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二十七章 寿宴
    “那头陀大师满地打滚,将我们店家的东西砸烂不少……瘦小汉子更是好笑,打起来仿佛是只大鸭子似的……”

    那小二眼红银子,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起来。

    “嗯,那是鸭形拳,现在江湖上很少人会了,这两人武功不低!”程青竹补充道。

    “嘿嘿……这您老可就看错眼了!”

    小二笑了笑:“别看这两人凶巴巴的,其实都是样子货,那个追来的少年在他们身上轻轻点了几下,两人就吐血萎顿在地上,任凭他拿走了一个黄金匣子,啧啧……”

    袁承志等人对视一眼,都有些骇然。

    按照小二所说,之前两人武功已是不错,要想几招之内拿下这二人,恐怕在场的也只有袁承志勉强可以做到。

    “匣子都是黄金打造,里面的东西一定价值连城了!”夏青青道。

    “当然如此,但我们谁敢看呢?”小二吐了吐舌头:“那少年拿了东西之后也就走了,没有多久那汉子与头陀大师也掺扶着出去……”

    “他们去了哪里?”

    袁承志起了侠义之心,想去帮助一二,也交个朋友。

    “这个小的实在不知道了!”小二苦着脸。

    “算啦,看你讲的不错,赏你了!”夏青青将银子抛在小二怀里,还是袁承志细心,最后叫住小儿,又问了问那个抢东西少年的容貌,突然一击拳:“是他!”

    “谁?盟主认识那人?”程青竹与沙天广好奇道。

    “是崔希敏!”夏青青道,她不是华山门人,相反还非常看不惯孙仲君之前的跋扈嚣张与归辛树夫妇对袁承志的颐指气使,对于方明的所作所为还暗中有着几分快意,只是心上人面前不便表露出来罢了。

    “原来竟是此人,难怪了!”

    程青竹与沙天广尽皆色变,在最近的江湖之上,崔希敏叛出华山师门,并且废了孙仲君与重伤梅剑和,乃是一等一的大事。

    梅剑和曾经一剑伏七雄,剑法与轻功俱是精妙,而孙仲君叫着飞天魔女的外号,武功自也不是泛泛,踩着这两个新一代的年青高手,方明俨然风头正劲,乃是最近邪道一等一的后起之秀!

    更何况还有着传言,他曾经偷入少林,习得不少秘籍,因而武功大进,少林为此还派出了一队戒律院高僧专门缉捕,少林乃是千年大派,现在都如此大张旗鼓地缉捕此人,顿时又给方明的传说添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他竟也来了……”

    袁承志心里突然泛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我们尽快吃饭动身,我怕孟老英雄的寿宴有变!”

    ……

    保定府,赛孟尝孟伯飞孟老爷子大寿,孟府迎来送往,到处都是武林人士,好不热闹。

    而就在热闹的孟府对面,方明包下一间院子,悠闲自得地品茗下棋,桌子上一只黄金盒子打开,露出两只通体雪白,眼珠殷红的蟾蜍来。

    方明自然知道这是西域雪山出产的朱睛冰蟾,在化毒上有着神效,如果碾碎内服,更是可治一切内伤,有着起死人,肉白骨之功!乃是绝品的宝物!

    他主修的菩提心法也有着化毒之功,但现在还未大成,一般的毒药自是不惧,但天下奇毒方明也没底,并且多这两件东西傍身几乎就是多了两条命,即使不能带回主世界,方明也是舍去脸皮不要地抢到了手。

    并且,他还想在最后回归时吞服了,看看有没有什么效果。

    吱呀一声,院门打开,一个汉子奔跑进来,身法隐隐间有着少林影子。

    这是洪胜海,方明无意中收服的马仔,对方出身的渤海派乃是少林旁支,与方明也算扯得上关系。

    并且洪胜海已经投靠多尔衮,很是有用,与归二娘和孙仲君更是有着血仇。

    在方明废了孙仲君,并且承诺会找归二娘麻烦之后,就得了洪胜海的誓死效忠。

    “主人,我一直监视着对面动静,董开山已经到了!”

    “很好!等会可能有些危险,你先离开!”方明将朱睛冰蟾收好,淡然起身。

    “不!小的就是死也要咬下归二娘一块肉来!”洪胜海咬牙切齿地道。

    “随便你了!”

    方明一跃,已经来到了墙头。

    “南京永胜镖局总镖头董开山到,献寿桃一盘!”

    这个时候,孟府的知客正在大声吆喝。

    “等得就是你!!!”

