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二十一章 小慧

第二十一章 小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哈哈……”

    在游龙帮众的围攻当中,方明却是深吸口气,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声如雷霆,轰然作响,居然令一众武功地位的帮众耳膜嗡鸣作痛,隐隐有着血线流下,连船上的大旗都被吹得猎猎作响。

    “好深的狮子吼功夫,原来你是少林派的!”

    方明一身武功根基纯正,自然一下被荣彩看出了来历,但此时木已成舟,荣彩虽然暗恨惹上了少林寺这个庞然大物,但手里丝毫不停,用仅剩的左手,从帮众手里接过一柄长剑,直刺方明身上数大要害。

    他虽然手上功夫精绝,但剑法却丝毫不弱,剑刃破空,轻巧灵动,居然也不在江湖上一些用剑好手之下。

    “给我躺下!”

    此时的方明也没有留手,内力流转之间,他已经跃出一丈,欺近荣彩身前,呼啸当中,一招罗汉传经宛若长枪重戟,巨斧猛锤般破开了荣彩的防御。

    这伏虎拳本是少林寺的入门功夫,但方明内功深湛,劲力流转之间,竟也蕴含着极大的威力。

    咔嚓!荣彩仓促弃剑举起左臂抵挡,随后落得与右手同样的命运,被打折下去,带着真力的拳头去势不减地印到了荣彩胸前。

    “噗!”

    荣彩脸色猛地苍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果然说躺便躺下了。

    “帮主!”其它游龙帮众向着方明围攻过来,什么长剑单刀,软鞭峨眉刺,乃至暗青子等暗器,全部向着方明汹涌而来。

    “哈哈……以为人多便势众了么?”

    方明脚下一提,原本船头的铁锚应声飞起,真元流转间,已经将这根铁锚当成了巨大的铁鞭挥舞。

    黑黝黝的铁锚连着锁链,起码有着三百来斤,在方明的手上却若无物,黑光乱舞间,将什么单刀长剑尽数破去。

    此时的方明手上有了一件极重极长的兵刃,其余游龙帮众便倒了大霉,不时被抽得筋断骨折,滚落下船。

    到了最后,其余帮众已经完全失去心气,大叫着后退,连原本的荣彩也顾不得了。

    “喂!带你们的帮主走,小爷没功夫料理他!”

    方明大笑着,脚上一踢,将荣彩这一百多斤踢得飞起,向着之前发出呼喊的妇女小舟上落去。

    对方见荣彩飞来,脸上一呆,下意识地伸手去接,没想到却感觉到手上传来一股大力,心叫不好,居然被直接撞入了船舱之内,这却是方明用上了巧力,被抛的荣彩安然无恙,但接的人却要吃个大大的苦头。

    其余帮众见此,已经连最后一点勇气也失去,瞬间就退了个干干净净。

    这帮人来时气势汹汹,去时却狼狈不堪,留下一地狼藉,倒也可悲可叹。

    “怎么样?温公子,可以将金子还给我了吧?”

    方明没有去管其它,看向了温青,脸上带着揶揄的笑容。

    “袁大哥,你要帮我!”温青扯着袁承志的袖子,此时她唯一可以仰仗的就只有袁承志了。

    “既然金子是这位小兄弟的,你便应该还给人家!”

    谁知道袁承志对事不对人,并且见方明为人正派,武功高强,也起了些好感,反而劝起了温青来。

    “你看人家一路跟随,明明武功高强却不强行掳掠,更为你打发了游龙帮这个麻烦……”

    “呜哇……”

    谁知道温青一下坐到甲板上,大滴大滴的泪珠滚落下来:“你跟他一起欺负我!!!!”

    袁承志怎么料得到一个大男人说哭便哭,登时傻在了那里。

    “袁兄可否让小弟说几句!”

    还是方明出来解围。

    “当然可以,兄弟你武功高强,做事又仁义,我很想跟你交个朋友!”

    袁承志抱拳道,不管怎么说,方明背后的少林寺还是给他大大加分了的,虽然袁承志觉得方明之前对付游龙帮稍显辣手,但对方本来就是匪徒,也只能说罪有应得。

    “我只盼你以后不要见到我就要打要杀便好了!”

    闻听此语,方明的脸上却浮现出几分古怪之色,毕竟他这个身体还顶着崔希敏的名号呢!要是被华山派发现了可麻烦不小。

    “怎么会?方兄弟说笑了……”袁承志双手乱摇。

    “呵呵……”

    方明也不揭破细说,径直来到温青身边:“我知道不论我怎么说你也不会将金子还给我,不如我用一个秘密跟你换,如何?”

    “你当小爷傻的么?几句话便想骗走两千两黄金?”温青抬头,脸上满是凶狠之色。

    “我用你父亲的消息换,怎么样?”方明胸有成竹。

    “什么?”温青勃然色变,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换上了怒色:“你在消遣小爷么?”

    “我怎么敢呢?夏……姑娘!”方明特意加重了语气:“黄金我现在伸手可得,之所以如此,不过是给袁兄弟一个面子,又何必弄虚作假地消遣?”

