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十一章 踢馆
    大乾世界武风极盛,洋河城作为一郡首府,各种武馆、镖局之类可谓鳞次栉比,遍地开花,方明一路走马观花下来,光是所看到的武馆就不下二十家。

    这些武馆的规模有大有小,但能够在洋河城扎下基业,自然都是有着几分真本事的。

    至少,一套完整功法是绝对不缺。

    奈何此时门规森严,普通弟子进入武馆最多学些庄稼把式,要想真正传授内家功法?没在武馆砸下百千两雪花花的纹银,成为真传弟子之前,那是做梦!

    “嗯!我的武功与大乾世界迥异,开个武馆授徒大有前途!”

    方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一身武学根基乃自少林,大乾世界的任何高手都肯定看不出来路。

    并且,梵门武功与道家功法迥异,无论如何也不会被联想到玄真道余孽上面去。

    菩提心法那种七十二绝技等阶的自然不可能教出去,但仅仅阿罗汉神功与罗汉、伏虎拳之类,恐怕就足以普通武人打破头了。

    凭着这几手真功夫,不说日进斗金,但混混日子肯定不成问题,武馆人来人往,用来掩饰一些异常也是极为方便。

    “既然要开武馆,方明这个名字是不能再用的了……”

    方明颇有些郁闷。

    他本来背着的通缉根本不算什么,无过是杀了一个制药学徒再加一个采药师而已,江湖中人刀口舔血,谁手上没有几条人命?并且乐春郡的大都督府,也管辖不到洋河郡的少都督头上来。

    奈何神刀教随后大张旗鼓地将回春堂灭门,好大一盆脏水全部泼到方明头上,要是他还不想被一群江湖少侠天天杀上门来‘替天行道、锄强扶弱’的话,这个身份是万万不能承认的了。

    “也罢,大不了用个化名!”

    方明心里打定了主意,突然听见前面一阵热闹,众多江湖人士围拢成一团,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方明心里一动,扳住一个大汉,嘴里问道:“前面出了何事?”

    那人本来心里有火,但奈何几次挣扎,却发现方明的手掌仿佛钢浇铁铸一般,竟是丝毫拖动不得,哪里还不知道遇到了高手?脸上转为谄媚之色:“这位少侠!前面乃是虎威武馆,遇到了踢馆的了!”

    “哦!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方明兴趣大增之下,也挤开人群,进入场中。

    “唉……雷老虎这事做得不地道,居然让自己的徒弟潜入虎威武馆,偷学武艺,又趁着杨老武师病重之际悍然挑战……”

    周围的武人议论纷纷,似乎对于那个雷老虎非常不满,而方明渐渐也听出了个大概。

    但凡武馆,要想生意兴隆,名声自然大大重要,而江湖中人的名声大多是打出来的,在洋河城当中,武馆之间的互相踢馆自然极为普遍。

    不过这个雷老虎似乎不怎么守规矩,先是派人偷学了对头虎威武馆的绝技,随后再趁人之危,强行挑战,因此舆论乃是一边倒。

    可惜在大乾世界,拳头大便是真理,如果道理有用的话,还要武功做什么?

    虽然群情愤愤,但要他们豁出命去为杨老武师讨个公道,却也没有这个胆量,反而看热闹的心思居多。

    方明摇头之下,隐隐觉得乃是一个机会,更加靠近前面。

    虎威武馆之内,此时的校场之上,已经密密麻麻地围了一群人,看着两个武师在场中比斗。

    其中一人乃是一个彪形大汉,精壮凶恶,眼睛当中放着精光,另外一人却是一名身高体壮的老者,一张老脸蜡黄无比,显然还在病中。

    在场地之下,两拨人还在为各自的师傅呐喊助威,只是杨老武师一边只有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与另外一名憨厚少年,比起雷老虎背后数十个精壮大汉的声势就小了不止一筹。

    杨老武师用的是类似虎爪的功夫,一双手虎虎生风,只是气力不济,额头已经隐隐见汗。

    而另外一边的雷老虎却是意态悠闲,肉掌隐携风雷,掌风呼啸,居然吹起地面纤细微尘,显得颇有威势。

    “杨老武师用的乃是虎威武馆的虎形拳,而雷老虎使得则是风雷掌!”

    旁边一个武人点评说着,方明则是看得暗中点头:“大乾武风极盛,即使只是郡城之内的两个小武馆,也都有着真功夫,两个武师应该都在打通六到八条十二正经之间,那个杨老头本来功力火候要更深一点,奈何重病在身,已是樯橹之末!”

