾隆年间外销青花瓷盘,盘心上半部画着新教改革创始人之一的马丁·路德半身像,左右是两个天使童子,下半部是马丁·路德讲学的画像。

    不光是库艾特,连他身后的大副和水手长在看到这一个青花瓷后呼吸都立马急促了起来。这样一个宗教风格的精美中国瓷器,绝对能在德意志等新教传播区卖出天价。

    “这一套餐具包括汤盘、餐盘、鱼盘、水果盘、色拉用碗、汤碗、沙司碟、盐瓶等共计66件,仅售价500杜卡特。”执委会经过仔细核算给出的指导价是200杜卡特,即一匹西班牙纯血军马的价格,高摩这算是漫天开价。

    库艾特心里默算了一下:“500杜卡特的价格实在太高了,从广州购买这么一套瓷器花费绝不会超过30杜卡特.。”

    “不不不,不能这么算。”高摩微笑着打断,“从广州出发,经巴达维亚,过好望角,然后抵达阿姆斯特丹,不但行程遥远,而且你还会面临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英格兰人甚至法兰西人的袭击危险,你有很大的可能会血本无归,失去生命。现在你从我们这里经圭亚那返回阿姆斯特丹,没人知道你装载的珍贵的瓷器,路程也近,给你省下了不小的麻烦。而且,这种宗教风格的瓷器,在尼德兰售价决不会下于1500杜卡特,在德意志地区,你甚至可以卖出2000-3000杜卡特的高价。”

    库艾特有些意动,但还算镇定。不过他身后的大副和水手长却已经掩饰不住他们的兴奋,这么高的利润,虽然大头肯定是被船长和商人们赚走,但是他们得到的分润也不会少。

    “500太多了。”库艾特深吸一口气,“250杜卡特,不能再多了,我的资金并不充裕。”

    经过一番不算激烈的讨价还价,双方最后将价格商定在350杜卡特。附带条件是:穿越众必须给予库艾特独家经营权,而库艾特则必须装载穿越众指定的商品前来交易。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