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十章 妙手(三江加更!求三江票!)

第六十章 妙手(三江加更!求三江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咔嚓!咔嚓!

    铁指禅功对上弹指神通,青衣妇人一声惨呼,右手倏然回收,仿佛被毒蛇咬了一口。

    只是她身影虽退,一式腿影却攻向方明下腹,角度方位阴钻刻毒到了极点。

    “混账!”

    方明脸色一怒,右手结印,脚下仿佛巨象碾过,一式大摔碑重手已经轰然拍下。

    砰!

    他此时内功既高,又在大摔碑手上下了苦功,一掌拍出,真如巨磨翻滚,沛然难当。

    掌风笼罩之下,青衣妇人已经倒飞而出,右腿扭曲得不成样子。

    血染长空当中,青衣妇人衣袖中突然又有数十道细如银芒的游丝,暴射而出,只听满天风声骤响,闪动的银芒,威力笼罩方明身前左右三丈方圆之处,这一下兔起鹘落,更是死中求活的争胜之招,任凭方明武功再高,恐怕也难以想象对方居然有着如此韧性与实力!

    呛!

    危机之下,一柄如月的弯刀,此时却从方明袖口当中飞出,骤然化为了一轮明月。

    弧形的刀光自漫天银芒当中绽放,噼里啪啦的声响不绝,直如雨打芭蕉,惊涛拍岸。

    一刀过后,漫天的银芒炸开,化为点点星光洒落,露出当中持刀而立的少年。

    这漫天的暗器,居然不敌一刀之锋!

    “啊……这是少林派的破戒刀法?不,又似是而非……”青衣妇人不断飞退。

    古系与金系的佛门武功虽然同为梵门武道,却又不尽相同,方明此时被这歹毒暗器逼出真功夫,自然有些泄了底。

    “你知道得太多了……”

    方明再度挥手,冷月般的刀光仿佛水银泻地,灿烂辉煌当中,色使青衣妇人的身躯已经仿佛一只破麻袋一样远远飞了出去。

    一刀在手,鬼神不留!

    此时的方明,身上已经开始渐渐接近这种刀法名家之气度!

    方明拍拍手,两个面色仿佛死人的白衣人已经无声无息地来到他面前:“将这个人押到三号秘窟里去,没有我的手令,任何人不得见他!”

    两个白衣人微微躬身,没有言语,提着妇人离开。

    “朱小姐,再次见面了!”

    方明施施然走到朱七七面前,脸上带着煦日般的笑容。

    ‘他居然能认出我!’朱七七心里一热,双眼却又差点哭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沈浪没有认出,偏偏是他认了出来?”

    “在下做生意一向童叟无欺,既然收了你的金子,自然也会给你满意的货物!”

    方明悠然道:“不若就由在下施展回春妙手,将姑娘的绝世容颜复原如何?如果你同意这笔交易的话,就不要眨眼睛,反对的话就尽管眨眼好了……”

    此言一出,朱七七登时睁大双眼,真是半天也不敢眨动。

    这几日路人那种可怜,厌恶的目光,实在已经将她逼疯了,就是要她用所有的家产去换取自己原本的美貌也是心甘情愿。

    方明就这么直愣愣地盯着朱七七,直到对方的眼睛里面都流出了泪来,才收起了促狭的笑意:“很好!这便是做成了!”

    在原著当中,江左司徒的易容术最后也是由王怜花来解的,方明动手自然毫不费力。

    不过,当时的王怜花一心只有朱七七,居然将与两个绝世之女肌肤相亲的机会交给沈浪,白白自己摆了自己一道,方明当然不会犯这个错误。

    两人回到洛阳城,方明命令手下找了个干净的房间,又取来剪刀,布匹,烈酒,干醋等物,随后就开始了少儿不宜的诊疗过程。

    半天之后,原本的无盐丑女已经变成体态风流、英姿飒爽的七七小姐。

    “嗯!不错!不错!”

    方明端详着朱七七的容颜,对于自己的手艺很是满意,到底没有因为接受记忆就出问题,此番手术下来,他已经可以肯定自己全盘继承了王怜花的易容之术。

    只是朱七七此时的脸却红得仿佛两块火烧云,要是可以的话,甚至恨不得扑上来咬方明一口。

    “罢了罢了!我索性好人做到底,送你到你心上人那里如何?”

    方明没有等朱七七答应便做下了决定,他手下眼线众多,整个洛阳城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双眼,自然也知道沈浪的行踪。

    郊外荒祠。

    熊猫儿正与沈浪、金无望由于妙手空空的神技而结识,突然手下吴老四又跑了进来:“王公子来啦!”

    “哈哈……王怜花你这个拈花惹草的小泼皮快进来,我要给你介绍两个好朋友!”

