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十一章 十里坡剑神
    今日的明伦县显得与平常不同,大清早的时候,一声极富穿透力的女子尖叫便惊起了一群觅食的春燕,众多黑色的影子在半空当中交错,似乎在回应着下方的哭喊。

    没有多久,整个回春堂便被惊动了起来,而之前很看好方明的郑掌柜却是急匆匆赶到了王印王采药师的家中,擦着脸上的油汗,不断向蹲在地上的一位中年人解释着:

    “我就是猪油蒙了心,看那个小花子可怜,才给他一碗饭吃,唉……谁想到平时知根知底,看着长大的,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我看你是真的傻了,居然连有人是否身负武功都看不出来!”

    蹲在地上的人站起来拍拍手,他身形高大,比郑掌柜还要长一个头,身穿对襟黑衣,外罩红布背甲,小腿上绑着绑腿,腰间系着一条青丝织带,一个装着铜印的小小香囊悬挂其上,一副公门中人的打扮。

    对方此时两只如鹰隼眸子一般寒冷的目光居高临下地俯视,令郑掌柜的心里发寒。

    “不至于吧……那个方明在我们回春堂小半年了,所有的武师与护院都见过,说他体虚气浮,明明没有任何功夫在身的……”

    “哦!这倒奇了,难道他是突然顿悟习武的?那些伙计的手脚伤都是假的?”

    中年人冷笑着看着郑掌柜。

    “哪里……哪里……您老的眼光,那在明伦县都是出名的,自然是您说什么便是什么……”

    郑掌柜刚才只是下意识推脱责任的说法,现在见到中年人发怒,顿时就没有了话说。

    毕竟,站在他面前的可是明伦县的铜印捕快,‘金鹰’封羽!一手大力鹰爪功不知道败过多少江湖上的成名好手,在乐春郡也小有名气,眼力更是了得非常,栽在他手上的江洋大盗数不胜数。

    “死者为王印,死因是背后中刀,一击致命……”

    封羽微微闭上眼睛,眼前仿佛就出现了一位隐藏在黑暗当中,仿佛野狼捕猎的少年。

    “凶手会两手武功,但造诣不深,估计应该习武不久,在半年到一年之内……”

    封羽不愧是衙门老手,铜印捕头,顺着大部分的线索,瞬间就将嫌疑落到了方明身上,甚至连他的武功进境都推算了出来。

    “王印也是,居然被这种毛头小子偷袭得手,二十年的鹰爪全部练到狗身上去了!”

    封羽嘿然道,只是语气当中有着隐约的羞恼。

    “我会立即上书大都督府,发下海捕文书,稍后你们回春堂派几个人去衙门一趟,将那个小畜生的形貌描述清楚……”

    大都督府算是朝廷在乐春郡的代表,大都督掌管军政大权,手下也收拢了不少三教九流的高手,有着缉捕盗匪的职责。

    大乾以武立国,境内武风极盛,江湖与朝廷几乎有着分庭抗礼之势,为了对抗那些所谓的名门大派,江湖世家,类似六扇门的组织也必不可少。

    早在立国之初,大乾太祖就立六扇门,广纳天下武林豪杰,组成了严密的缉捕网络,专门针对那些违法乱纪的武林败类。

    整个六扇门势力遍布大乾,麾下捕头捕快以铜印、银印、金印为凭,虽然现在大乾国力日衰,社稷不稳,但虎死威犹在,六扇门对于一般江湖上的小门小派来说,还是一个恐怖到极点的庞然大物。

    光看金鹰封羽在明伦县俨然一霸,却只能屈居最低下的铜印捕头就可知道一二。

    这边封羽正在命人记录造册,整理现场尸体,另外一边的郑掌柜却是几乎要哭出来了。

    “习武半年……那岂不是——在回春堂中偷学的,还有……”

    越是细想,郑掌柜的额头就越发有着冷汗淋下。

    “哼!怎么回事?”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郑掌柜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令他几乎晕厥了过去。

    “原来是王大善人!”

    封羽看着进来的王大亨王大善人,拱了拱手。

    王大亨王大善人非但不恐怖,长得还十分和气,富态的圆脸,皮肤白皙细腻,脸颊红润,两撇小胡子微微挺翘,小眼睛始终微微眯着,穿着绣着金线铜钱的青色员外服,手上把玩着两枚漆黑发亮的铁狮子头,看起来就仿佛一个悠闲的世家员外。

    但在听到王大亨的声音之后,郑掌柜已经恨不得直接撞死在墙边了。

    “是这样的……”

    封羽上前,将方明可能连杀两人,畏罪潜逃的事情大略说了一遍。

    “既然这样的话……当然是公事公办了,毕竟我等乃是奉公守法的良民……”

    王大善人的话说得很慢,小眼睛当中慢慢有了精光汇聚。

    “多谢!”

