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正文 第十三章 五残不全僧

正文 第十三章 五残不全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入夜的镜湖宁静而致美,而司马三人却没有心情欣赏这份美丽,他们一心所想的是如何破解这镜色琉璃阵。

    湖面如镜,将星空做了完美的复制。司马认真回想曾经所见到的关于镜色琉璃阵的记载,旁边二女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打扰到了司马台笑。

    突然司马打了个响指,倒是把二女惊了一跳。

    “公子想到破解的办法了?”

    司马嘿嘿一笑点了点头,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把手镜。话说这面手镜还是司马在初到富春城时,在衣坊消费时掌柜附赠的,一直以来司马也没有扔掉,想不到这时倒派到了用场。

    二女见司马台笑一个大男人竟然怀揣着手镜,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司马干笑了两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人皆有之……”惹得二女笑声连连。

    司马拿着手镜移动脚步,不停调整手镜的角度,映照着月光。慢慢的,手镜中出现了两个月亮,分别是天空中的明月与镜湖中月亮的倒影。二女见司马的施为,有些不解,但也不便在此刻打扰司马的动作,只得往下继续看。

    司马继续调整角度,渐渐地,手镜中的两个月亮终于重叠在一起……

    而这时的司马满脸的疑惑,抬眼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对啊,双月重叠正是解开镜色琉璃阵的方法,为什么会没用呢?”

    听到司马的自言自语,袖红雪开口道:“是不是漏掉了什么关键?”

    “不能够啊……”

    雀飞多有些欲言又止,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再被这两人笑话。

    司马看到雀飞多的可爱样子便笑道:“多多,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

    “那个……是不是……要念咒语口令之类的?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故事中不是有‘芝麻开门’的口令吗……我想……现在是不是也是……这个情况……”雀飞多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仿若蚊虫的声音细小难闻,或许她自己也发现用故事来解释现在的状况确实有些扯。

    闻言后的司马倒是灵光一闪,对啊,可能真是这个理儿,那么这个口令或者咒语会是什么呢?

    袖红雪扯了扯司马的衣襟,指了指镜湖的石碑。

    “原来如此……”接着司马清晰唤道:“镜色琉璃,轮回空门……”

    话音刚落,在手镜中射出一条光线,这道光打在镜湖之上,镜湖上便出现了一条光柱。

    “成功了!多多真是我们的福星!”高兴的司马情不自禁地在雀飞多的脸上亲了一口,雀飞多小脸通红,洋溢着喜色。

    袖红雪却娇嗔了一眼司马:“就知道趁机占便宜的坏蛋。”

    反应过来的司马听到袖红雪的言语有些尴尬,正要解释些什么,袖红雪却拉住了雀飞多的手道:“妹妹,你这样让他平白地占便宜就是在纵容他,我们走,不要理他。”

    雀飞多看了司马一眼便跟着袖红雪向光柱走去。司马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三人进入光柱后,只见白光一闪,周围的景象仿若颜料入水般化开,各种景物竟像是被揉成了一团,而后又渐渐变得分明,最后组成的景象却是一座石山。

    原本的夜色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白天,司马知道他们成功了。

    “这里就是观世古道吗?”

    袖红雪回答雀飞多的问题:“观世古道应该是在这座石山中吧。”

    司马点了点头:“不可忘了还有五个怪僧呢,我们须得谨慎。”说着便站到二女前面,将二女护在身后向石山走去。

    路况百转,三人走了约有几柱香的时间后听到不远处有哀鸿之声。

    司马一挥手示意众人停下:“听,是不是有人在哀嚎。”

    二女也表示确实有听到,司马道:“只有一个解释,应该是观世村被抓的人在哭号,不知那五个怪僧在对他们做什么?”

    “我们还是悄悄靠近吧,莫要打草惊蛇。”

    依照袖红雪的提议,三人悄悄前行,在转过一个拐角后,司马三人躲在了一块足够大的石块后。

    悄悄望去,只见对面有一条石阶路直通山顶,石阶旁又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观世古道,旁边的小字有注释:三世果报凡根道,九九归真了无痕。

    石阶路对面的空旷之地上耸立着几座巨大的佛像,其形各异,但是都显得有些残破。不少人被捆绑在佛像上,哀声不断,司马料想这些被锁着的人应该就是观世村被劫的村民。他们各个面瘦肌黄,无精打采,奋力痛苦地的呼喊着。

    佛像的旁边五个形态各异的怪僧席地而坐,双手合十,似在心中默念什么经文,就是在这五个怪僧的经咒下,村民们才痛苦不堪。

    现场颇显诡异,毫无佛门清圣之感,反而让人感到浓浓的妖邪之气。

    袖红雪柳眉微皱,眉间的那一点朱砂显得更为突出。

    雀飞多问道:“这五个怪僧似乎在进行某种献祭仪式,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又是为了何种目的?”

    司马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五个怪僧,他们用锁链互相连在一起,身上的衣物残破不堪,更让人心惊的是这五个怪僧的模样。为首之人的双耳被钢针刺穿;后面一人双目空洞,没有了眼球;再后面一人直接没有下巴和舌头;倒数第二人断了一臂,断处可见跗骨之蛆;最后一人左脚没有皮肉,只见血淋淋的白骨。

    这五人竟然如此可怖,显然不是什么善茬。

    “能来此,目的自然是凋芒古刹。这五人绝非正道,恐怕是欲行对古刹不利之事。这观世古道想必另有玄机,故而这五人不敢轻易踏入,这献祭的仪式应该是为了削弱或破坏观世古道用的。”

    听到司马的分析二女也觉在理。

    “这五个怪僧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二女齐齐望向司马,袖红雪开口道:“又是从尊师的藏书中了解到的?”

    司马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司马想了想,自己确实从琅嬛玉府的藏书中学了不少,不然这一路上也不会如此顺利。

    “这五个怪僧让我想到了佛门中的一桩秘事,和一个佛门怪僧——五残不全僧。”

    “五残不全僧?”二女不禁跟着唤道,显然都没听说过这个人的存在。

    “这要从佛门一桩旧事说起,据那本书记载,佛门曾经出现一名僧人,对佛产生了怀疑,其行事乖张且不计后果,佛门容不下他,他便叛出佛门。但是他求佛之心未泯,仍在不断地四处问道,凡是回答不上他问题的僧人都被他残忍杀害。慢慢地,他便步上了杀生问道之路。此等之人罪孽深重,佛门岂能容得下?于是佛门大肆围剿这人,也不知这人是出于自责还是疯狂,找到这人时,这人已经自残了双耳、双目、口舌、手臂与腿脚。这人被擒后被永远关了起来。被囚的他仍旧不忘问道,但也只能问自己,奈何自己也回答不了自己的问题,最终自杀。这个僧人便是五残不全僧。”

    司马换了口气继续道:“这五残不全僧虽然疯狂,但是其武功却是实打实的卓越不凡,难道在临死之前将自己毕生所会写成了什么武功秘笈传之于世,所以才会出现这五个怪僧……”
第十二章 镜湖章节目录第十四章 救人