    方明漫步而入,首先便看到了他的‘好朋友’熊猫儿,对方穿着破旧羊的皮袄,敞开衣襟,腰间斜插着柄无鞘的短刀,年纪虽然不大,但满脸俱是胡渣子,漆黑的一双浓眉下,生着两只猫也似的眼睛。

    “你这醉猫儿,真是嘴上不修,不过我不与你计较……我最近又勾搭上一位大家闺秀,包管你一见之后便朝思暮想,不能自已!”

    方明笑道。

    “不可能,实话告诉你,小弟已经心有所属,整颗心只在另外一位少女身上,不论你新上手的这位姑娘有多美,我也是不屑一顾的……”

    熊猫儿拍着胸脯道。

    “是么?你可不要后悔!”

    方明诡异一笑,又看向沈浪与金无望:“这二位一位如同迎风玉树,一位如同苍松古柏,想必也非常人!”

    “哈哈,你这双眼睛可真是贼精得很,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金无望、这位是沈浪,都是我的好朋友,特别是沈浪,他那双手之巧妙,就连我也要甘拜下风!”

    熊猫儿豪爽至极,对于自己之前所吃的亏更是没有丝毫介怀。

    “沈兄,金兄好!在下姓王,草字怜花!两位既然是猫儿的好朋友,那也是我的好朋友!”

    方明打量着面前的二人。

    金无望不用多说,快活王座下酒色财气当中的财使,虽然容貌怪异,性情孤僻,但一身武功却非同小可。

    至于沈浪却是个剑眉星目的英俊少年,嘴角微微向上,不笑时也带着三分笑意,神情虽然懒散,但那种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的味道,却说不出的令人喜欢,只有他腰下斜佩的长剑,才令人微觉害怕,但那剑鞘亦是破旧不堪,又令人觉得利剑虽是杀人凶器,只是佩在他身上,便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此时沈浪的目光当中也有着惊奇,道:“王公子似乎见过沈浪?”

    方明道:“在下久闻少侠大名,足下搏杀七大寇,擒杀赖秋煌,乃是武林当中一等一的英雄人物,我也是十分佩服的……”

    虽然嘴上说着佩服,但方明的脸上却没有半分仰慕与服气的味道,反而似乎充满了一种挑衅。

    但沈浪却没有说话,似乎对于这种事情,他已经忍受惯了。

    “怜花他乃是洛阳世家,你们如若想找什么人,直接问他就对了!”熊猫儿见到场面有些不对,赶紧出来解围。

    “找人的事情先不急,诸位不妨还是来见见我的美人如何?”

    方明走出祠堂,外面赫然停着一辆马车,香风隐隐,显然他所说的佳人便在上面了。

    熊猫儿笑道:“你这小泼皮居然也怜香惜玉起来,倒还真是少见。”

    方明道:“因为此女实在是天姿国色,我害怕别人一看就抢走,只能委屈她躲在马车当中了。”

    熊猫儿上前一步,大手直接掀开车帘,道:“此等佳人,我倒是要见识见识!”

    帘幕掀开之后,一张国色天香,并且在熊猫儿梦中魂牵梦绕的美丽脸庞,就骤然浮现在他眼前。

    “这……这是怎么回事?”

    熊猫儿连退三步。

    “是七七!”

    沈浪掠身上前,解开了朱七七身上的穴道,朱七七反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涌了出来:“你……你怎么现在才来?你可知道这几天,这几天我吃了多少苦?”

    朱七七红着眼眶,又朝方明一指,道:“还有他……他……”

    “我什么?”

    方明轻笑着,突然将右手拇指与食指磨蹭,放在鼻下轻嗅。

    看到这个动作之后,朱七七的脸上又变成了一片红云,突然大叫一声,跑进祠堂之内,再也不出来了。

    “哈哈……猫儿,这女子我消受不起,便交给你们吧!”

    方明大笑着,身体仿佛被根无形的丝线般牵扯着倒退,在半空当中还不忘躬身行礼,宛若名伶退场。

    金无望身体一动,却被沈浪拦了下来。

    金无望空洞的眼睛盯着沈浪,道:“你不追么?”

    沈浪道:“光看他去时的轻功,我便知道追不上的,并且,熊猫儿既然说他是洛阳世家,自然也知道他的住宅,改日前去拜访就是。”

    朱七七这个时候又冒了出来,道:“我不管,这人是个坏蛋,不仅是他抓走了方千里,还抢了我的……我的……”

    她虽然做事莽撞,却非言而无信之辈,想到当初与方明约定的交易,这个‘他抢了我所有私房’的话却是怎么也喊不出口。

    “方千里?”金无望一惊,听着朱七七将之后经历一一道来。

    沈浪听完之后,转身就走。

    朱七七追了过去,道:“你要做什么?”

    沈浪道:“当然是先去吃饭,没有力气,怎么将你所说的地方一个个查探一遍?”
第五十九章 使者章节目录第六十一章 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