    就在方明下了论断之后,场上的形式却是风云突变。

    原来是雷老虎看见久久不能拿下杨老头,脸上焦急之色一闪,脚下突然一踢,一道黄沙泥龙顿时卷起,沙尘漫天。

    两道人影倏然撞击在一起,又骤然分开,待到尘埃落定之时,之间杨老武师吐血倒地,雷老虎双手环抱而立,洋洋得意,显然胜负已分。

    黄幕之中,也只有方明等寥寥几人功行双目,还可以见得场中场景。

    就在刚才,雷老虎居然用出了与杨老头一样的武功招式,整个人仿佛化身成为了一头饿虎,猛扑之下,一拳击中杨老武师胸口。

    “爷爷!爷爷!”

    守候在一边的少女哭着冲了上去,跪在地上将老头抱起,已经气得脸色通红:“你不要脸!居然用我们虎威武馆的虎形拳!胜之不武!”

    雷老虎脸上一红,他本来动手极快,又有着黄沙遮掩,自以为看清楚的人没有几个,但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位少女直接喊破。

    “我这乃是风雷掌的杀招,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看不懂就不要乱说!”

    雷老虎脸上泛着凶光,此时挟着大胜之威,更是将小女孩吓得不敢再言语。

    “好!总教头威武!”“师傅果然厉害!”

    在雷老虎身后,一众学徒弟子大声赞叹,不断吹嘘雷老虎武功绝顶,阿谀谄媚之词不断,令雷老虎更加得意。

    他这帮门人弟子虽然武功粗浅,但一拥而上也不可小视,自也是雷老虎恃强凌弱的底牌之一。

    “你胡说!!!”

    这个时候,跟在小女孩后面的憨厚少年也站了出来:“你刚才明明用的就是我们虎威武馆的‘饿虎扑食’!你看……”他摆出刚才雷老虎扑击的动作,居然也似模似样,劲力招式无有不准,令其他人一看就明。

    方明见此,眼里缓缓闪过诧异:“没想到一个小小武馆之内,居然有着两个可造之材,这种几率都能叫我碰上……”

    “还有,白师兄!这招师傅只教给了你,你却为什么又叛门而去,投在了这人门下!”

    粗壮少年又朝着雷老虎背后的弟子群一指,只见一名大汉脸有愧色,躲入了人墙当中。

    对比之下,人证物证俱在,其它观众嘘声不断,令雷老虎脸上无光。

    “臭小子,你给老子等着!”

    “住嘴!!!”看到有着群情激奋的迹象,雷老虎穆然一声大吼,令周围人耳朵隐隐作痛,总算将这股声浪压了下去。

    “就算我使得乃是虎形拳的招数,这又如何?”雷老虎见辩驳已是无用,干脆承认了下来。

    “武馆打开门做生意,自然欢迎八方来客,我出钱,杨老武师教授武功,这本是钱货两清之事,又怎么了?”

    众人声音一滞,觉得虽然雷老虎之诡辩死搅蛮缠,但也有着几分道理,一般武馆遇到这事,除了感慨遇人不淑之外,似乎也别无办法好想。

    “更何况……从今以后,只要入我红星武馆者,不仅可以习得风雷掌之绝艺,还可以兼学虎形拳!一份钱两份货,绝对划算!!!”

    雷老虎随后顺杆往上爬,大声宣布优惠政策,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可惜倒还真的有些人目光闪动,显然动了什么心思,毕竟逐利而为乃是人之本性,无可避免。

    “咳咳……雷老虎,你赢了!”

    这个时候,杨老武师终于从地上爬起,咳血不断,将胸前衣襟染红,令小女孩与憨厚少年垂泣不已。

    “很好,从今往后,洋河城之内便没有了虎威武馆的招牌,这里也是我们红星武馆的分舵了!”

    雷老虎搓了搓手掌:“杨老师傅也是个痛快人,不如今天就将地契与招牌交割了吧!”

    “爷爷!”

    小女孩扯着老人的袖口,杨老头脸如死灰,整个身体都佝偻了不少。

    “小慧乖!我没事!”

    老者慈爱地摸摸女孩的头顶,随后看向雷老虎,从牙缝当中挤出一个‘好’字,整个人旋即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的心力,两行清泪缓缓流过脸上的褶皱。

    武馆招牌被砸,显然对于他的心气也是一次极大的打击,重伤之下,随时撒手归西都有可能。

    “师傅!我跟他们拼了!”

    憨厚少年双目赤红,向着雷老虎冲了过去。

    “小兔崽子,今日爷爷便送你归西!!!”雷老虎眼中杀气一闪,本来对于这个差点坏他好事的小子就极看不顺眼,现在对方鲁莽行事,简直是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