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正文 第十七章 控尸之术

正文 第十七章 控尸之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观世古道在怨气的冲击下渐渐崩坏,整座石山也跟着震动颤抖。突然,一道无匹的刀气竟然破开观世古道的阵法结界,伴随着无数怨灵的哀嚎之声,直冲天际。

    这一幕看得五残怪僧惊讶万分,各个满面的不可思议。

    “这……这怎有可能!”

    无怪乎五残怪僧为之惊讶,就连袖红雪也暗自咂舌。

    “看来他的功力又有精进。”

    司马给五残怪僧的印象虽然是一方高手,但是其能为绝不至此。

    “难道内中还有高手?”五人面面相觑。

    “红雪姐姐,是司马大哥做的,司马大哥好厉害!”雀飞多满心欢喜,蹦跳着拉着袖红雪的手,一脸崇拜。

    袖红雪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是也知道此刻的司马台笑必定又进入了走火入魔的状态,当真是喜忧参半。

    阵势被破,残破的观世古道轰然崩塌,声势震天。

    二女没有看到司马台笑的身影,此刻亦不免担忧。

    幸存的怨灵们发出刺耳的叫声,从废墟中飘出,但是没飞多远,又是无数刀气从废墟中疾射而出,怨灵们无一幸免,尽皆被灭。

    又是一声巨响,碎石四散,一道寒芒闪出,插在废墟之上,紧随在后的是一条霸气的身影,落在非凡旁边。就这样一人一刀,静静地立在已成一片废墟的观世古道之上。

    雀飞多见司马台笑脱出,身上毫发无损,当即便欢喜地扑向他,再一次被袖红雪拦住了。

    “现在不可靠近。”

    听到袖红雪的告诫,雀飞多仔细望去,发现此时的司马台笑没有了往日的风轻云淡,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势,仿佛在警告众人:靠近者,杀无赦。

    本来司马台笑若是通过了观世古道幻境的考验,便能通过得见凋芒古刹,但是观世古道反而被暴走的司马破坏,其意识仍然被锁,没有因为观世古道的销毁而脱出。

    ……

    “叮咚……”

    门铃响起,司马来到门前正准备开门时却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忐忑,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怎么了笑哥?”

    司马摇了摇头道了声:“没什么。”

    大门打开,出现在司马面前的是他的父母和尚且年幼的弟弟。

    司马无言,只感到先前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一时间竟然湿润了双眼,这倒是让他的父母有些不知所措。

    小孩子活泼好动,或许是因为许久没有见到司马台笑,司马的弟弟早就扑了上来,司马连忙将弟弟接住。

    “哥哥,我的礼物呢?”弟弟开口就是索要礼物。

    司马哪里记得这回事,转头用眼神询问一旁的飘雪。飘雪摇摇头,解围道:“你哥哥早就将礼物准备好了,在客厅放着呢。”

    弟弟听到后从司马的身上爬了下来,直奔客厅。

    “爸妈,快进来吧。”飘雪的声音给愣神的司马提了个醒,司马忙道:“对,爸妈,快进来。”

    司马的父亲不苟言笑,母亲倒是和蔼可亲。

    “瞧你这孩子,都结婚这么长时间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我看啊,平时飘雪没少受罪。”

    飘雪被婆婆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忙道:“平时都是笑哥照顾我,生怕我累到,我哪里会受罪啊。”

    客厅中弟弟早将礼物拆开了,见众人都来了,弟弟大叫:“这个玩起游戏绝对一级棒,哥哥果然最疼我!”

    旁边飘雪摸着弟弟的小脑袋道:“你哥哥疼你归疼你,你可不能把功课落下了。”

    “怎么可能,我可是考试次次第一,我多聪明!”弟弟昂着头,一脸骄傲。

    “台笑……”父亲开口对司马说道:“公司会渐渐交到你手里,你要好好做……”

    “放心吧老爸!”

    一家人欢声笑语不断,司马因为记忆空白的原因很少能插上话,但是仅仅看着满堂的和谐就足以令他满心欢喜了。

    ……

    石山之上,五残不全僧惊见司马台笑的出现,各个暗道自己看走了眼。时间不容耽搁,五僧当机立断,杀机毕现,首要目标便是那令他们捉摸不透的司马台笑。

    “佛爷判死·控尸杀生!”

