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四十六章 马岛上的生活

第四十六章 马岛上的生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633年3月2日。西风,气温仅有2摄氏度。

    细密的雨滴打在油布雨衣上,冷得叫人有些瑟瑟发抖。

    索莱达岛东南苏利文避风湾内的陆地上,16名西班牙水手俘虏正在平整土地,而查鲁亚人则在于连的指挥下在俘虏的西班牙“加利西亚飞鱼”号军火船上修理甲板和艉楼。这艘船在和“东岸之鹰”号的交火中中弹十几枚,有些地方破损严重。还好船舱内有一些备用板材,于连便拿出来直接修理。

    “加利西亚飞鱼”号的船长在之前的战斗中很倒霉地被一枚24磅炮弹擦中了半边身体,水手长也身受重伤,被穿越众“人道”地扔进了大海。现在这剩下的16名水手中已经没有任何军官,他们在穿越众的驱使之下干活,每天只能得到勉强果腹的食物和一口热水。

    岸上修建着一些简易木屋,屋顶用厚厚的茅草与油布覆盖着,确保不会漏雨,屋内存放着一些诸如粮食、火药之类的物资。

    “东岸之鹰”号昨天已经返航了,留在这座岛上的除了新任“加利西亚飞鱼”号船长的于连·德埃布洛尔和30名航海学校学生外,就只剩下47名暂编第一排的陆军士兵、海军留下的10名炮手和50名查鲁亚人(如果不算西班牙俘虏的话)。

    目前所有留守人员由暂编第一排代理排长、陆军少尉谢汉三指挥。谢汉三今年28岁,中等个头,之前一直在砖窑场担任管理人员。参加过上次和法国海盗的战斗,战斗结束后由于不愿留在军队中发展,于是便复员回砖窑场担任工头。这次西班牙人正式宣战后,穿越众开始征召复员老兵,也算老资历的谢汉三在2月20日的第一波动员中再次入伍,担任陆军暂编第一排代理排长,跟随海军来到了深处南大西洋中的马尔维纳斯群岛。

    他的任务是在运盛一号和“东岸之鹰”号下次到来期间在岸上隐蔽处建起简易住房、监狱和物资仓库。简易的住房在第一天就建造了一批,不过接下来的几天内一直雨雪不断,严重影响了施工进度。谢汉三无奈之下只好命令大多数人休息,目前室外也只有西班牙俘虏还在“坚持”工作。

    穿越众选择的港口位于东岛东南部的一个避风湾内,位置绝佳、隐蔽性好,即使偶尔有船只到马尔维纳斯群岛躲避风浪也不会选择这一片地方,算得上是煞费苦心了。

    “该死的天气!来了几天了,除了第一天没下雨外,这几天天天下。”遮雨棚下,法比安·克林格曼挎着军刀、背着32-乙型步枪抱怨着,他的眼睛还紧紧盯着正在雨中劳作的西班牙人。其实他大可不必这么紧张,这些西班牙人如今你只要不杀他们他们就绝不会试图逃跑。因为整个岛上除了漫天的雨雪外,就只有企鹅和海豹,跑出去不出两天就会冻、饿而死,成为南极狼的果腹之物。

    遮雨棚内,他的邻居汉斯正靠着火堆烤火。火堆使用泥煤做燃料,这种泥煤其实是一种未完全分解的植物残体,也可以说是生物淤泥。由于特殊的气候,岛上到处都是,用来作为燃料倒是不错。

    “嘿,法比安!别那么紧张!要是我是这帮西班牙人中的一员的话,除非我发疯了才会试图反抗或者逃跑。这该死的天气,现在我真的有点怀念村子里温暖的小屋了。”汉斯一边烤火一边说道。

    “是啊,定远堡可没这么恶劣的天气。这里实在太冷了,这个时候我想我需要一碗美味的白菜豆腐汤,最好汤里面再加点肉。”法比安舔了舔舌头道。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就看见远处上过来了一队人,法比安、汉斯有些紧张地拿起步枪,片刻后又放下了,来的是谢汉三带领的巡逻队。自从在这里登陆后,性格谨慎的谢汉三不管天气如何,坚持每天带队巡逻。巡逻的区域一般是在登陆点周围一公里内,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如果忽略糟糕的天气和泥泞的土地的话,这种巡逻在某种意义上其实更像一场观光游行。

