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二章 演武令
    夜已深。

    此时的制药堂里面已经没有了白日的人声鼎沸,各个制药童子和师傅都各回去休息,一点点月光好像银辉一样散落在地上,窗外不时传来几声虫鸣,颇有些万籁俱寂的感觉。

    “呼……”方明躺在两条长凳搭成的临时床铺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对于王成的挑衅,他理都不理,首先他小胳膊小腿的,王成则是人高马大,还有一帮小弟,肯定打不过对方,就不用去找虐了。

    而打过了就更加麻烦,王成的叔叔就是之前害方明前身挂掉的黑心采药师王印,据说这人心眼很小,一手鹰爪功更是犀利,方明可不想去尝试一下。

    就算决定为前身报仇,也不是现在。

    而这里就是他的住所了。

    普通的制药童子和师傅,在县里有家室的,自然是回去居住,至于那些无家可归的童子之类,回春堂也有宿舍,当然,条件不会很好,是大通铺,十几个人一起睡。

    他之前横插进来,自知惹人记恨,身上秘密又太多,自然不敢和别的童子同住,别的不说,王成就在那里呢!

    这个看守制药堂的差事,还是他自告奋勇地从郑掌柜那里求来的。

    回春堂里面的看守职位,如果是看着原药库或者成品散汤药剂库的,那是一等一的肥缺,怎么也轮不到方明。

    但制药堂不同,这里一到晚上,各类药材不论是散剂还是成品都得入库,只剩下一些不值钱的工具之类,基本不会有人看得上。

    再说,县里的三教九流都知道王大亨王大善人的厉害!那可是几乎可以和县令分庭抗礼的狠角色,手下的功夫也硬的很,之前不论是抓到小偷或者家贼之类,都是一个办法,直接拉出去,两条水火棍只管往死里打!

    每一年,都会有几个不长眼的蟊贼和学徒被活活打死,扔到城外的乱葬岗!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也不愿来招惹回春堂,毕竟这里养的护院打手也不是吃干饭的。

    虽然这样,但还是很少有人愿意来看管这里,无它,苦!

    自从接了这个活计之后,方明每天寅时左右,也就是早上四五点钟就得起床,打扫堂院,整理工具,而晚上又很晚才可以关门,连饭菜都冷掉了,学徒们怎么会愿意平白无故地多加一份苦工?关键是还不给钱!

    但方明欣然接手,还颇有些乐在其中的样子。

    在这里,他难得有了一些私人的空间,可以谋划一些事情。

    躺了一会之后,方明从自己的床褥底下,抽出了几张东西。

    那是几张桑皮纸,纸张上还有一些浑浊的黄点,而在中间,则是用炭笔描绘出了一个人体的透视图。

    在图纸的人身上面,还用小点标记着一个个符号,旁边还写着“人中”“涌泉”“阳谷”等密密麻麻的小字,原来是一副简单的穴道图谱。

    方明想了想,又将今天看到的几处穴位记了上去。

    随后,他反复记诵了几遍,才将图纸仔细收好。

    这由不得他不小心,这些穴道知识,都是他在几个诊脉师傅那里偷学过来的,而回春堂有着严令——偷师者!剁手!杖四十!逐出门墙!

    在这里偷师也非常不容易,在古代,这种专门的手艺就是铁饭碗,普通人得到一份传承就可以一生衣食无忧,甚至传给子孙。所以看管极严,那些医师们纷纷将自己的医术当成了立身保命的本钱,就算是对于正式的医药学徒也要留上好几手,更不用说方明这种偷学的了。

    但什么都架不住方明有毅力,他今天偷学一点,明天再看两眼,每日记下,用心揣摩,日积月累下来,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方明之所以偷学这些东西,并不是他想转行当郎中,而是想练武!

    没错!就是练武!

    从穿越之后过来,也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了,方明则是渐渐摸清楚了这个世界的一些基本情况。

    这里是大乾,不同于方明记忆里面历史上的任何一朝,但风貌依稀类似古代。

    整个大乾广袤无比,东临大海,北有蛮地,南为巫沼,西面则为大沙漠,划分为九十九州,而玉京城则是帝都!

    大乾太祖以武立国,传闻是打破了天人极限的恐怖强者,在开国大战当中,曾经孤身一人,纵横十数万铁甲当中,斩将夺旗,无往不利,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开创出一朝伟业!