    方明从墙头跃下,身形迅捷无比,仿佛大鹏扑击觅食。

    “你!”董开山此时抱着寿桃,刚刚说了个你字,已经被方明点中肋下穴道,登时动弹不得。

    方明轻轻巧巧地将寿桃接过,略一摸索就知道其中另藏有物,心里就是一喜:“劳烦董镖头一路护送,咱们就此别过……”

    董开山保持着进门的动作,一只脚已经跨进了门槛,身形动弹不得,只有眼珠子还在乱转,显得极为可笑。

    但他此时心里已经直呼见鬼,他害怕归辛树夫妇纠缠,特意将丸药藏入寿桃当中,借着祝寿蒙混过关,这乃是只有自己知道的隐秘,如何对方一见就清楚自己搞鬼?

    此时失去贡品,董开山眼珠乱转,只盼能够吸引来孟家的人出手,孟伯飞在武林上享有盛名,所交朋友也非泛泛,还有着将茯苓首乌丸抢回的指望。

    果然,这门口的一番骚动,引起了内屋的注意,从里面转出一个人来。

    “董镖头?你是谁?好胆子,居然敢来我爹的寿礼捣乱!”

    这人乃是孟伯飞之子孟铸,已经得了孟伯飞快活三十掌的真传,下盘功夫尤其稳健,此时见到方明大模大样地抢夺寿礼,登时涨红了面皮,一双肉掌拍向方明。

    “有那么点意思,可惜还不够啊!”

    方明伸出两指一夹,孟铸顿时觉得自己的肉掌似乎进入了一个铁钳当中,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出,心里骇然,嘴里却道:“你既然前来捣乱,可敢留下名号?”

    “废话真多!”

    方明哪里有心情与这种小角色计较?铁指伸出,在孟铸手肘上轻轻一点,对方的双手登时无力地软垂下来。

    这个时候,内院中一阵骚动,人声鼎沸之间,双方距离越来越近,显然是内院当中的高手得了下人禀告,前来助阵。

    这些杂鱼方明自然懒得理会,并且双拳难敌四手,万一给拖在这里,之后势必还要撞上袁承志与归辛树一行,这也代表着麻烦。

    “哈哈……孟老英雄,今日收你一盘寿桃,钱货两清!”

    长笑声中,方明的身影凌空,一锭小小的银元宝砸落在董开山头上,价值比一盘寿桃不知要高出多少。

    孟伯飞好歹是个老江湖了,立知有异:“好你个老董,居然敢来算计我?”

    表面上还是温和上前,为董开山与孟铸推宫过血,片刻之后,两人还是不见回转,孟伯飞的脸色就是一变:“好厉害的铁指禅指力!”

    旁边的老友张若谷点问道:“是少林寺的高人?”

    “不会错的,看那个少年的形貌,应该就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崔希敏了!”孟伯飞苦笑了一声。

    崔希敏这三字似乎带着一股诡异的魔力,令周围骚动的人群瞬间死寂下来。

    “嘿嘿……这个华山叛徒的一身少林武功可是深湛得很哪,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的……”

    武学之道,根基为重,像崔希敏这样明明是华山弟子,却拥有一身精纯梵门功夫的,简直是异类当中的异类,张若谷不由打趣道。

    这话大大得罪了华山派,正在孟伯飞要提醒老友的时候,一个凌厉的女声就传了过来:“老匹夫胡说八道!”

    张若谷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灰影就扑入场中,迅捷无论地扇了他两个巴掌。

    孟伯飞定睛一看,原来场中此时已经多了一对夫妻,看似普通庄家农户,女的手里还抱着一位恹恹的婴儿,刚才就是她打了张若谷,在一只手还要抱小孩的限制之下,这份武功放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好手了。

    “原来是神拳无敌归二爷伉俪携手而来,蓬荜生辉啊!”

    孟伯飞苦笑着招呼,此时的张若谷涨红了脸皮,奈何他口无遮掩在先,自付武功也比不上归二娘,更不用说人家还有老公撑腰,报仇是没指望了,一张脸皮不由涨成了紫红色。

    “孟兄弟,老哥哥丢脸了!”

    张若谷脸色几度变幻,最后还是奔入后堂当中。

    “我刚才听你喊崔希敏那个小畜生,他在哪里?”归二娘的一双凤目倒竖,脸上带着煞气。

    她的宝贝徒弟孙仲君被废,梅剑和重伤,早就令她对罪魁祸首的崔希敏恨之入骨。

    “这个真是不巧……对方刚走不久,贤伉俪轻功高强,或许还能追上!”

    孟伯飞道。

    此时归辛树走到了董开山面前,在他身上按了几下,董开山身体一颤,穴道已经解开。

    “神拳无敌果然名不虚传!”孟伯飞看得暗暗艳羡,有心请归辛树为自己儿子也解穴,却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东西呢?”

    归辛树冷冷问。

    “没啦!没啦!被那个崔希敏抢走啦!”董开山瘫坐在地上,脸色灰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