    五残怪僧再起诡式,石山上奇异法阵再现。在法阵的催使下,那些已死去多时的村民们竟然慢慢爬起,嘶吼着奔向伫立在废墟中的司马台笑。司马台笑如果清醒的话,见到这份场景一定会吐槽一句:我去,生化危机?

    袖红雪见五个妖僧施展控尸之术试探司马,心知他们尚摸不准司马的情况。袖红雪生怕雀飞多为帮司马台笑反而被其所伤,便暗中对雀飞多道:“多多,现在千万不可轻易靠近你司马大哥。”

    雀飞多虽然有些不明情况,但也知道事情非比寻常,便点头应了下来。

    面对前赴后继的尸体们,司马刚开始不为所动。就在尸体们踏足司马方圆之内时,司马冷冽的双眼杀机弥漫。手一扬,插在地上的非凡动了。刀光乱眼,迅疾破空,一瞬间便有数具尸体的头颅被斩落,干净利落。

    谁知那被斩落头颅的尸体只是稍作一顿,然后落地的头颅竟然再次回到项上,一如先前,又继续奔向司马台笑。非凡回到司马手中,司马双手而握,一刀却是数不清的刀气,最近的几具尸体顿时被大卸八块。

    只见五残怪僧再催诡式,被分尸的尸体竟然再次聚合,完好如初。

    二女也是惊讶万分,想不到这五个怪僧的控尸之术竟然如此厉害。

    “哈哈哈,佛爷的五残禁式,尔等讶异吗!”

    尸体陆陆续续不断,饶是司马威猛,仍是被渐渐近身。更令人惊讶的是,那些尸体手脚活动不似常人,竟然能从任何角度弯曲进行攻击,完全超出了正常人动作伸展所能到达的极限,一时间竟然占了上风。

    心知五残怪僧是关键,二女互看一眼,心下默契,各自兵刃上手。

    五残怪僧自然没有忘记一旁的袖红雪与雀飞多,此刻见二女各自化出兵刃,便再催邪术,令使一部分尸体攻向二女。

    “多多,你先退后。”

    袖红雪十指青葱,在幽谷寒涧上跳跃着,再奏妙音伏神响!

    “妙音伏神响·蝶影织梦!”

    许多蝴蝶自妙音而生,飞向来袭的尸体们。一只只蝶影落在尸体之上,尸体们顿时受制,难移寸步。

    “呵!区区禁制之术也敢跟佛爷的五残禁式相抗?自不量力!”

    五残怪僧法阵再催,尸体们受制的脚步再次移动。一旁的袖红雪却笑道:“是吗?”

    一声嘲笑,尸体身上的蝴蝶纷纷炸裂,尸体们皆被炸成肉渣。

    “这样还能复原吗?”

    面对袖红雪的挑衅,五残怪僧恨恨道:“女娃休得猖狂,看佛爷的厉害!”

    肉渣蠕动,竟然渐渐聚合成一物,只是聚合后的死物已不是人形之状,也看不出是何怪物,只是令人恶心作呕。

    与此同时,雀飞多早已绕到怪僧后方,雀刃疾驰,破空飞沙。

    五僧见状,迅速变换站位,以结防守之阵。阵势变幻莫测,雀飞多的极速攻击全部被连接五僧的锁链挡下。

    五人配合无间,致使雀飞多一击无果。

    袖红雪本就纳闷五僧为何要用锁链连接在一起,此时得见才明白,这些锁链无疑是一种很好的防御,连雀飞多的极速突袭也防得住。

    浑身散发着腐臭气味的巨大怪物攻向二女,力气奇大无比,每一巴掌拍下都会在地上留下深坑。

    再观另一方面的战况,司马台笑被数十具尸体缠住,早已失去了耐性。只见他丹田中五行内元快速运转,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又生火……火元之气生生不绝,遍游周身。

    司马如天降火神,怒吼一声,骤生遍地火海,那些围攻司马的尸体们顿时被焚,化成灰烬。

    已成灰烬如何还能再聚,五僧惊讶万分。

    颓废的观世古道似乎再也支撑不住,在火焰的冲击之下完全坍塌,塌陷之处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司马台笑也掉落了下去。

    五僧见出现一个洞口,目光热切。袖红雪看的分明,想必那五个妖僧想要得到的东西便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