    又历经五百多年,武风日盛,而大乾中央掌控之力日衰,各种大型教派横空出世,又以“三教五宗”为首,这些武林大派广收门徒,横行州里,甚至隐隐染指军政大权,难以遏制。

    甚至,在像康州这样遥远的大州,武林门派把握了上升渠道,甚至官员任免都得经过他们之手,否则就会以各种原因“横死”!

    而在乐春郡,则是五宗之一的青云宗分舵,还有大都督府,众多小型门派联合之大江盟三足鼎立的局面,药王帮也是大江盟的加盟成员之一。

    明伦县回春堂的堂主王大善人,就是药王帮的入门弟子。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正是由于自身乃是“武林高手”,又背靠药王帮这个强援,王大亨才敢私设公堂,草菅人命。

    对于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武功这回事,方明原本就是相信的,因为他识海里面“演武令”的存在就是明证!

    而在回春堂的这段时间里面,也让他见识过几个“高手”!

    方明不由回忆起一个好像铁塔一般的壮汉,眼睛里面放出的精芒令方明记忆犹新,而更加令他难以忘怀的,则是对方身上散发出好像“虎威”一般的气息。

    那是食物链上位者对下位者赤、裸裸的蔑视,只是一眼就令方明窒息。

    那个大汉当时就扔出了几片金叶子,拿走了回春堂里面品相最好的几根老山参,王大善人还得陪着笑脸恭送对方出去。

    而当对方走后,方明很确定他见到了王大善人肉疼的表情。

    当天晚上,王大亨就喝了很多酒,甚至还因为一点小事,就将几个犯错的学徒活活打死!

    从那以后,方明就坚定了学武的信念!

    而演武令,则是他最大的依仗!

    当然,过了两三个月,按理说演武令已经开启了两三次,方明再不济,也应该学会了武功,可以纵横才对,怎么会混到这种地步?

    每当回想到这里,方明就忍不住泪流满面,对着苍天无语地竖起中指。

    你、妹啊!第一个世界——古龙的《七种武器》,方明神魂穿越到一个乞丐身上,摸爬滚打了三个月之后,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古大侠的世界,根本不是新手混的!!!

    在古龙的小说里面,高手一出来就是高手,连武功具体出处,名目都没有,而像金大侠那样将武功来历讲的清清楚楚,甚至哪里哪里埋藏了宝藏或者绝世秘籍的类似攻略更是一个都没有。

    更加恐怖的是,古龙里面的人物心计深沉至极,每一个脸上都戴了好几张面具,各个都是深藏不露的老狐狸,不到最后根本不掀底牌,有的更恶劣,到了最后还是不掀底牌!

    方明混了三个月,好几次差点死掉,对古龙小说怨念最深的就是毒!

    在那里面,一个店小二,或者手无缚鸡之力的青楼妓、女,都有可能掌握着奇毒,任你是什么绝顶高手都得中招!

    当然,方明穿越过去的是一个乞丐,也没什么人要拿什么化骨散,寒鸡霜之类的对付他,但几次乞丐之间的内斗都差点要掉他的小命。

    至于拜师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不说名门大派,就算是寻常的江湖武馆都不会随意收留乞丐,方明一直在江湖中飘荡了三个月,也没见那个大侠看中他的资质,要来收他为徒的,倒是因为经常捞过界导致同行的拳脚挨了不少。

    最后的瞬间,则是倒霉催的,居然被他撞见了青龙会这个最终大BOSS的成员接头,幸好在对方准备灭口的时候,三个月的时限到了,方明再次穿越了回来。

    你喵勒个咪的,方明回忆着当初精钢长刀即将穿透心脏的感觉,这时候后背上还有白毛汗渗出。

    从那以后,他就得出了一个结论:穿越自有风险,古龙尤须谨慎!

    结果到了第二个月,抽到了陆小凤传奇,方明想都不想,直接选择了拒绝,将时间累积到下个月。

    而现在么?方明透过窗户,看着天空上皎洁的明月。

    嗡嗡!

    在他脑海里面,一枚玉质的圆润令牌开始颤动起来,各色光华流转,种种神秘的力量悄然凝聚。

    一串类似甲骨文的铭文浮现在令牌表面。

    固化了“语言文字通晓”天赋的方明,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可穿越世界:鹿鼎记时间累计:六个月”

    方明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

    “尼玛,总算来了个金大侠的世界了……”

    看到鹿鼎记这个熟悉的名字,方明真是仿佛见到了亲人一样。

    他前世最喜欢看武侠小说,对于金庸金老爷子的小说系列更是了如指掌,金庸群侠传全部通关,人送外号“半侠”,最不怵的就是金庸描写的武侠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