    袁承志却是猛地醒悟了过来:“我说她怎么说哭便哭,原来是个女子!”

    他自幼便在华山张大,生平也只见过寥寥几个女子,阅历不足,居然没有发现。

    “好!”温青看了看袁承志,突然下定了决心,从舱内取出一个包裹,层层打开之后,满眼是金晃晃的一片,十两一根的金条少说也有两百余。

    “两千两黄金,一丝不少!”

    “很好!”方明慢条斯理地将黄金包好收起,随后对袁承志道:“袁兄就此别过,如果你此去石梁见到一位故人的话,便不妨让她来衢州土地庙找我!”

    “你果然在骗我!”

    温青怒不可遏,几乎要与方明拼命。

    “哈哈……我方明言而有信,怎么会对一女子失信?我当然知道你父亲便是当年的金蛇郎君夏雪宜,并且他的下落,你旁边这位袁大哥也是清楚无比!”

    方明语出惊人:“不仅如此,这位袁承志还是他的传人,如果你将他带到你母亲面前,她必然欢喜无尽……”

    话语声中,方明拾起几块木板,远远抛入大江当中,脚下连点,几个起落间已经消失不见。

    袁承志看方明身负两千两黄金,身姿却依然优美无比,不由暗自赞叹:“方兄弟行事潇洒,也是一个奇人!”

    另外一边,温青看着袁承志的目光已经大不相同,紧紧抓着袁承志的手臂,似乎生怕他也跑了似的:“你是我爸爸的徒弟?他在哪里?”

    “这个……”

    袁承志挠挠头,他习得金蛇秘籍,对夏雪宜的心计智慧佩服无比,已经隐隐将对方当成了师傅,但要将他死讯告诉面前这个满眼期盼的少女,竟也大是不忍。

    “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跟我去我家,见见我妈妈,她……她想爸爸想得好苦……”

    温青眼睛通红,泪珠如雨线般滴落。

    ……

    次日下午船只便到得衢州。

    袁承志与温青携手回到石梁镇温家,自然又是一番鸡飞狗跳,温仪乍得爱人消息,又知死讯,直接昏厥了过去,而偷窥的温正也被袁承志揪了出来,又惹出了温家五老之麻烦。

    正自狗血一地的时候,突然又有人闯上门来,要讨还两千两黄金的闯王军饷。

    袁承志与对方相认,正是童年的玩伴安小慧,这下温青又打翻了醋坛子。

    袁承志无奈,见温家五老的五行阵厉害,又知黄金并不在温青手上,忙使起轻功,带着安小慧突出重围。

    两人找了个农家借宿,互诉离别的境遇。

    安小慧笑道:“袁大哥你武功真了不起,崔师哥以前老夸他师傅铜笔铁算盘如何了得,我看也不一定及得上你!”

    袁承志看安小慧容貌娟秀,两颊晕红,双目中有着炙热的色彩,知道必是提到了爱侣,不由笑着打趣道:“我们家小慧也长成个大姑娘啦,可不知道那个崔师哥得多有福气……”

    “呜哇……”哪知道安小慧突然呜得一声,直接大哭了起来。

    “怎么了?是我不好……我向你赔不是,给你道歉了!”安小慧这一哭,倒给袁承志弄得手忙脚乱,张口结舌。

    “我不是气你,而是气崔师哥……他……他上次不辞而别,居然去做了和尚啦!!!”

    安小慧垂泣不已,而袁承志则是挠挠头,显得颇为踌躇。

    这种儿女情长之事要他来排解,简直比连挑温家五老还要头疼。

    “嗯?你口中的崔师哥已经有了师傅,怎么能再投少林?”袁承志突然想起来,铜笔铁算盘黄真还是他的大师兄,这下子反而成了他的家事了。

    “虽然少林寺千年古刹,武林泰斗,但我华山尽有高深武功,何必改投?这似乎总是不大对!”

    在袁承志心里,对于这个改投他门的‘师侄’,也是起了一点怒气。

    “是啊!黄真师伯气得好几天吃不下饭,直说这次的生意亏了老本,辛苦养大的宝贝徒弟便宜了别人……”

    安小慧抹抹眼泪:“他得到消息之后已经急忙忙地赶到少林要人去啦……我一个人孤身上路,才……才着了别人的道……”

    “原来如此,不过那批黄金已经不在青弟手上了……”

    袁承志将船上方明的所作所为一一道来,突然一愣:“方兄弟曾经让我见到故人,便让故人去衢州土地庙寻他,这岂不是在说小慧么?”

    待他再看,安小慧整个人却愣在了那里,突然叫道:“快……袁大哥,将那个方明的样貌再跟我说一遍!”

    袁承志照样说了,安小慧一击掌:“就是他!他是崔师哥!我要去见他!”

    见猜测成真,袁承志心里却有了更大的疑问:“既然是崔希敏,为何要自称方明?还有,既然已经出家,又为什么要还俗?对方一身少林武功,根基醇厚,丝毫没有华山的影子,难道竟是别派卧底?”

    一时间,思维千转百结,竟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