    海岸边到处是成群的企鹅、慵懒的海豹和大群大群的海鸟,让一帮从来没见过这幅场景的土包子们大开眼界。这个岛上唯一对众人有威胁的动物大概就是南极狼,但事实上这种动物很胆小,从不主动攻击人类,习性也跟狐狸更相似,以岛上的鸟类、企鹅、鱼类为食。岛上泥炭资源丰富,适合用作肥料或燃料。草原也到处都是,如果发展畜牧业的话倒是一条很不错的路子,事实上21世纪时岛上的居民就是以养羊、捕鱼和旅游观光为生。

    谢汉三走进遮雨棚,和法比安两人互致军礼后,就一屁股坐在火堆旁,抓起军用水壶咕咚咕咚喝了两口烈酒,然后递给了别人。

    “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唉,还是原来在砖窑场时干活舒坦,至少不用在这雨打风吹的。”谢汉三长长叹了口气,道。

    其他几人讪讪笑着,不敢接他的话茬,只是自顾自喝着烈酒驱寒。“东岸之鹰”号返航时几乎留下了绝大部分给养,其中包括鱼、肉干、火腿和一些干果,大家留在岛上给养倒是不缺,就是天天被强劲的西风及雨雪弄得有些心烦意乱。

    谢汉三为人较随和,大家也愿意和他聊天。无聊之下法比安便问道:“排长,听说海军将在西面的麦哲伦海峡附近袭击西班牙人的船只,我听说那里海况很不好,而且我们才几条船,怎么和实力强大的西班牙人打?”

    “哈,这个你放心吧。”谢汉三打了个酒嗝道:“海军这帮家伙贼得很,遇到火力强劲的大队人马肯定不会打。他们也就欺负下火力贫弱的运输船队或者落单的中小型军舰。”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呢?在这里看守物资和俘虏?要不要上岸去揍西班牙佬?”

    “这个难说。”谢汉三也不是很确定地说道,“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但没准也会让我们在某个敌人实力薄弱的地方上岸。听说智利那边很富庶,为了给西班牙人施加更大的压力,还真有可能让我们上岸。不过你放心吧,就算上岸袭击那也是精挑细选的地方,不会去硬碰西班牙人的大城镇的。”

    “西班牙人遭受袭击之后会怀疑我们在这里有港口吗?”

    “拉普拉塔南部的巴塔哥尼亚地区一直到火地岛,海岸线绵延几千公里,到处是港口,西班牙人要怀疑也是先怀疑那里,等他们一处处梳理完,几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谢汉三说道,“而且我们在这里选取的港口比较隐蔽,远离任何航线,房屋也都建在海上看不到的地方。只要岸边没有停泊着船只,除非西班牙人上岸搜索,否则很难找到我们,放心吧。”

    “战争什么时候会结束?”

    “这要看西班牙人。”谢汉三在火堆上架了一个锅,他一边往锅里添水一边说道:“我们恨不得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争。但是贪婪的西班牙人觊觎我们的财富,他们在欧洲打仗打得国家都快破产了,要是我们向他们屈服,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榨干我们最后一个铜板,就如同他们在智利压榨那些可怜的阿劳坎人一样。所以我们要奋起反抗,保护我们财富,保护我们的土地。让西班牙人去死吧!”

    “该死的西班牙佬!”众人一同咒骂。在细雨中劳作的西班牙俘虏们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仿佛被很多恶狠狠地视线盯上了一般。

    “来,来,水烧开了,快来帮我忙!”谢汉三招呼着众人往锅里添加风干的牛肉、熏猪肉、火腿、白菜、萝卜、土豆和咸鱼,然后又从身后的包裹中拿出了许多白色的鸟蛋,笑着道:“看,我这里还有很多在海边‘捡来’的鸟蛋呢,拿出去洗干净了,一会儿一起放进水里煮一煮。”

    有人应声拿起鸟蛋去外面洗了。

    谢汉三闻了闻散发着肉香的大锅,陶醉道:“在这个糟糕的鬼天气里,能吃到这么一顿香气四溢的大餐也是一件快事啊。让海军那帮家伙在船上哭着啃咸鱼吧,哈哈,咱们不理他们!”

    不一会儿,鸟蛋也洗干净放进了锅里。已经等不及的众人纷纷拿出木碗和筷子,一边喝着肉汤,一边在锅里叉起一块肉大口咀嚼着。

    这样苦中作乐的生活也还可以嘛。谢汉三喝了一大口烈酒,有些迷糊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