    封羽毕竟是公门中人,这种场合还要注意一下影响,不管暗中与王大善人有着什么交易,此时脸上的表情都是冷淡至极,稍微一拱手,就带着一大帮捕快与帮闲,抬着王印的尸首离开。

    “看你办得好事!”

    等到封羽离开之后,王大善人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手上一枚铁狮子头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射而出!

    咻!

    一道乌光猛地攒射,随后就是郑掌柜凄厉的惨叫传来。

    “呵……王大善人的这手‘掷星功’倒是越发纯熟了……”

    封羽带着一帮徒子徒孙往回走,却对于背后的惨叫充耳不闻,只是眸子里面还有着一抹寒光闪过。

    ‘王印再怎么不堪,也是我大力鹰爪门下的记名弟子,更别说还有着王大亨的面子,看起来非得拿出几分真本事,将那个小畜生尽快缉拿到手了……’

    ……

    “之前之事,似乎有些孟浪了……”

    方明压低了斗篷,看着告示牌上刚刚张贴出来的海捕文书,心里暗暗苦笑。

    权力机关真正动员起来的力量,是现在的他所无法对抗的,几乎是数天之内,方明就发现整个乐春郡之内就布满了他的画像,令他甚至有着寸步难行的感觉。

    “虽然击杀王印、王成二人乃是为之前的‘方明’报仇,但似乎太过急切了一点……”

    方明看了看城门周围的捕快,暗自从城门走开。

    “我应当更加忍耐,武功大成之后再动手,影响便会小得多——如果青云宗的弟子杀了王印二人,恐怕衙门连个屁都不敢放!还是犯了骄兵必败的错误……”

    “这就是穿越者的迷失么?骤得金手指,就宛如乞丐突然成为了亿万富翁,只懂得炫耀挥霍?”

    方明瞬间将自己的心态剖析。

    “以后必当更加小心谨慎,这次就权当买了个教训……”

    其实,在方明心底还有着隐隐的猜测:“除了骄傲的心态之外,恐怕当时的我还是受到了少林武功的影响,我将太多的心思花在武学进境之上,却忽视了自身的佛学修养,没能及时化解心里的戾气……”

    少林武功虽然博大精深,但越到深处却需要越加高深的佛法镇压,否则就极易走入迷途。

    那些破戒和尚往往比普通盗匪更加凶狠,高僧大德一旦执念一起,所化魔头比那些魔君邪君更加恐怖,便是此故了。

    方明虽然此时练得都是少林的粗浅功夫,但进境太快。

    他主世界一夜的修炼便相当于其他人半年到一年的苦修,自然也有着这个问题。

    “看起来……靠着前世的那些禅机顿悟之类太不靠谱,以后还是得找个机会向其它高僧大德请教,或者找几本修心的武功练练……”

    方明现在越发明白了自己的短处。

    但凡习武之人,不论练得什么武功,都有着戾气与执念,不光梵门武功,但其它天才就有着师长时时照顾,耳提面命。

    要是还在鹿鼎记世界,澄智禅师早就能发现这个徒弟的不对,并且直接‘当头棒喝’了。

    “一个人走太容易失误了,还是要找个师傅之类的,当然,首先还是要逃脱了缉捕……”

    方明看着戒备森严的县城,直接放弃了入城的打算,沿着小路向乡下走去。

    他并不是鲁莽的人,即使出于复仇与戾气的影响,直接下辣手宰了王印与王成,却也考虑到了缉捕的问题,并且为自己准备好了后路。

    ……

    霍山。

    方明背着竹篓,运用流利到极点的土语,在高地族的寨门前面用县城收购来的一点粗盐与对方交换了部分生活用品,随后才在那些山民淳朴的欢送当中进入了山脉深处。

    这里就是方明事先选好的退路!

    霍山横跨数郡,纵深不知几许,正是一个上好躲藏的所在!

    并且,他有着语言文字通晓的大杀器,与那些野族也可交流,对于霍山的了解远在那些捕快之上。

    匆匆检查了身上的物资之后,方明就进入了一片云雾笼罩,连普通高地族人都不敢进入的霍山深处!

    “你一个乐春郡的都督府缉捕令,我就不信横跨霍山,进入其它州郡之后还有这么大的效力!”

    方明打着如意算盘。

    “并且,山里环境清幽,正好适合我练武,等我武功大成之后,世间哪里不可一去?”

    身负演武令这个金手指,时间就是方明最好的朋友!

    并且,在实力未成之前,他宁愿默默蛰伏,而不是傻到去热血挑战自己的极限——命就只有一条,白送了岂不是可惜?

    唯有十里坡剑神,才是方明真正的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